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可以放过你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狂奔出门口,见到门把上挂着的钥匙,又折了回来,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把门反锁了。

    锁上后,她重重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把钥匙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直奔电梯。

    婚礼已经开始了,她得赶紧找到监控室,将外面大屏幕上甜甜蜜蜜的婚纱照给换掉!

    她依着记忆,在脑子里规划好路线,一刻也不敢耽搁。

    而浑身湿透的傅瑾宴正站在厕所门口一脸凌乱。

    好啊,倒是小瞧了这个丫头,他抹了抹眼睛上的水,大步流星地走到门口,拧了拧门把,却没有拧动。

    一张俊脸顿时又冷了几度,就差没把脸上的水给冻成冰了。

    他沉吟了半秒,折身回到办公桌上拿起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

    “陈盛,通知监控室把门外的大屏幕定格,播放器电源给断了,监控室的人都撤出来。另外,给我送一套干净的衣服到顶楼办公室,快点。”傅瑾宴声音冷静,有条不紊地吩咐着。

    “好的,傅总。”对方马上应了下来。

    不到五分钟,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陈盛把衣服送上来了。

    傅瑾宴有些无奈地用纸巾擦着脸,“门锁上了,你踹开就行。”

    陈盛跟他一样,也是部队出身,踹扇门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拿着衣服进来的陈特助看着浑身湿透的傅瑾宴还是有点吃惊的,下意识地问道:“这是水管爆了吗?”

    傅瑾宴拿过衣服的手一顿,随即一记凉凉的眼刀飞过去,阴测测的,让陈盛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

    “呵呵,我先出去了,出去了………”陈盛干笑着退下了,在心里默默腹诽了一句,又不是掉进了厕所,还不让人说了,哎,官大一级压死人。

    宋轻笑随手拿了个扫把,仗着保洁大妈的身份,有持无恐地横冲直撞,绕来绕去,到了监控室,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真是天助她也!

    监控室里面每个角落的监控录像都有,大堂里宾客齐聚,沈心愿被她老爹牵着,正在缓缓地走着红毯。

    宋轻笑眼里都快要冒出火来了,从小到大,儒家思想和孔孟之道就教育她,坏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这样的坏人,怎么能够拥有轰动全城备受祝福的婚礼?

    宋轻笑找到了酒店外的大屏播放器,将里面的存储卡拔了出来,再将自己的卡插了进去,按下了播放键。

    然而,屏幕上还是霍子桦和沈心愿拥吻的画面。

    “这什么破机器!”宋轻笑急得不行,怒火攻心地连砸几下播放器。

    “你再砸,它也放不出别的画面来。”一道深沉阴冷的声音忽地从头顶悠悠传来。

    宋轻笑猛地抬起头,撞进视线的是傅瑾宴那张阴沉郁冷的俊脸。

    她没料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快就从锁好门的房间里出来了,不可置信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她连退两步,躲到了显示器后面,手却一直不断地敲打着播放键,真是锲而不舍精神可嘉。

    傅瑾宴冷冷一笑,几步越过桌子,慢慢俯首,贴近了宋轻笑的脸,眼神幽暗,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敢暗算我?”

    他贴的太近,强大的气场直接干扰了宋轻笑的脑电波,她不搭理他,继续狂按着播放键。

    然而屏幕依旧一动不动。

    “特么的这啥玩意!”宋轻笑气得不行,随手抄起一个键盘砸到了地上。

    “我把播放器的电源断掉了,你看不出来吗?”

    真为她的智商捉急呢,就这蠢样,哪是沈心愿的对手?都不够她一个指头玩的。

    宋轻笑瞪大眼睛,恶狠狠地对他吼了一句:“你特么的怎么那么喜欢管闲事?电源插头在哪?”

    很好,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傅瑾宴暗沉的眼底深不可测,犹如一个巨大的漩涡,他将眼前这个不怕死的女人从头到脚扫了一遍,然后漫不经心道:“你自己找啊。”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数千条线路,宋轻笑两眼一黑,身子不着痕迹地晃了一晃。

    目光紧紧盯在傅瑾宴俊朗冷漠的脸上,她咬牙切齿道:“你个王八蛋!我恨你!”

    傅瑾宴的嘴角不着痕迹地抽了一下,紧紧抿着自己菲薄性感的唇瓣,决定不跟一个失去理智的女人争辩。

    大堂的监控画面里,沈心愿此刻已经走到了台上,司仪正在说话,看样子是在询问是否愿意嫁娶那些废话了。

    宋轻笑清亮的眸里忽然被一阵莫名的水光给迷蒙了,这是她曾经想象过的画面。

    她也曾经想过,像这样子,作为霍子桦的新娘,穿着最美的婚纱,受着众人的祝福,嫁给他!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沈心愿她凭什么!

    宋轻笑吸了吸鼻子,一把抽出储存卡,就要夺门而出。

    傅瑾宴眼疾手快拉住了她,厉声警告,“你现在乖乖的别惹事,我可以放过你。”

    宋轻笑已经怒火焚心,完全听不进去话,只想拆开他们,只想阻止他们结婚!

    她使劲甩开傅瑾宴的手,然而并没有成功,她又用脚去踩他的脚,踢他,都被他轻巧地躲开了。

    又急又怒的宋轻笑忍无可忍,将他攥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拖了过来,狠狠一口咬了上去。

    她用了全力,口里顿时就被血液的腥甜味道所充斥。

    傅瑾宴吃痛,英挺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甩开了她的啃咬,另一只手飞快地扯下自己的领带,将她的双手反剪,迅速而专业地用领带绑了起来。

    宋轻笑挣扎不停,骂骂咧咧,还不停试图用脚踢他。

    傅瑾宴忍无可忍,将领带连着她都绑在了连体办公桌的桌脚上。

    宋轻笑被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监控画面。

    两个人交换戒指了,霍子桦笑的一脸温柔,沈心愿满是娇媚……

    接下来,拥抱了,亲吻了,在霍子桦的怀抱里,沈心愿扔了捧花……

    宋轻笑目光定定地盯着监控里的甜蜜画面,一行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为她单纯痴恋的人,为她几度错付的青春。

    没了,没了,真的结婚了……而且还结得全市轰动,备受祝福。

    没有人知道沈心愿是个该死的小三,用尽了下三滥的手段恐吓她,威逼她!没有人知道霍子桦是个懦弱自私的混蛋,欺骗她,放弃她……

    原本生动泼辣的气息一下子全部被抽走,她呆呆地坐在地上,心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