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急什么,轻点儿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生怕气不死她,语笑嫣然地回了她一句,“还要向沈小姐你多学习。”

    沈心愿直接啪的一声,狠狠地把门摔上了,不解气,又在外面踹了几脚,想想又觉得不妥,猫下了身子蹲在门口偷听。

    宋轻笑没有听到脚步声,就知道她在干什么,她懒洋洋地走到门边,故意发出声音:“哎呀,你急什么,轻点儿………”

    门外的沈心愿脸色一凛,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了,倒是站在一边的霍子桦,神色微不可察地一白,随后又敛起了失落,木然地注视着那扇门。

    “哎哎哎,轻点儿,你轻点儿………”里面还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低垂着头的霍子桦紧紧攥着拳头,骨节发白。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沈心愿听不下去了,一边拽着霍子桦往电梯走,一边去摸手机,“不行,不行,我要给我外公打电话………”

    宋轻笑听见脚步声离去后,才停住了自导自演的戏码,她嘿嘿一笑,十分畅快。

    然而,转过身的时候,却正好对上了傅瑾宴灼热专注又饶有兴味的视线。

    她顿时老脸一红,囧囧的。

    “怎么不演了,叫得挺真的啊。”傅瑾宴嘴角噙着笑,声音刻意压低了两度,听起来异常性感。

    又来使什么美男计!宋轻笑强压着自己的花痴心,白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关你什么事!”

    傅瑾宴神色平静地坐了下来,不紧不慢地说道:“现在这个时候,沈心愿估计会打电话给我爸了,我单身32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他们都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了。现在沈心愿把这么个好消息告诉他,估计不消半天,他就会找上门来,将你带回傅家做媳妇了,你说关不关我事?”

    “噗!”宋轻笑演了半响,口渴得很,正在拿杯子喝水,听他这么一说,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

    她回转身,不可置信地瞪着他,“那沈心愿还说你们傅家的门不好进!”

    傅瑾宴指了指饮水机,示意她倒一杯水过来,诡异的是宋轻笑这个智商居然领会了他的意思,乖乖地倒了一杯温水给他。

    傅瑾宴喝了几口水润喉,继续说道:“门好不好进,取决于这个男人在傅家的地位。”

    她可不想跟他说话弯来弯去的,直接道:“我告诉你,刚才我就玩玩,我可不想掺和你的家事。”

    轻轻弯了弯唇,傅瑾宴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她惶恐的脸上,一字一顿,“我是那么好玩儿的吗?”

    宋轻笑被他这阴测测的语气吓得不轻,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是闯祸了。

    她惊慌地踱来踱去,对自己的生命安全表示十二分的担忧,“怎么办?就沈心愿那个变、态,她会不会买凶杀我?你家里人会不会直接把我砸晕了送去洞房吧?天啊,我怎么那么命苦……我妈知道肯定会宰了我的。”

    傅瑾宴生怕吓不死她,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危言耸听,“你说的都有可能。”

    宋轻笑本来就是个怂包,今天做的事情已经突破了她二十六年来的底线了。

    她思前想后,忽然直挺挺地扑倒在地,抱着傅瑾宴的大腿哭道:“傅先生,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拿你刺激沈心愿的,你看在我失恋情绪不好的份上,饶了我吧,我不要跟你去市了,我,我回家找我妈要钱还给你……”

    傅瑾宴:“……”

    他看着一脸悔不当初的宋轻笑,心里觉得好笑,不过却越看越觉得中意。

    “你也知道沈心愿那个人最喜欢胡搅蛮缠了,你不去市,她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甚至可能会怂恿我家里人一起对付你。如果你不待在我身边,我也无可奈何。”表面冷傲,内心腹黑的傅总继续致力忽悠小白、兔跟他去市。

    宋轻笑眼泪汪汪地看着一脸为难的傅瑾宴,生无可恋地站了起来。

    “我的天啊……救救我吧……”她悲愤不已地哀嚎,恨恨地跺了跺脚,由于用力过猛,导致身体失衡,一个站立不稳又朝沙发上的傅瑾宴扑了过去。

    傅瑾宴双眸暗沉了两分,一手搂紧了她纤细的腰肢,低声道:“你三番两次对我投怀送抱,我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你一番心意?”

    纳尼?宋轻笑瞪大杏眼,无声地为自己辩解,这是意外啊!真的是意外啊!

    然而,更狗血的还在后面!就在傅瑾宴毫不客气地要反客为主的时候,这破宿舍的门又被打开了。

    “哟,你电话使劲打都打不通,我还以为你寻死了呢,想不到在这儿快活。”宋清蓝的声音一派凛然,毫不忌讳地进了来,一双冷艳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沙发上相拥的两人。

    宋轻笑欲哭无泪,一张脸憋得通红,十分尴尬地从傅瑾宴身上爬了下来。

    “那个我……”她手足无措地站起来,想要解释。

    宋清蓝却径直走到这边,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声音冷淡却又强势,“先介绍他。”

    “他,他叫傅瑾宴,不是,姐你听我说……”宋轻笑简直要被这狗血的人生打败了。

    “姓傅?不是本市人。”宋清蓝却当她透明,凌厉的目光越过她,落在了她身后气质卓绝的傅瑾宴身上。

    “的确,傅某是市人。”傅瑾宴居然一派和气地回了话,还露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

    宋清蓝翘起腿,淡淡地点了点头,“市傅家,略有耳闻。令尊可是傅均?”

    宋轻笑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插不上话了,这是哪跟哪啊,他俩这是闲聊呢还是谈亲呢?还令尊!怎么不直接说你爹!你大爷的!

    “宋小姐好眼光,正是家父。”傅瑾宴也不遮掩,磊落大方地回了她。

    宋清蓝这才想起一直在一边用眼神刷存在感的宋轻笑,鄙视地扫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这不就行了,一个优质股摆在这儿,你还寻死觅活的,不嫌丢人吗?都多大了,还玩儿失踪,赶紧开机,你妈都快愁成白发魔女了。”

    宋轻笑在她跟前一直就是个小跟班的命,低声支吾道:“我我,我手机坏了……”

    简直要被她气死,宋清蓝一巴掌拍到了她脑袋上,“那你去买啊!”

    揉了揉头,心痛得直想飙泪,她可是欠了二十多万的债啊!哪能说买就买!再说那是她爷爷生前送的诺基亚,她都用了多少年了……舍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