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 我们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状,宋轻笑毫不客气的嘲笑她,“刚刚夸完你,你又原形毕露了。裙子这么短,就别跷二郎腿了,一会儿膝盖上出现痕迹,看着多不好看。”

    顾晓依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便放下了腿,双腿并在一起,微微倾斜,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挺直腰板,轻勾唇角,笑容甜美,声音柔媚,“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是可以,”点了点头,宋轻笑忍着笑调侃她,“就是看着太假,感觉你像是被点穴了一样。”

    听她这么一说,顾晓依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儿,表示自己的……嫌弃。

    “笑笑姐,要求不要那么多,想想我的处境好吗?性格在那摆着呢,我也没有办法。”

    “是是是,真的是苦了你了。”宋轻笑随声附和,脸上的笑一直没有消下去。

    闲聊了一会儿之后,又有人来敲门,告诉典礼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闻言,宋轻笑连忙站了起来,对着她说道:“那我就先出去等着你了。”

    “好。”

    宋轻笑推开门走出去。

    回到宴客厅,需要经过大堂。

    她走过大堂的时候,眼睛不经意间的瞥向门口,就看到两个侍应生正推着一个轮椅走进来,上面坐着一个女孩,距离有些远,又有些背光,女孩的长相她没有看清,但是凭直觉感觉,那应该是一个长相比较温婉的女孩子。

    可惜了。

    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宋轻笑没有在意这个人,抛之脑后,向着宴客厅走去。

    按照自己之前的印象,她很快找到了离开之前的座位,没办法,傅槿宴实在是太好找了,在场的就没有比他更显眼的。

    ——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什么都抗拒不住他的光芒。

    原本傅槿宴在低头看手机,她刚一走过去,他就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看着她,微微一笑。

    “送个礼物送了这么长时间,你是爬上去的吗?”

    “见了面当然要聊一聊啦,送完就走,显得多生硬。”

    说着,宋轻笑皱着鼻子朝着他轻哼了一声。

    说我是爬上去的……劳资两米的大长腿是白长的吗?一步就能跨上去好吗?

    庸俗的人类,没有办法交流了!

    宋轻笑化悲愤为食欲,对着桌子上的美食开始摧残。

    但因为她还记得自己是在宴会上,周围都是陌生人,所以时刻要保持着好形象,即使面对着心爱的美食,她也要按耐住自己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动筷子的时候,夹菜都是只夹一点点,小口吞咽,举止矜持又有礼。

    ——鬼知道她现在多想扔掉筷子,抱着一个大肘子直接上嘴啃啊!

    那样多爽!

    过了没多久,会唱的灯光起了变化,变得稍按了许多,中央舞台上,主持人拿着话筒讲的慷慨激昂,眉飞色舞,表情十分的生动。

    随着“啪”的一声,一道灯光打到了大门的地方,随着门被缓缓推开,顾晓依站在门外,笑容灿烂,莲步轻移,步上舞台。

    现场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没多久,穿着帅气的也上了场,主持人开始按照流程进行。

    大家一眨不眨的盯着台上的两人,他们两个在灯光的照耀下,满面喜色,精神奕奕,看起来就像一对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双。

    宋轻笑终于停下筷子,望着他们,突然感慨道:“他们好相配呀。哎,槿宴,你说咱们当初结婚时,那些来宾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觉得我们两人超级配?”

    傅槿宴瞥了她一眼,傲娇的说:“那是当然了,我们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肯定配。”

    “配就配,干嘛要说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年轻人,别这么骄傲自大好不!”宋轻笑翻了个白眼,刚才的旖旎梦幻都消失了,“又不是只有我们是这样的,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都在自己的世界里是主角,其余的都是配角。”

    笑了笑,宋轻笑补充道:“所以,现在,独一无二的傅槿宴先生,你在他他他的世界里,也都只是配角。”

    她边说,边点着脑袋随便示意了几人。

    傅槿宴:“……”

    就不能让他骄傲一小会吗?

    非得要这么打击他才开心吗?

    哎,自己怎么就娶了个这么不懂风情非要较真的媳妇呢,心累!

    宋轻笑不知道傅槿宴的心累,她又眼巴巴的望着台上那对俊男美女的互动,感觉整个人都沐浴在爱的泡泡里,不停的吃狗粮。

    不过这狗粮,她吃得心甘情愿,谁叫她和顾晓依之间有一种蜜汁缘分呢。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回想起和顾晓依刚认识的那一幕,两人大概都处于此生最落魄的时候吧。

    患难见真情。好像冥冥中有一条线牵着她们两个,所以事情的导向,都是为了在那一刻认识似的,是偶然还是必然?

    宋轻笑正陷在人生哲学里拔不出来,突然听到一句响亮的话。

    “哥哥,你不能跟她订婚,你把我忘记了吗?”

    此言一出,全场骤然安静得针落可闻,然后“嚯”的一声,响起了来宾们的窃窃私语。

    宋轻笑也刷的一下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坐着轮椅的女孩慢慢出现在观众的视线中。

    她心里猛地一跳,出现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是她刚刚看到的那个女孩子——皮肤白皙,五官小巧温婉,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身后,看起来柔弱可怜。

    宋轻笑赶紧又看向台上,自从这个女孩子出现后,顾晓依的脸色蓦地变得很淡很淡,她知道晓依是生气了。

    顾晓依确实是生气了,任谁遇到这种事,恐怕都无法淡定下来吧?

    自己的订婚典礼上,有漂亮的女孩子跑出来捣乱,说自己的男朋友不能跟自己订婚。

    p,这都是些什么事!

    “你是谁?你凭什么说他不能跟我订婚?”顾晓依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坐着轮椅的女孩子,淡淡的说道。

    女孩咬了咬唇,没有理会顾晓依的质问,眼神柔柔的看向台上那个,自从自己一出现便陷入了恍惚中的英伟男人,提醒道:“哥哥,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芳菲呀,沈芳菲,是那个从小就跟在你身后,围着你打转,说长大后要嫁给你的小芳菲呀。”

    听着这么大胆的告白,还有她这么无所谓的态度,全场宾客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姑娘,莫不是坏的不是腿,而是脑子吧?

    人家都到这种时候了,竟然跑出来捣乱,还把小时候的事情扯出来说,那些能作数吗?

    该说她天真还是心机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