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能跟我比么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瑾宴夹着那张储存卡,神色自若地从沙发上离开了,冷峻清隽的脸上矜冷沉静,仿佛刚才耍流氓的人不是他一样!

    宋轻笑心里憋着一股浓重的怨气和怒气,逼得她直想原地爆炸,可看着傅瑾宴冷冰冰的侧脸,却怒不敢言怨不敢呻!

    傅瑾宴走到办公桌边,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转了过来,将手中的储存卡插了进去。

    “宋轻笑,你能不能要点脸皮,就你这样,你能跟我比吗?你也不想想,子桦凭啥留在你身边?非要等着子桦亲口说甩了你才甘心离开吗?”

    “是吗?那你让霍子桦来甩我啊,这世道居然轮到一个小三来跟正牌女友大呼小叫了。”

    “哼!你回家问问你爸,你们家公司最近生意还做得下去吗?识趣点儿就赶紧跟子桦分手!不然有你好看的!”

    “笑笑,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原来上、床也还有无意的。那你告诉我,是沈小姐绑你了?”

    “笑笑,我也是为了你好,不分手,你爸的公司撑不下去,你在家里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那我真是谢谢你了,你这么大慈大悲,刚开始的时候怎么不离我远远的?”

    除了录音之外,居然还有视频。一段高清的视频,还是带声音的。

    宽阔安静的办公室里,沈心愿的声音时高时低地循环,宋轻笑坐在沙发上羞得满脸通红。

    她有种掩面遁地的冲动,其实这个东西她早就看过了,可是现在跟个强吻自己的男人在这里观摩自己前男友和小三的床戏,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啊?

    本来傅瑾宴对这种东西向来是兴趣缺缺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吻过那个小丫头的缘故,现在他看着那场景,居然产生了和以往不一样的感觉。

    他随手松了松领带,又解开了衬衫上的第一颗扣子,露出光滑而性感的喉结,给他冷硬的形象添了一分魅惑。

    这下好了,短短几秒就从衣冠禽兽变成了斯文败类,一举一动中都带着一种诱人犯罪的性感。

    宋轻笑见状,第一反应居然是默默地咽了一下口水。

    卧槽,花痴是种病,得治啊!现在都什么关头了!

    傅瑾宴看着她瑟缩在沙发的小角落里,一张俏丽白净的小脸满是惶恐,该死的!他心里暗暗咒骂了一声,他居然对一个刚认识的女人起了这种不可思议的心思!

    他压下心里的想法,神色骄矜又冷漠,声音沉静道:“你放心,就他那样的都能劈腿,我更看不上。”

    他随手指了指屏幕上的霍子桦,目光最后却意有所指地落在了她身上,话里嘲讽意味十足。

    宋轻笑顿时又炸毛了,她哪里比沈心愿差了?沈心愿不就是比她高了一点嘛。然而这怎么了?她还比沈心愿白呢!沈心愿用几万块一套的护肤品也比不上她皮肤好!

    “那是他眼瞎!”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大声辩驳。

    将笔记本上播放的画面关掉,傅瑾宴动作利落地抽出了储存卡,漫不经心道:“他眼瞎都看不上你,何况我视力53。”

    宋轻笑:“………”

    傅瑾宴用夹烟的动作夹住她的储存卡,一步一步走到沙发边,慢慢俯下身子,一张放大的俊脸与宋轻笑就在咫尺之间,她瞪着圆圆的大眼,眼睛里汪汪的,清澈得能滴水来。

    “靠这么近想干嘛?”这个男人长得实在太好了,宋轻笑实在忍不住又花痴了一把,懵懵地问道。

    “物归原主。”傅瑾宴敛起眼底的一丝异样,将储存卡塞进了它原本呆着的地方。

    宋轻笑的脸色僵硬了几秒,随即失控地尖叫,“王八蛋,你又占我便宜!”

    傅瑾宴深沉的眼中一抹不自在稍纵即逝,他以手作拳抵在唇边咳了咳,声音依旧冷淡,“你呆在这里,婚礼结束了我再送你回去。”

    宋轻笑坚决地摇了摇头,“我一定要去揭穿这对狗男女的真面目!你别拦着我!”

    傅瑾宴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你觉得你能从这个房间出去吗?”

    宋轻笑瞄了瞄对面那个身材健硕,一米八几的高大男人,又低头扫了扫自己一米六不到的小身板,再想想这个男人敏捷的身手………不行,不行,强攻完全是零胜算,只能智取,对,智取!

    就在宋轻笑盘算着怎样离开这里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

    傅瑾宴神色淡漠地说了一声:“进来。”

    门被推开,一个衣着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款款地走了进来。

    宋轻笑不想被人看见,早在她敲门的时候就戴上了口罩,见状,赶紧低头对傅瑾宴说道:“傅先生,没事的话我先出去打扫了。”

    傅瑾宴微微勾了勾唇角,声音冰冷,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先把这里打扫干净,刚好这个办公室的厕所堵了。”

    宋轻笑:“……”

    “阿宴,婚礼要开始了,你下去一趟吧。”中年妇女的声音居然带了一丝讨好。

    切,一个看大门的去什么婚礼,宋轻笑愤愤不平地在心里怼了一句,心不甘情不愿地进了厕所。

    “不了,我还是需要看着点,别出什么意外。”傅瑾宴的声音很冷淡。

    “那好吧。”女人的回答有些讪讪然,失望地出去了。

    躲在厕所偷听的宋轻笑顿时计上心来,装出打扫的样子,接了满满一桶水,准备就绪后故意大喊了一声:“哎哟,痛死我了……”

    傅瑾宴听到声音,果然往这边走了过来,门是虚掩着的,他站在门外,冷冰冰地问了句:“你怎么了?”

    宋轻笑只是不断夸张地抽气,并没有出声回答。

    该不会摔倒了吧?傅瑾宴英挺的眉微微皱了皱,果然是个草包,又蠢又笨,难怪被甩。

    他上前一步,伸手推开虚掩着的玻璃门,然而,还没有等他看清里面是什么情况,一大泼水就朝着他劈头盖脸地泼了过来。

    傅瑾宴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就在这个时候,宋轻笑抓紧机会,飞快地从他身旁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