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福尔摩斯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a城最大的五星级酒店,里里外外围了一层又一层的保安,个个魁梧健硕,荷枪实弹。

    今天这整栋酒店都被有a城首富之称的沈家包下了,用来举行沈家小公主沈心愿的婚礼。

    宋轻笑在前门因为没有请柬而碰壁之后,用一千块收买了一个保洁大妈,换上了保洁员衣服,从后门混了进去。

    “宋轻笑,这是一千万的支票,签了它,从子桦身边滚出去!”

    “我要是不签呢?”

    “不签啊,你回家问问你爸,看看你家那个小破公司还能撑多久呗。”

    “对不起,轻笑,我们分手吧。”

    “霍子桦,看不出你丫的竟然喜欢做上门女婿啊。”

    “对不起轻笑,我………心愿她怀孕了。”

    “你死皮赖脸的追了我这么久,就是为了劈腿的?”

    宋轻笑将自己裙子上的储存卡小心地拿出来,放到了保洁大妈的工作服口袋里。

    对,没错!她费尽心思混进现场,就是要在a城的各界名流前狠狠揭穿这对渣男贱女的真面目!

    堂堂沈家小姐做沈心愿,为了个男人施压打击宋家公司,这个男人攀附权贵,交往期间劈腿不说,转眼就做上了沈家的上门女婿。

    这两人,怎一个配字了得?

    宋轻笑戴上口罩,按耐下心中的愤恨,低着头跟着保洁队伍从后门进了去。

    “赶紧的,手脚都麻利点儿,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领头的大妈嗓门特别大,站在宋轻笑旁边一吼。

    “你,你,你,负责一楼厕所,这边二楼……你你你,顶楼,这是酒店的地图,人手一张,别走失了,冲撞了有钱人大家都玩完!”

    宋轻笑拿到了酒店的地图,上面标注了详细的方位。她的目的地就是投放后台,她要进去将他们秀恩爱的ppt换成她手中的证据。

    不过,同行的一共有三个人,她要怎么甩掉她们单独行动呢,这是个难题。

    “到了,你去那边打扫男厕所,我们两个这边。”到了三楼其中一个卫生间,一个大妈颐指气使地对宋轻笑吩咐道。

    “好好好。”正愁怎么甩掉你们呢,她心里暗喜,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完全是一副受教了的模样。

    宋轻笑在她们的注视下乖乖地进了男厕所,打算装模作样待两分钟就走人。

    可是,这个时候,整个酒店都已经清场了,不是应该没有人的吗?

    那她眼前这个正在解决生理问题的男人,难道是鬼?

    “啊………”宋轻笑将男人此时的举动一览无遗,她失声尖叫了一声,但又觉得引来吃瓜群众的话对自己的阴谋进行十分不利,所以破喉而出的声音又被她硬生生压了下去。

    男人从容不迫地将自己收拾好,整理了一下衣服,才悠悠地转过身来。

    那是一张轮廓分明刚毅的脸,五官冷峻精致,线条流畅而深刻,实在是帅啊!就这颜值都要甩霍子桦那个负心汉几条街了!

    可惜帅哥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他挑了挑眉,淡漠地扫了宋轻笑一眼,狭长的眼里眸光深邃而冷峻,有种要将人活活冻死的节奏。

    “你是谁?进来做什么?”帅哥的声音也是裹着寒冰似的冷,一个字一个字都能凿出冰渣来。

    “哈?我啊?”宋轻笑因为花痴反应迟钝了两秒,她懵逼地摸了摸后脑勺,打着哈哈,“我是保洁员啊,进来当然是扫厕所啊。”

    “哼。”

    帅哥冷笑一声,菲薄性感的唇微微弯了弯,勾出一个轻讽的笑意,“你脚上的鞋子不是雨靴,价值在三到五千之间,一个保洁员穿得起吗?我问你话的时候,你比正常人回答迟滞了一秒半,说明你嘴上说的话跟不上你脑子里想的东西,也就是你在说谎。你刚见到我的时候本来想大声尖叫,却又生生压了回去,证明你不想引人注目,为什么不想引人注目呢?因为你心虚。”

    宋轻笑顿时一阵脚软,在厕所里碰见一个福尔摩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挺了挺脊背,声音高了两度,“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听不懂,我是帮我婶婶过来打扫的,她今天不舒服。”

    男人脸上毫无表情,声音坚定冷酷,“既然是帮你婶婶过来打扫,你为什么要刻意挺直脊背和提高声音?有理不在声高,你这是欲盖弥彰。”

    宋轻笑差点儿就歇菜了,从小到大她就是乖乖女一枚,从来没有说过谎,想不到说个谎还这么有难度。

    “你爱咋说就咋说,我要打扫卫生了。”她低着头开始装模作样地拖起地来,不搭理他。

    那个男人却不依不饶,上前一步拽住她的拖把,冷声道:“搞卫生要先扫地再拖地,你婶婶没有告诉你吗?”

    “你起开!”宋轻笑拽了拽拖把,不过男人的力气太大,她用尽了力气都没有拽动。

    她顿时就炸毛了,抬起眼狠狠地瞪了他一下,“我怎么打扫是我的事,你这个路人甲在这里唧唧歪歪个什么劲?不就是不小心看了一眼你方便吗?你一个大男人计较个什么劲?小器!”

    最后两个字,宋轻笑特意咬了咬牙,重重地说道。

    身旁的男人自然也听出来了她的一语双关,本来就没有表情的冰山脸顿时又冷出了一个新高度。

    “你再说一次?”他将拖把扔到地上,步步上前,将宋轻笑逼到了墙壁。

    他身材挺拔,气场太过强大,宋轻笑背靠着墙壁,腿脚有些莫名的哆嗦,她紧紧地盯着男人越来越近的俊脸,紧张到有些语无伦次,“你,你,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你,你别过来啊………”

    男人用双臂将她圈在一个固定的范围内,俯下脸,靠近她耳边,声音暧昧而低沉,“你说我要做什么呢?”

    宋轻笑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颤了颤身子,语无伦次道:“我,你,你别乱来啊,啊啊啊,你做什么!”

    此时此刻,男人正用一只手有条不紊地搜着她的全身,手法专业而娴熟。

    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着她的储存卡,男人唇角勾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这是什么?”

    “管你这个路人甲什么事!”宋轻笑瞪了他一眼,眼疾手快地夺回了储存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