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舅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气得眼睛都发红了,吼了一句:“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过针!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

    吼完了这句话,她觉得还是怒火中烧,一个生气,把手里的手机砸了出去。

    紧接着,她听见了啪的一声,心里咯噔一下,从阳台上探出头去,看到了令她绝望的一幕。

    刚才送她回来的那个王八蛋居然还没有走,她的手机刚好砸中了他的挡风玻璃!

    天啊,冲动是魔鬼,是魔鬼!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傅瑾宴见她情绪如此不稳定,本来打算上去看看她的情况,谁知刚下车,上面就掉下来一个手机,把挡风玻璃砸出了裂痕。

    而可怕的是,这手机居然还在通话中,里面传来的是沈心愿的声音:“宋轻笑你说什么!你还骄傲,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宋轻笑你说话!我什么时候打针了!”沈心愿还在失控的尖叫。

    傅瑾宴紧紧地皱了下眉头,拿起手机,声音沉静而冷酷,“沈心愿,你别太过分了。”

    沈心愿一愣,随即更加大声地嚷了出来,“你谁啊,你………”

    傅瑾宴一脸冷静,轻描淡写道:“我是傅瑾宴。”

    “我管你什么傅………啥,傅瑾宴?小舅舅?”沈心愿一脸的不可置信,声音提高了八个度,“你怎么………”

    傅瑾宴直接将将电话挂了,顺手将那只老旧又破得扎手的手机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此时,宋轻笑气喘吁吁地跑了下来,见到傅瑾宴就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我手机呢?”

    “扔垃圾桶了。”傅瑾宴面无表情地回道。

    “卧槽,那是我爷爷送我的!”宋轻笑跺了跺脚,“你赶紧还给我!”

    还给她?那不是要他翻垃圾桶吗?傅瑾宴俊脸一黑,声音有些僵硬,“难道你下来不是为了跟我谈赔偿的事吗?”

    宋轻笑瞄了瞄挡风玻璃上的几道裂痕,满脸急色,“你先把我手机还我再谈!”

    “你知道我车子多少钱吗?”傅瑾宴冷沉着一张脸,努力绕开这个要他翻垃圾桶的话题。

    “我手机是我爷爷送的,绝版了,停产了!你赶紧把它还我!”宋轻笑气得不行,朝他大吼了一声。

    虽然跟女人吵架是件很没风度的事情,不过相比起翻垃圾桶,他觉得风度这些都是身外之物。

    “我这款车子也停产了,绝版了,你倒是把原装的玻璃赔给我啊。”傅瑾宴从容不迫地回道。

    宋轻笑气得整个身子都发抖了,黑星,这个黑星,特么的她好想咬人肿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身穿着工作服的环卫工人过来清垃圾桶了。

    宋轻笑急得眼睛都红了,上前一步拽住傅瑾宴的衣袖,恶狠狠地说道:“你赶紧把手机捞回来给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呵呵,刚才是要他去翻垃圾桶,现在有人过来代劳了,实在是雪中送炭啊!

    傅瑾宴走了过去,从钱夹里抽出五张毛爷爷,递到清洁大妈跟前,声音平缓而温和,“大妈,刚才我有个手机不小心掉进垃圾桶了,麻烦你帮我找一下。”

    大妈眼前一亮,连连点头,“中,中!我马上给你找!”

    不到一分钟,大妈就从垃圾桶里翻出里那个白色的破烂手机,知道他洁癖,她还脱了手套,从兜里拿出纸巾给他擦干净才递给他。

    傅瑾宴挑了挑眉,淡淡地瞥了宋轻笑一眼,示意她过来拿。

    宋轻笑拿回了手机,对大妈道了一声谢,大妈也是实在人,没有全要傅瑾宴的钱,只拿走了一张。

    傅瑾宴也道了一声谢,然后慢条斯理地将剩下的钱放回了钱夹里,动作优雅利落,满满的贵气。

    “宋小姐,我们现在可以谈谈我的车子了吧?”

    宋轻笑顿时满脸戒备,后退了两步,“你怎么知道我姓宋!你到底是谁!”

    傅瑾宴轻轻翘了翘唇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不疾不徐地说道:“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宋小姐打算怎么赔我的玻璃?”

    他顿了顿,想到刚才被她逼着翻垃圾桶的窘迫,又悠悠地添了一句,“我的车子,绝版了,停产了,很值钱。”

    对于车子一向没有什么辨识度的宋轻笑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随意地说道:“你这车子多少钱?”

    傅瑾宴神色平静,一字一顿道:“1280万。”

    “什么?你说什么?”宋轻笑惊了一下,就差没跳起来了,“你怎么不去抢!你一个看大门的,开1280万的车子?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傅瑾宴靠在了车门上,双手抱胸,神色淡漠,“是报警还是私了?宋小姐?”

    宋轻笑:“………”

    还报警,天啊,她突然觉得天上都是乌云,满满的黑暗………

    “私了……大概要多少钱?”宋轻笑欲哭无泪,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不多,也就一二十万吧。”傅瑾宴轻描淡写。

    那是她两年的工资!

    宋轻笑真想仰天长泣,她站在原地沉思了半响,十分囧地问道:“能不能分期付款?”

    傅瑾宴又扯出了一个爱笑不笑的弧度,轻飘飘地回了一个眼神给她,“你说呢?”

    见他一副没得商量的高冷样子,宋轻笑心一横脚一跺,决定耍赖,“反正我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不接受分期付款,除非把我卖了。”

    谁知道这家伙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居然打了个响指,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宋轻笑:“………”她是开玩笑的,老哥。

    无奈的宋轻笑把傅瑾宴带到自己的小公寓,傅瑾宴借用她的电脑,劈哩啪啦地打出了一分合约,然后打印了出来。

    当他把一个合同递到她跟前,要她签字的时候,宋轻笑隐约觉得事情大条了。

    这本来是一个报仇雪恨的虐心剧,现在怎么成了狗血契约的逗逼剧了?

    宋轻笑扫了一眼条款,大意是她做他的私人秘书,每月工资一万五,直到还清修理挡风玻璃的账单欠款为止。

    捧着合约沉思半晌,她疑惑的看着他,“这不是跟分期付款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