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宋轻笑很能理解她的这种鸵鸟心态,因为她有时候也是这样,遇到一些事,会本能的逃避,不想去面对。

    这种人性上的弱点实在是没办法克服,只能去穿越,让时间来淡化它。

    顾晓依用手拄着脑袋,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看着宋轻笑说道:“我想去国外旅行,转一圈,也许会想通很多。轻笑,你陪我去吧,好不好?我们还没有一起旅行过呢。”

    嘎?

    刚刚不是还在说的事吗,怎么一下子跳到了出国旅行上?

    “你这是想要和我蜜月旅行的节奏?”宋轻笑没忍住,说了出来。

    顾晓依非常明显的翻了个白眼,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碗里,气呼呼的说:“必须的,我要和你去蜜月旅行,不和那个混蛋去了,他就好好的和他的青梅竹马待一起吧!你才是我的真爱,我现在弃暗投明了。”

    宋轻笑:“……”

    算了,还是吃菜吧。

    这个女人一定是喝醉了,说胡话呢。

    “你这是什么眼神?”顾晓依看着翻白眼的宋轻笑,哼哼唧唧的说,“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啊?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烦人了?还是……你有别的狗了?”

    “咳咳咳咳……”听到最后一句话,宋轻笑刚刚喝下去的水一下子呛到了气管里,顿时咳嗽个不停,眼泪都咳出来了。

    终于缓下来,她哭笑不得的看着顾晓依,“我从始至终都只有一只狗,一只大狼狗,那就是傅槿宴,别的猫猫狗狗我一概不沾染。你想呛死我,然后拖着我的尸体跟你去旅行吗?”

    “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身体也好。”顾晓依满不在乎的说。

    宋轻笑双手一摊,故作洒脱的说:“你既然执意要,那就拿去吧,反正只是一具身体而已,身体说白了就跟一件潜水服一样,姐不在乎!”

    说完后,两个胡说八道不知所云的女人对视一眼,蓦地哈哈大笑起来。

    尤其是顾晓依,之前的郁闷和烦躁似乎都消散了很多。

    果然,和宋轻笑说话就是有这种功效,能让你头顶的乌云散去。

    如果宋轻笑知道她想法的话,绝对会一脸懵逼的问:我是太阳吗?

    顾晓依看着她,确认道:“你不在乎的话我就要订行程订票啦?”

    “订吧订吧,反正你觊觎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趁着这次旅游,正好可以让你把你的梦想圆了。”宋轻笑吃着美食,没心没肺的说道。

    天底下这种安慰人的方式,她还是头一遭。

    “那你要不要跟你的大狼狗报备一下?省得他提刀追杀我?”顾晓依有些怕怕的问道,这撬人墙角的活也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呀,动辄就有“杀身之祸”,还是找好靠山比较重要。

    “等我会去跟槿宴说下这事。”这么大的事宋轻笑不敢瞒着他,毕竟,上次在国外旅游的危险经历还历历在目呢,这次又出国,傅槿宴应该会很担忧吧。

    不仅是他,连她自己心里都有几分怕怕的,生怕被绑架的事再发生一次,那干脆不活了。

    但是看着顾晓依强装欢乐的样子,她心里十分不忍心,她现在应该很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散散心,逃避一下吧。

    作为闺蜜,她也放心不下让她一个人跑出去,虽然知道顾晓依一向野惯了。

    “其实呀,晓依,我觉得,更应该说的,应该是我那两个小助理,毕竟,她们要是知道你又把她们老板拐走了,而且还是拐到国外,绝对会对你怨念颇深,所以,你要不要贿赂一下她们?”

    宋轻笑建议道。

    顾晓依摸着下巴想了想,赞同的说道:“有道理,为了让她们帮我们打掩护,好让我们的奸情更长久一点,是有必要贿赂一下请客吃个饭什么的。”

    奸情……你个毛线呀!

    劳资是行为正派的女人,才不是那种人。

    宋轻笑嘴角抽得十分有艺术感,对于她的用词已经懒得纠正了。

    这丫的多半有五分醉意了。

    宋轻笑抬眼看了看顾晓依,只见她双眼迷离,眼眸上仿佛是覆盖了一层水雾一样,朦朦胧胧,脸颊上挂着淡淡的红晕,一看就知道,至少这个时候,她的神智已经跑了一半了。

    “晓依,你是不是有些醉了?”宋轻笑语气中充满了关切,“先吃些东西吧,待会儿再喝。”

    “不行不行。”

    话音未落,顾晓依已经连连摆着手拒绝了,“我没醉,这才喝了多少啊,我的酒量再不济,也不至于到这个程度,而且啊,我当初在外留学,也经常和同学一起出去玩,和那个时候相比,现在咱俩这个,纯属于在喝水。”

    说着,拿起已经到满了酒的酒杯,凑到嘴边,一仰头,半杯酒就已经下肚了。

    全程宋轻笑目瞪口的。

    她眨了眨眼睛,拿过手机,装模作样的鼓捣了一下,语气幽幽的说:“不错,都已经录下来了,到时候把刚才你说的这段话送给顾老爷子听,你说,他是会打断你的左腿,还是……两条腿一起打断呢?”

    顾晓依正端着酒杯,准备将剩下的半杯酒喝下去,闻言,动作硬生生的卡在了半路,举着手臂,眼睛看向宋轻笑,微张着嘴,一脸的惊悚加诧异。

    我靠!

    还能这么玩的吗?

    太阴险了吧?

    不是说好了好姐妹的吗?果然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笑笑姐,你怎么可以这样,难道我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了吗?你为什么不说话……”

    说着说着就唱起来了,衔接的毫无违和感。

    宋轻笑:“……”

    这个抽风的女人,突然想把她给丢出去,可以吗?

    轻嗤一声,宋轻笑随手将手机放在一边,单手托腮,笑容灿烂得几乎要盖过头顶的灯光了,“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刺激,有没有惊心动魄的感觉,之前的愁闷有没有退散许多?”

    “……”顾晓依:“所以你没有录音是不是?”

    “那是当然,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况且你要说什么,我也不能事先知道,怎么录。”宋轻笑语气轻快,表情闲淡。

    闻言,顾晓依默默地松了口气。

    好险好险。

    若是被爷爷知道了自己在国外的那些事情,那真的可能会被打断腿的。

    虚惊一场,小命还在,腿也在。

    谢天谢地。

    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