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王八蛋,我恨你!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瑾宴将她的表现收在眼底,不知为何,看到她流泪,他的心居然突地刺痛了一下。

    不该啊,他就是可怜她……她真的是太蠢了。

    一个受不住诱惑,贪慕虚荣的负心汉而已,有什么值得哭的?

    不过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哭成这样他不做点什么,就说不过去了。

    傅瑾宴从桌上拿过一盒纸巾,屈尊降贵地蹲了下来,一只手将纸巾盒递到她跟前,另一只手熟练而轻巧地解开了领带。

    宋轻笑没有拿他的纸巾,她揉了揉被绑得发红的手腕,抬起一双泪汪汪的大眼与他对视。

    她定定地盯着他的脸,大有将他剜成一片一片的意思。

    “王八蛋,我恨你!我恨你!”宋轻笑一字一顿地将这些话从牙缝里挤出来。

    傅瑾宴完全不介意,脸上依旧一副面瘫的冷漠样子,“婚礼都结束了,我送你回去吧。”

    宋轻笑强忍着想将他暴打一顿的冲动,冷冷地剜了他一眼,反讽道:“受不起,我怕死!”

    傅瑾宴本来就不太自然的面色此刻又僵硬了一分,冷静而理智地告诉她,“我如果真的想你死,你现在已经下葬了。”

    宋轻笑:“……”

    这个死毒舌面瘫神经病,瞎说什么大实话!看在她这么惨的份上,就不知道让她一句!

    她无言以对,只能用行动表达她的决心,果断起身,开门,走人。

    然而,傅瑾宴也是说到做到的人。

    他大步流星地跟了上去,慢条斯理地在她背后幽幽地说道:“据我所知,为了防止有人混吃混喝,离开的宾客都会由沈家派车从正门送回去,并且登记,而员工也会在后门点名发放红包,且详细记录后再离开?你打算以哪种方式出去?”

    急匆匆的脚步顿时停下,宋轻笑一脸的生无可恋。

    员工的确需要详细记录,那是为了酒宴有什么问题的话方便追究责任,何况她刚才跟大妈说好了,等会是蹲守在门口的大妈去点名领红包的。

    所以她只能从正门出去,然而她根本不是受邀宾客,被捉了出来说是混吃混喝的,那特么的也太难看了!

    她都可以想象得到,沈心愿看到她灰头土脸时得意的样子了……

    踌躇了半响,宋轻笑不得不转过身来,可怜巴巴地看着傅瑾宴,异常羞愧地说道:“麻烦你带我出去吧。”

    哼,跟他斗?傅先生十分志得意满,微微翘了翘唇角,面上却仍然一副骄矜冷傲的模样,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连个音节都舍不得发。

    至于傅总为何会带了个清洁工出去,而且亲自开车载她离开这一事情,在安保队里传得那是沸沸扬扬,众说纷纭。

    有人说傅总不近女色,那是因为口味特殊。

    有人说傅总找到了失散多年同父异母的私生女姐姐……

    有人说傅总差点儿被清洁工大妈非礼,要秘密处理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然而事实上,清洁工宋轻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段子里神一般的主角了,她不仅不觉得这是殊荣,还特别嫌弃傅瑾宴。

    “你一大男人开个车怎么那么磨叽……哎,刚才居然有个蜗牛超车了……”

    心情不好的宋轻笑一直在自怨自艾,还顺带将无辜的傅瑾宴逮着空儿就见缝插针地数落。

    傅瑾宴无奈地看着跟前堵成了一条长龙的车流,就算开的是迈巴赫齐柏林,也只能由着电瓶车和自行车不断超车。

    除了周边此起彼伏的喇叭声,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身边这个该死的女人,一直情绪失控地絮絮叨叨,一会儿唠叨她跟渣男的山盟海誓,一会儿咬牙切齿信誓旦旦地要报复沈家小公主,一会儿感叹红尘沧桑白云苍狗。

    平生最讨厌别人说废话的傅瑾宴居然只能无能为力地静坐着,任由她一遍一遍摧残着自己的耳朵。

    他骨节分明的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攥得青筋暴起,又慢慢深呼吸一口气,缓缓放松。

    算了算了,看在她失恋的份上……向来不讲情面的傅瑾宴今天突然同情心爆棚了。

    宋轻笑害怕傅瑾宴知道自己是宋家二小姐,所以报的是自己平时上班在外面住的公寓地址。

    一个挺破旧的小区,这特么的还是拜沈心愿所赐,如果不是她使绊子弄得家里的公司业绩连连下滑,到处贷款,她用得着为了省钱住这破地方吗?

    想想又来气了,宋轻笑一脸愤恨地打开车门下了车。

    “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今天我什么也没有做过!”她恶狠狠地瞪了傅瑾宴一眼,摞下这句话,狠狠地摔上了车门。

    没等他作出反应,她便气呼呼地上楼去了,这破地方连个电梯都没有,她还得爬到五楼去。

    宋轻笑回到自己的小宿舍,阳台上养的玫瑰花正好开了,一阵清香扑鼻,她看着那盆霍子桦送的玫瑰,悲从中来,奔了过去打算砸个稀巴烂。

    可它命不该绝,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手机特么的响了。

    宋轻笑泪眼朦胧地按了接听键。

    “宋小姐,有没有在网上看到我们的婚礼直播啊,现在是不是一个人偷偷地躲在家里流眼泪?哈哈,真是很抱歉,没有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这真的是太遗憾了,谁让你们家那小破公司挤不进商界名流里呢。”沈心愿笑得花枝乱颤,炫耀的声音十分得意。

    宋轻笑默默地咬了咬牙,不敢做声,因为她得确在哭,如果出声的话岂不是让她听出来了?这脸她不能丢!

    “哟,怎么不说话呢,不会是声音都哭哑了怕我笑话你吧?放心吧,我怎么会笑话你呢?你这么喜欢我老公,他结婚了你伤心也是在所难免的,谁让你斗不过我呢,实在是可惜了,不过我还是会祝福你快点找到合适的人。”

    “哎,不过这也难说,就你那干瘪的身材,还动不动就暴走的坏脾气,哪个男的能忍受你啊,就算找到喜欢的人,估计也守不住………”

    实在是忍无可忍!宋轻笑深呼吸了一口气,咬着牙回道:“不劳烦你费心了,看好你老公吧,你老公能劈腿,那也能出轨。”

    沈心愿被她呛了一句,却哈哈地笑了起来,得意洋洋地说道:“这你就多心了,子桦他说了,他就喜欢我这样的,劈腿,那是因为带你出去实在太丢脸了,正面反面分不清哈哈哈………”

    尼玛的,过分,太过分了!侮辱她就算了,居然还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