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宋轻笑,我跟你没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瑾宴居然还附和地点了点头,“是一样,不过工作地方不同,你要跟我回市。”

    宋轻笑还陷在自己的问题里无法解脱,“那我每个月给你打钱不是一样吗?”

    傅瑾宴对她竖起食指,摇了摇,“不一样,我要将你放在我眼皮底下才放心。”

    这简直就是侮辱!对她人格的侮辱!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还会赖账吗?”她气得拍案而起。

    傅瑾宴没有搭话,反而翘起了二郎腿,慢条斯理道:“跟我去市不好吗?难道你想留在这里,继续看你的前男友跟别人秀恩爱,再顺带讽刺讽刺你?”

    这句话说到了宋轻笑的心坎上,她犹豫了片刻,随即一咬牙,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傅瑾宴将一式两份的合约递给她一份,自己收起了一份。

    宋轻笑怎么看都觉得他的动作中洋溢着一种阴谋得逞的气息。

    “给我煮碗面吧,今天一天没有吃东西,挺饿的。”新晋的老板很快就懒洋洋地躺在了沙发上,摆起了架子。

    “好吧,正好我也饿了。”宋轻笑神色焉焉的,今天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跟当初她妈改嫁那会相比,也不遑多让。

    她往厨房走了两步,随即又折了回来,可怜兮兮地望着傅瑾宴,一脸的悲凄,“可是我不会做啊………”

    以前她要是接了大单子,没日没夜赶设计稿的时候,都是霍子桦过来给她做饭的。

    傅瑾宴:“………”

    宋轻笑见傅瑾宴锅底似的面色,赶紧又说道:“不如叫个外卖吧,我知道哪间饭店最好吃!”

    好像怕傅瑾宴不相信一样,她急忙拿起桌上的外卖菜单,就凑过去给傅瑾宴看。

    她走得太急,拖鞋有些滑,她一个不小心脚上不稳,径直就朝着傅瑾宴扑了过去。

    对!就是这么狗血!她跌在了傅瑾宴怀里,还挨上了他的唇。

    彻底自暴自弃的宋轻笑手足无措,只能傻愣愣地地瞪大眼睛看着傅瑾宴,距离太近,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能看见他细密纤长的睫毛在轻轻眨动。

    然而,还有更狗血的!

    就在这个暧昧尴尬的时刻,特么的,她的门居然被打开了!

    一身盛装的沈心愿就冲了进来,一进来就把手里的包包往她头上砸,整个人情绪失控地骂道:“你跟我老公不成,现在又来纠缠我小舅舅,你是不是非得跟我过不去啊!是不是啊!”

    宋轻笑直接一脸懵逼,当看到跟在她身后一言不发的霍子桦时,脑子更是被定格了,根本不知道作何反应。

    傅瑾宴替她拿掉了砸在她身上的包包,扶起了身上的宋轻笑,淡漠地扫了一眼一脸怒容的沈心愿,还有面色尴尬的霍子桦。

    “你来做什么?”他慢条斯理地站起来,淡淡的一句话气场全开,高大挺拔的身子,以及冷漠深沉的脸色都给人无形的压力。

    刁蛮沈家小公主自小最怕的就是这个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小舅舅,她当即低下了头,有些忐忑,“小舅舅你,你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我老公不要的,你,你那是什么身份地位啊,怎么能跟她搞在一起?”

    一直愣在一边的宋轻笑这才神智回笼,什么小舅舅?这个家伙居然是沈心愿的舅舅?还有,他不就一个保安头头吗?有什么身份地位了!

    宋轻笑看着跟前盛气凌人的沈心愿,还有一脸无奈的霍子桦,他始终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对自己耍泼,别说阻止了,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她这么多年的青春和所谓的爱情,都是喂狗了吗!

    心里恨极,宋轻笑从傅瑾宴身后走出来,甩掉脸上的悲色,神色冷漠地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沈小姐,毕竟也是名校毕业的,说话文明点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没爹娘教养呢。”

    沈心愿最经不起刺激,顿时就变了脸色,骂道:“宋轻笑你是不是活腻了。”

    宋轻笑笑了笑,很是开怀,拽过一边的傅瑾宴,腻进了他的怀里,“还有,这是你小舅舅啊,我还真不知道呢,不是我要跟你过不去,是咋俩有缘呢,说不定以后你还得称我一声舅妈!”

    想到这个场景,沈心愿当场暴走,失控的惊声尖叫,“我小舅舅才看不上你!还有,傅家的门你以为那么好进,就你这样的智商,还想当我小舅妈,做梦!”

    以往,她在霍子桦跟前总是装出一副温柔淑女的样子,现在形象都不顾了,就差冲过来甩自己耳光了。

    宋轻笑心里总算有了一点扳回一城的快感,她并没有跟她争辩下去,反而侧过了身子,直接踮起脚亲上了傅瑾宴。

    傅瑾宴顿时身子一僵,宋轻笑怕他不配合,双手紧紧环着他精壮的腰身,在他耳边恶狠狠地威胁道:“你强吻我一次,我还你一次,咋俩扯平了啊。”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他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反正他又不吃亏。

    倒是沈心愿,眼睛都红了,简直比看到她老公跟别人亲吻还要激动。

    她一个箭步冲上去,拖出宋轻笑就要甩耳光,可惜被傅瑾宴捏住了手腕。

    “沈心愿,你够了。”傅瑾宴沉着脸,声音阴冷。

    “小舅舅,你——我要告诉外公!”沈心愿看着一脸得瑟的宋轻笑,气得发抖。

    “舅舅,你先放开心愿。”霍子桦见状,赶紧上前劝架。

    宋轻笑的目光凉薄地瞥了他一眼,满含嘲讽,他似乎察觉到了,脸色很是尴尬。

    “带她回去,丢人现眼。”傅瑾宴甩开了沈心愿的手腕,冷冷地吩咐,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霍子桦。

    霍子桦柔声劝着沈心愿,沈心愿也不敢再惹傅瑾宴,忿忿不平地离开了,到了门口还恶狠狠地瞪了宋轻笑一眼,警告道:“宋轻笑,我跟你没完!”

    难得见她吃瘪,宋轻笑十分高兴地贴着傅瑾宴的胸前,伸手假意要去解他的扣子,动作十分暧昧。

    沈心愿眼睛直接气红了,可是看着傅瑾宴冷峻冰寒的面色,又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咬牙切齿地低咒了一声,“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