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救命啊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路人甲?”男人的脸沉了下来,他撩开了外套,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一张工作证,在宋轻笑眼前晃了一下,声音从容淡定,不疾不徐,“我叫傅瑾宴,是这场婚礼的安保公司总裁,负责今天现场安保的最高指挥,懂了吗?”

    “纳尼?”宋轻笑如遭雷击,表情惨白,欲哭无泪,她还能更倒霉吗?为什么偏偏她被分到这个厕所?为什么偏偏碰上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个男人偏偏是负责安保的最高指挥?

    傅瑾宴见她愣在原地,一副吞了苍蝇似的难受憋屈表情,动作优雅利落地收回了工作证,衬衫上一排闪亮的钻石纽扣几乎闪瞎宋轻笑的眼。

    “你还有什么话说?混进婚礼现场想做什么?”他板着脸,冷峻严肃地质问。

    “我想做什么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混进来的!胡说八道!”宋轻笑决定死磕到底,绝不承认!

    “这个储存卡里面是什么东西?”他扫了一眼,目光深冷冰寒,声音凛冽。

    “全是日本动作片,怎么,你要看?”宋轻笑狠狠剜了他一眼,打算撤退。

    可是傅瑾宴的身手太好,她学的那点儿跆拳道根本使不上力。

    他轻而易举就制住了她的动作,将她双手反扣,压在墙上,整个过程不到两秒,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打斗的过程中,他居然还顺手将她的口罩给摘掉了。

    看了她的样子,这事就不能善了了!

    宋轻笑清亮的眸子转了转,突然扯开了嗓子大喊:“救命啊,非礼啊!有人非礼我!救命啊!”

    她嚷嚷的同时还挤出了几滴眼泪,鬼哭狼嚎地卖力表演。

    傅瑾宴整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他眯了眯眼眸,眸里光芒冷厉,他手上的力度加了几分,语气冰冷,“你给我闭嘴。”

    “不闭,你这看大门的就好好看着大门,你非得跟我过不去吗?救命啊,非礼啊……”宋轻笑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使劲儿吼。

    傅瑾宴紧紧皱起了眉头,一张冷峻的脸略有温怒,怀里的女人不仅魔音刺耳,还在他故意放松的钳制下扭来扭去,作死到底。

    傅瑾宴实在忍无可忍,将她整个人都扳了过来,心一横,吻了上去。

    他的唇凉凉的,准确无误地落在宋轻笑的唇上。

    宋轻笑这下懵逼了,呜呜呜地表示抗议。

    反正亲都亲了,也实在难得遇到个他不反感的女人,傅瑾宴紧紧扣住她,劈头盖脸胡乱吻了她一通,堵得她支支吾吾的,一句话也喊不出来。

    好半响,直到宋轻笑都觉得自己要憋死了,傅瑾宴才松开了她被亲得鲜艳欲滴的粉唇。

    “还喊吗?我不介意将罪名坐实,将非礼进行到底。”傅瑾宴的暗眸里隐隐跳动着暗哑的火光,声音低沉地问道。

    宋轻笑此时的目光几乎都可以跟小李飞刀相媲美了,她一张俏脸憋得通红,忽然抬起手要甩傅瑾宴一巴掌,不过动作太慢,被他扣住了手腕。

    这个男人真是又粗鲁又蛮横,力气那么大,把她捏得眼泪都要飚出来了。

    “你放手!放开我!”宋轻笑使劲挣扎,还不忘用脚去踩他。

    “把你的储存卡给我,否则我不客气了。”傅瑾宴神色冷漠,语气冷厉地命令道。

    “你对我客气了吗!我就不给!”宋轻笑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粗口!你娘亲的,摸也摸了,亲也亲了,打也打了,还客气!那你要是粗鲁起来,她现在不是得躺尸了?

    傅瑾宴看着她一副随时要爆炸的样子,摇了摇头,眼底一片深不可测。

    他不再跟她废话,直接上前,将她一把拦腰抱起,扛在了肩头上。

    宋轻笑大惊失色,拼命捶着他的后背,“喂,你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强抢民女吗?还有没有王法了!果然是物以类聚,主子是这样,雇佣的下人也是这样,都喜欢抢抢抢!”

    傅瑾宴恍若未闻,自顾自地走着自己的路,大步流星,脚步稳健,好像宋轻笑那点儿体重于他而言根本不存在一样。

    被扛在肩上的宋轻笑一脸绝望,这个人一路大摇大摆地走过来,路上居然没有遇见一个人!特么的一个人都没有啊!

    谁来救救她!救救她这个可怜的姑娘啊!才被劈腿又被强吻,现在还不知要面临何种危险呢!

    眼见着电梯就要上到顶楼了,宋轻笑病急乱投医,打算开口喊救命。

    可那家伙却好像有读心术,冷冷地摞下一句:“你再乱喊,我保证你会后悔。”

    本来要破喉而出的救命又被她生生压了回去。

    这个人太可怕,太可怕了,比起耍泼的沈心愿还要可怕!要是真的把他惹毛了,他指不定会给她上满清十大酷刑!

    自尊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早知道会摊上这个难缠的男人,特么的她就不来玩报复了!

    她一定会衷心祝福沈心愿和霍子桦两人,王八配狗,天长地久!渣男贱女,早生贵子!

    傅瑾宴扛着宋轻笑直接到了顶楼的临时办公室,进了门,随手将她甩在了沙发上,由于高度问题,宋轻笑摔得七晕八素,就差没吐了。

    缓了缓头晕,她马上坐了起来,一脸戒备地望着步步逼近的傅瑾宴。

    “你,你要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乱来,我保证告到你倾家荡产!”

    “呵,是吗?”傅瑾宴对于这种小白兔的威胁一点也不放在眼里,他渐渐靠近她惶恐不安又强作镇定的脸。

    距离之近,宋轻笑都可以数清他有几根睫毛了!

    “是你妹啊是!”他越是靠近,宋轻笑就越是心乱如麻,脑子里一团浆糊,就连他呼出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她都觉得烫人。

    傅瑾宴神色矜冷,一双眼冷冷地注视着慌不择路的宋轻笑,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她嫣红的唇瓣上,眸色暗了两分。

    空气诡异而暧昧,就在宋轻笑觉得他要吻过来的时候,傅瑾宴却忽然将手从她的领口处伸了进去。

    “卧槽!”宋轻笑猛地瞪大眼睛,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又羞又怒,正要抬脚去踹他,他却已经掏出了那张储存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