第九章 是你爸妈又不是我爸妈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教训完妹妹,宋清蓝又把目光落在傅瑾宴身上,语气略温柔了一些,“傅先生什么时候抽空去我们家里吃顿便饭?”

    傅瑾宴温文尔雅地回道:“随时可以。”

    宋清蓝当即打了个响指,爽快地决定,“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刚好我爸在家。”

    傅瑾宴唇上依旧维持着一抹礼貌矜贵的笑意,文绉绉道:“不胜荣幸。”

    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得倒是很嗨,留宋轻笑一个人立在原地风中凌乱。

    等等,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到底是哪儿不对?她姐为什么要请傅瑾宴去家里吃饭?老宋在家不在家又关傅瑾宴什么事?

    她的反射弧本来就有些长,等她察觉事情不对的时候,宋清蓝已经跟傅瑾宴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要不是傅瑾宴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折过身嫌弃地跟她说了一句,“你这破宿舍到底多少人有钥匙?”她都还处于自己的遐想中没有回过神来。

    “哈,有,有几个………”在傅瑾宴凌厉凛冽的目光下,宋轻笑反射性地觉得很是紧张,实话实说了。

    “还几个?你一个女孩子就不知道注意一下?”

    醉了,就她那个智商,真的是被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的节奏。自己宿舍的钥匙还分给别人,弄得他接个吻都这么一波三折,要不是他身体素质过硬,早就吓出病来了。

    “有什么好注意的,我晚上也不在这里睡。”宋轻笑咕哝了一句,除非是通宵赶设计稿,不然她不会在这里过夜。

    “宋轻笑,你还磨蹭什么,我打电话给你妈,让你妈准备晚饭了。”方才先走一步的宋清蓝迟迟等不到人,又折了回来。

    此时,傅瑾宴正等在门口帮宋轻笑关门,关门的时候还十分贴心地用一只手将她护到了身后,才拉上门。

    宋清蓝的目光在他身上停顿了两秒,眉目精致却霸气,五官俊美又不失硬朗,一举一动都洋溢着尊贵优雅的味道。

    啧啧,就这么一个男人,比霍子桦那个小白脸好了不知道几百倍,最重要的是人家可是市傅家的人,要知道,沈家能成为a市首富,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跟傅家结了亲。

    也不知道宋轻笑那么蠢的人,怎么会跟他搭上的。

    不过,就她那智商,连个霍子桦都守不住,更别说这位傅先生了。

    想到这里,宋清蓝眼里飞快闪过了一抹异样,她笑了笑,对宋轻笑道:“快点回去吧,爸妈在家等着呢。”

    宋清蓝不一向都是我爸你妈这样叫的吗?快十年了,宋轻笑都习惯了,冷不丁的这样说,她觉得很是别扭。

    然而,更大的问题是——

    “等等,我,我为什么,不是,傅瑾宴你为什么要跟我回家吃饭?”宋轻笑一把拍掉了傅瑾宴搂在自己腰上的手,很是不解。

    傅瑾宴四两拔千斤,不紧不慢地回道:“你姐姐邀请我去你家里吃饭,难道我要拒绝吗?”

    宋轻笑:“………”她愣在那儿,竟然无言以对。

    傅瑾宴拉了拉她的手,温声道:“快走啦,别磨蹭了。”

    宋清蓝顿时附和,“是啊,你怎么那么磨叽,难怪连个男人都看不住。”

    此话一出,宋轻笑脸色突地一白,十分郁闷。

    宋清蓝偷偷用余光瞄了一眼傅瑾宴,却见他神色如常,依旧淡静矜冷。

    傅瑾宴的挡风玻璃被宋轻笑砸出了几道裂痕,已经叫了4s店的人开去修了,所以宋轻笑跟他都坐上了宋清蓝的车。

    路过一间大型百货商场的时候,傅瑾宴忽然出声,“麻烦宋小姐停一下车,我要买点东西。”

    停下了车,他直接打开车门下车,却没有马上关上车门,而是把着车门,轻飘飘地睨了一眼宋轻笑,声音幽冷,“跟我去买东西。”

    宋轻笑正拿宋清蓝的平板玩着游戏,正嗨着呢,很干脆地回绝,“你自己去就行了。我在这里等你。”

    傅瑾宴俊美的脸顿时就蒙上了一层青黑,他一字一顿地警告,“宋轻笑,你还记得刚才你签的东西吧?”

    手下一顿,她脑中迅速闪过刚才签的卖身契,里面有一个条款写着:凡是上班时间,无条件服从老板任何命令。

    她幽怨地瞥了一眼等在车门边的傅瑾宴,不情不愿地关掉游戏,慢吞吞地下了车。

    傅瑾宴这才满意地整了整领带,带着她进了百货商场。

    傅瑾宴好像对这地方熟门熟路,他先是奔到烟酒茶的柜台,买了两支贵贵的茅台和一罐上好的普洱茶。紧接着,又拉她到女士专柜那边,买了一套高档护肤品,外加一只超级贵的香水。

    宋轻笑被他刷黑卡不眨眼的土豪行为深深折服,忽然福至心灵道:“土豪,你这些东西该不会要送给我爸妈吧?”

    土豪正从收银员手中接过包装得精美的礼物,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不然呢?”

    宋轻笑接过发票,被他视金钱如粪土的尊贵气势深深震撼了,愣了半响才呐呐自语,“可我怎么觉得,你这个架势有点像女婿上门拜访岳丈的节奏啊………”

    闻言,傅瑾宴本来紧抿着的薄唇勾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神色从容地回了她一句,“难道不是吗?”

    宋轻笑被这句话惊得险些打落了手里价值几万块的茅台。

    她惊魂未定地看着傅瑾宴,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我跟你说,虽然我欠了你不少钱,可我绝对不答应卖掉自己!”

    傅瑾宴对她这种没智商的行为完全不are,一边往前走,一边淡淡地打击她,“你已经卖了。”

    她正打算用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来表达自己的决心,傅瑾宴却将她带到了手机专柜前,随手指了一款最新的女士手机,跟营业员说道:“把这个包起来。”

    等这款宋轻笑一直喜欢却没有钱买的手机被放到手里的时候,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她的处境,看向傅瑾宴的目光全是对钱的深爱。

    “土豪,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手机……”

    “土豪,你真是太好了。我太喜欢你了!”

    “手机啊,手机啊,太喜欢了………我早就想买了……”

    “手机钱从你工资里面扣。”被夸赞的土豪却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煞风景的话。

    脸上的喜悦顿时僵住了,宋轻笑看了看手里的茶叶和茅台,再看了看傅瑾宴手里的护肤品,不可置信的瞪着他,“这些礼物的钱不会也要从我工资里扣吧?”

    傅瑾宴动作利落地将黑卡放到了钱夹里,没有抬头,声音是一贯的清冷,理所当然的回道:“那当然,是你爸妈,又不是我爸妈。”

    宋轻笑脚步一顿,双眼一黑,几乎要惊吓得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