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 要是有青梅,也得冻成冰梅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顾晓依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十分不是滋味,她嘲讽般的笑了笑,娇俏的偏着头,看着呆若木鸡的,“喏,你的青梅竹马找来了,我们的事就这样算了吧。”

    说完,也不顾他的反应,直接转身就走了。

    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短短两分钟剧情就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出现一个青梅竹马,准新娘走了,准新郎呆了。

    这事一出,两家的家长也急坏了。

    顾天是个护短的性子,他看着的父亲,淡淡的说:“这件事情,还请你们给我家晓依一个交代,我就不留在这里被人看笑话了,告辞!”

    说完,便带着顾家的人抽身离去。

    随后,陆陆续续的有很多宾客前来告辞离开,现在这种情况,明显不是他们能掺和的了,这是别人的家事,还是早早抽身的好。

    现场一片混乱,才进行到一半的订婚典礼,就以这样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收场了。

    宋轻笑和傅槿宴自然也早早的便出来了,应该说,在顾晓依转身离开后,她就立刻拉着傅槿宴便走。

    美食也不吃了,毕竟,相比起来,还是朋友更重要——现在晓依还不定怎么样难受呢,她得去看看。

    一出了门,宋轻笑却到处都找不到顾晓依,连忙掏出电话给她拨过去,谁知道电话竟然是关机的状态。

    她紧皱眉头,不死心的又打了一遍,得到的还是那个结果。

    “这丫头,跑哪里去了!才这么一会,就跑不见了,是属兔子的吗?电话也关机,真是的。”

    宋轻笑郁闷的抱怨着。

    傅槿宴想了想,说道:“笑笑,晓依现在心情不好,肯定想一个人待会,她要是不出现谁也找不到她的,她要是出现了,想找人倾吐一下的话,会给你打电话的,毕竟你们的关系是最好的。所以咱们在这里干着急也没用,你放心吧,晓依不是小孩子了,做事也不像那种任性的,不会想不开做什么事的,她可能只是需要一个人静静。我们先回去等她的消息吧,留在这里也没用。”

    闻言,宋轻笑觉得有理,“好吧,我们先回去等消息。哎,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朝这个方向发展,真特么……狗血!还有那个坐轮椅的女孩,我在进会场前见过一次,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行事却一点也不柔弱,专挑关键时刻亮相搞破坏,这么的有心机。”

    回家后,宋轻笑还是很担心顾晓依的安危,又打了一次电话,仍旧是关机状态,她的心里也像压着一块石头,让她没办法松口气。

    她无奈的窝在傅槿宴怀里,神情略有些抓狂,吐槽道:“槿宴,你说怎么会有这种人啊!再是青梅竹马,那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吧,这些玩笑话,说不定早就忘记了。人家现在正处在热恋时期,都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她这是想横刀夺爱吗?就凭着几十年前所谓的青梅竹马的情谊?还真是想得美啊!”

    “一群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玩些过家家的游戏,也当得真吗!还有那个,看到那个什么芳菲出现的时候,就石化了一样,连自己正儿八经的准老婆都不理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宋轻笑只要一想到当时的情况就很生气,大庭广众之下,青梅竹马来打脸,不仅没帮着自己老婆,反而在那里发起呆来。

    怪不得晓依要走,要是她,走得更快。

    突然想到了什么,宋轻笑一骨碌坐起来,定定的看着他,“话说,槿宴,你有没有什么青梅竹马?”

    傅槿宴被她这一惊一乍的动作弄得没脾气,被她说的话弄得更没脾气了,没好气的捏了捏她的脸,说道:“你这小脑袋瓜子一天都在想些什么呢!我要是有什么青梅,按照正常的剧本来看,不该早在我们谈恋爱,或者结婚的时候就来了么,哪里还能等到现在都不出现。你看,我们的儿子都可以打酱油了,那些青梅什么的孩子估计也差不多。说了这么多,我只想说一句:我压根就没有青梅,我也不是谁的竹马!”

    闻言,宋轻笑嘿嘿一笑,调皮的说道:“逗你玩的啦,我就知道你没有什么青梅。”

    “嗯?”傅槿宴不明所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这个人这么高冷,喜欢一个人独处,要是有青梅,也得冻成冰梅子吧!”宋轻笑眉眼弯弯的形容着。

    冰梅子,嗯,夏天吃,肯定很解暑,或者冬天赏雪时青梅煮黄酒,谈天论地,也是很有情调的呢。

    傅槿宴不知道,宋轻笑已经在脑袋里yy了一百零八种用青梅做吃食的方式,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会无言以对,并且猛翻白眼,表示自己强烈的唾弃。“哎,晓依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来呀,我都时刻准备着安慰她了,她一个人到底能跑到哪里去呢?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愁死个人。”宋轻笑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老婆,可以允许我说一句话吗?”傅槿宴宠溺的看着她,在她疑惑的眼神中,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你这样看起来像个老妈子一样。”

    宋轻笑:“……”

    她有一千句p不知当讲不当讲!

    胡说,她明明是美丽可爱善良的小仙女一只,怎么可能是老妈子呢!

    正想扛起自己的四十米大刀反驳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宋轻笑一蹦三尺高,立马伸手去拿手机。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是顾晓依,宋轻笑松了口气,这丫头,终于给她打电话了。

    她接通后立马问道:“晓依,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吧?”

    电话那头的顾晓依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她低沉的说道:“我现在在河边,你不用过来,咱们约个地方喝点酒吧,轻笑,我突然想喝酒了。”

    “好,你一会把时间地点发给我,我过去找你。”宋轻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至于傅槿宴会不会答应之类的事,她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挂掉电话后,她才想起跟傅槿宴报备,“槿宴,晓依说她想喝酒,让我陪陪她,好吗?”

    为了家庭关系的和谐,她要出去做什么事还是得说一声的,免得他担心。

    “喝酒?”傅槿宴皱起了眉头,“你们两个女孩子出去喝酒不方便吧?一会天就黑了,要是喝醉了怎么办?”

    他怕的其实是宋轻笑被人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