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舍命陪君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那这样吧,我找个安全的地方陪晓依喝,喝完你来接我回家怎么样?嗯……我知道一个环境很好的茶室,那是我一个客户开的,我们很熟,很安全,离家也不远,顺便还可以吃点东西,晓依恐怕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

    闻言,傅槿宴点点头,又仔细的叮嘱道:“你少喝点,少……算了,注意接听电话知道吗?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好过去接你们。”

    他没说出口的话其实是——少吃点!

    不过想想他晚上搂着她时那种手感,又默默的把这句话咽下去了,不吃多点,摸起来手感怎么可能肉嘟嘟的。

    “嗯嗯,放心啦。那我先走了。”宋轻笑抓起自己的包包就出门打车去了。

    上车后,她给顾晓依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那个茶室的位置。

    二十分钟后,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茶室的,宋轻笑朝她温柔的一笑,笑容中安抚意味很明显,顾晓依勉强扯扯嘴角,算是在告诉对方,自己没事。

    来到包间点好吃的喝的后,宋轻笑便说道:“下午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关机着,差点没把我急上火。”

    顾晓依抱歉的看着她,“那个时候我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尤其是的,他一直打一直打,我觉得很烦,索性关机了。”

    “嗯,我理解。”宋轻笑点点头,然后给她倒了一杯啤酒,“喏,你要喝的酒,好好品尝一下吧。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你说要喝酒,我连车都没开出来,还是打车来的呢。”

    “谢谢你啊,轻笑。”顾晓依感动的说道,然后举起杯子,跟她的碰了一下,“为你的舍命之情,我们先干一杯吧。”

    一口饮尽,宋轻笑眯了眯眼睛,打了一个嗝,“女人喝啤酒肚子会被撑大的吧?你看这么多泡泡。”

    顾晓依望着那些刚冒出来就咔咔咔消失掉的啤酒泡,满脸都是黯然之色,“可不是,这些泡泡就像我的爱情一样,刚冒出个头来,下一刻又嘭的一下破灭了。”

    “晓依,别这么想,你的爱情没有破灭,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或者说,这种念头不要去信它。”宋轻笑皱了皱眉,安慰道,“事情也许并不是你看见的那个样子。”

    “我看见的、感受到的,就是在订婚典礼上,呆呆的看着他的那个小青梅,不理我,就这样咯。”顾晓依自嘲一笑,“也难怪,人家长得那么乖巧,看起来柔弱可怜的,是个男人恐怕都会忍不住心动怜惜,何况还是故人呢。”

    “不,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感觉,有些人就偏爱你这种干脆利落爽朗不拘一格的,你这么优秀,不要自贬。从我的角度来看,当时发呆,很有可能是因为太过惊诧所致,毕竟,一个几十年不见的人,突然坐到了轮椅上,而且还来破坏自己的订婚典礼,能不惊诧么。”

    “你说得也有道理,但我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你知道吗,轻笑,当我站在舞台上,算是的‘旧情人’吧,当她说出那样的话时,我觉得自己像被狠狠扇了一耳光,痛得我耳鸣眼花的。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个最有资格站出来维护我尊严的人,竟然无动于衷,你说我能不寒心吗?”

    顾晓依自顾自的又喝了一杯酒,“如果这就是我要携手一生的人,这样的态度,那我宁愿不要。”

    宋轻笑见她此时有些自暴自弃,心里一疼。

    她能理解顾晓依当时的感觉,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撬了墙角,脸上一定是火辣辣的,而心里,是沉甸甸的。

    “而且今天去参加订婚典礼的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件事一出,让我爷爷的脸面往哪里摆?我们顾家好歹也是一个有点名气的家族,当众扇我的脸,就是当众扇顾家的脸。你说,这口气,我要怎么咽得下。”

    顾晓依的双颊浮上一抹嫣红,眼睛也有些迷离。

    宋轻笑知道,她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但也没有劝阻,因为她知道,晓依需要通过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或者说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

    “晓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问你一句话。”宋轻笑想了想,说道。

    “你问吧,别说一句了,十句话都行。”顾晓依苦涩一笑。

    “发生了这种事,你心里还爱着吗?”宋轻笑定定的看着她,“我要听实话。”

    顾晓依喝酒的手一顿,随即又是一饮而下,抹了抹嘴角的酒,她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很复杂,有恼怒、有悲伤、有自嘲……

    “嗯,尽管发生了这种事,但我还是爱他。”

    最后,她这样说道。

    “既然如此,那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要努力去争取,不为别的,只为了你心里的那点执念。既然你还爱他,那就跟他坦诚相待,就像当初你和你爷爷坦诚相待那样,不这样的话,心结是化不开的。你要清楚的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并且告诉他你的想法,心安了,才能继续走下去。”

    宋轻笑说着肺腑之言,她不愿意看到一对有情人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事就被拆散了,虽然的做法确实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他还是不错的,并没有什么大过,跟顾晓依也是很般配的。

    这年头,能找到一个自己很喜欢的人是真的不容易了。

    以她的性子来说,找到了,就别轻易放弃。

    “坦诚相待?”顾晓依摇摇头,“轻笑,现在我还做不到,我现在不想跟他们任何人有接触,更不想说话。你知道的,我心里有块垒,需要先用酒来浇浇。”

    “或者等这件事过去得久一点了,我就可以面对了。现在,嗯……我还是懦弱,我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我怕承受不住那个打击。”

    顾晓依知道,她这种心态是消极逃避,但事已至此,她提不起力量来面对他们了。

    的过去,她不曾参与,实际上她对他的了解并不多,也许还不如那个突然出现的沈芳菲知道的多。

    所以她怕知道他一些隐秘的事。

    过去,她没来得及参与,未来,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