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 一言难尽的醉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姐,太没爱了吧,人家心情本来就不好,找你出来倾诉一下,你倒好,不安慰我也就算了,居然还吓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对我的精神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啊,我很容易受到刺激一蹶不振啊……呜呜呜!”

    话没说完,一双筷子夹着一口菜,已经塞进了她的嘴里,将她本来就不大的小嘴塞了个满满当当,不留一丝空隙。

    看着她瞪圆了眼睛,鼓着腮帮子,一脸懵逼的样子,始作俑者——宋轻笑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转了转筷子,表情狡黠,“菜好不好吃?我这生怕你空腹喝酒对胃不好,主动喂菜,是不是特别感动?而且刚才啊,我也不是想要吓你,就是想要给你找些刺激,冲淡一下之前的事情带给你的伤悲,现在看来,效果不错,值得鼓励。”

    她一边说着,一边自己给自己鼓掌。

    顾晓依:“……”

    p!好想咬死面前这个嚣张的女人啊!

    劳资如花似玉的一个大美铝,怎么可以这么粗鲁的对待。

    没爱了,没爱了,世界都变得灰暗了。

    宋轻笑一直看着她,没有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看着她一脸纠结加郁闷的努力咀嚼着嘴里的菜,她就忍不住想要笑。

    但是想想自己若是真的笑了出来所引发的,那应该是……十分惨烈的。

    生命诚可贵啊!

    轻咳一声,宋轻笑换上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说道:“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不过既然想要出去玩,那就好好的,敞开手的玩,不要因为别的事情影响了心情,不然这一趟,也就算是白出去了。”

    “这个我知道。”

    点了点头,顾晓依苦笑了一声,偏着头看了看窗外,语气充满了嘲讽,“真是难过,本来一开始就想着拒绝,想要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后来没经受住爷爷的苦劝,答应去见面,没想到一下子就陷了进去,现在好了,还要自己在这里苦哈哈的借酒消愁,早知道如此,当初我就应该咬死了不答应,不见面,这样的话,我现在至少、至少还是快乐的。”

    说着,她的眼眸中泛起点点水雾。

    宋轻笑见状,心疼的不行,手臂越过桌面,紧握住她的手,轻声的劝慰她,“可是我们谁都没有那个本领能够预知未来,况且世上的事情千变万化,即使你能够提前知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也会因为你不经意的一个举动,而使得所有的事情发生改变,蝴蝶效应听说过吧?蝴蝶煽动一下翅膀,就有可能引发一场大风暴。最主要的是……”

    她眼睛紧紧的盯着顾晓依,没有放过她脸上的一丝一毫的表情,语气不容置疑,“就算是在重来一次,你也会爱上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说的对吗?”

    “我……”

    顾晓依下意识的想要否认,但是对上她的眼睛,那里面仿佛有着洞察一切的光芒,这一刻,她仿佛失去了语言能力,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已经认同了宋轻笑的话。

    哪怕是预知了未来,哪怕是提前知晓了结果,可若是再重来一次,她还是……

    因为,那就是她喜欢的人啊,二十几年以来,好不容易一见钟情的人。

    感情的事情,谁又能逃得开呢?

    见她不说话,宋轻笑已经知道了她的答案,拍了拍她的手,声音轻柔似耳语,“所以,你不用太过在意当初的选择,你也不过是遵循了自己的内心,这没有什么不对的,只是你现在要做的,是暂时忘了这一切,好好享受接下来的生活,好好的放松一下,让那些坑爹的事情都见鬼去吧,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没错,都是大猪蹄子!”

    说着,顾晓依拿着酒瓶又为两人将酒杯满上,随后举起,碰了下杯,“来,我们不去想那些破事了,喝酒,今天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宋轻笑声音响亮的回应着她。

    显然,她已经将出来时傅槿宴的叮嘱扔到了爪哇国去了。

    等到傅槿宴觉得时间差不多,直接来找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人醉醺醺的女人抱在一起,一人手里拎着一个酒瓶子,正在那……唱歌!

    那个歌声也真的是……一言难尽。

    此时此刻,傅槿宴的第一想法是:幸好辰辰没有看到,不然的话,被这个歌声刺激到,一定会做噩梦的!

    叹了口气,傅槿宴上前抓住宋轻笑的手臂,低声的唤她,“笑笑,笑笑,能认出来我是谁不?”

    听到声音,宋轻笑瞪着迷茫的眼睛看了看他,突然咧嘴一笑,笑容纯真且美好。

    “你是我老公,老公,抱抱。”她一边说着,一边想要朝着他伸手要抱抱。

    结果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便使劲的抽了抽,好不容易从一个“夹缝”里面给抽了出来,伸手一下子就搂上了他的脖颈,散发着热气的小脸在他的颈侧蹭了蹭,语气娇憨,“老公,老公……”

    难得见到她这么腻歪的样子,傅槿宴有些受宠若惊,搂着她的腰以免她脱力摔在地上,正发愁要怎么把她们两个一起弄出去,就看到顾晓依仿佛是慢动作回放般的扭过头来看着他,微眯着眼睛,伸手指着他,一字一顿的说:“男人,大、猪、蹄、子!”

    傅槿宴:“……”

    什么鬼!

    傅槿宴翻了一个白眼儿,没有办法,直接叫来侍应生,请他们帮忙将顾晓依扶到车里,自己则抱着宋轻笑一起走了出去。

    将两个酒鬼安顿在车里之后,他也没有犹豫,直接开着车先去了顾家,将顾晓依送回去。

    因为提前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当傅槿宴到的时候,顾天还没有休息,正坐在客厅焦急的等待着。

    听到门外似乎有轮胎滑过地面的声音,他连忙招呼着管家出去查看,没过多久,就看到两个佣人扶着醉的不省人事的顾晓依走了进来。

    “这孩子,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顾天一脸的疼惜,“快扶她回房间,好好照顾着。”

    扭过头去,刚好看到傅槿宴走进来,他连忙上前一步,“傅总,多谢你送晓依回来,叨扰你了。”

    语气中是说不出的感激。

    傅槿宴摆了摆手,态度谦卑,“您太客气了,晓依是笑笑的好朋友,同理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做这些也都是应该的。时间不早了,我就先不打扰了,毕竟车里还有一个也喝醉了的,我还要去照顾她,有时间我再来和您叙旧。”

    闻言,顾天哭笑不得,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不好意思,“又是因为晓依吧……替我谢谢轻笑。”

    “没事的,您早些休息,我先走了。”

    他说完,微鞠一躬,转身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