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 慰问伤员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他这么一说,宋轻笑恍然想起,似乎是这样,自己当时被那对玩具熊吸引了全部的目光,就没有看周围的环境,直接就走了进来。

    现在一想……

    宋轻笑抬头看了看周围,眼睛在一个熟悉的lg上停留了许久的时间,嘴角抽抽的像是中风了一样。

    居然,不小心走进了这家店,难怪价格这么贵……

    这家店是一家精品店,但是和一般的精品店不一样,这里的物品每一样价格都十分高昂,随便拿一个东西出来,就能让普通的工薪阶层破产了。

    现在宋轻笑明白为什么那对玩具熊那么贵了。

    心,在滴血。

    她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激动不已的内心,没有放弃刚才自己的问题,“所以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想起要送我礼物?”

    “慰问伤员。”傅槿宴回答得言简意赅。

    然后……宋轻笑没听明白。

    “伤员?谁?”

    “送给你,当然就是你了。”傅槿宴轻笑了一声,又牵起她的手,摩挲着上面的那道浅浅的疤痕,“你都受伤了,我当然要好好的慰问你一下,来抚慰你那颗受伤的幼小心灵。”

    闻言,宋轻笑老脸一红,低下头表情娇羞,故作做作的样子,“哎呀,没想到你还记着这件事情啊,我都忘了,还有些不好意思呢。”

    “不好意思?”傅槿宴故意逗她,“既然如此,那还是不要买了,省得你心里不安。”

    说着,就要去找店员。

    宋轻笑见状,明知道他是在逗自己,但还是忍不住抓着他的手,将他给拦了下来,“哎呀,买都买了,就不要再去麻烦人家了,人家做生意也挺不容易的,互相体谅一下嘛,我这里没有事情的,受点儿委屈,那都不是事。”

    受委屈……

    不得不承认,傅槿宴再一次被她的厚脸皮击败了。

    能这么坦然的说出这样的话,下一届的“不要脸争霸赛”的得主一定就是你了,相信自己,没有人能比你更优秀!

    看到傅槿宴终于被自己“拦”了下来,宋轻笑心里默默的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如菊花,含苞待放的。

    “可是槿宴,你把这个买来送给我,那送什么给晓依?总不能再送一样的吧,撞了总是不太好的。”

    傅槿宴轻飘飘的扫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这里礼物这么多,随便挑一个都是拿得出手的。还有什么可发愁的吗?”

    结果宋轻笑却不苟同他的说法,“订婚礼物诶,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挑一个就完事了呢,那样显得多没诚意。”

    闻言,傅槿宴轻嗤一声,转身看了看,随手拿起一个工艺品,递到她面前,“那我问你,若是我送了一件这个工艺品给你,你觉得我是随便买的,还是精心挑选之后捧到你面前的?”

    “这个……”

    宋轻笑有些语塞。

    这家店除了价格昂贵之外,还有一个特色就是——精致。

    每一样物品,单拿出来都是美得不行的,若是用来送礼,绝对不会被人说不用心。

    不得不说,店家很会做生意,抓住了顾客的心理。

    轻轻地咬了咬唇,宋轻笑的脸上表情有些懊恼,又有些羞愤,总有一种原本正在得意炫耀呢,结果却被人掀了老底。

    真不给面子!

    看着宋轻笑噘着嘴,一副自信心受到了严重打击的样子,傅槿宴很不给面子的笑了笑,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带着她一边逛一边逗她笑,“也不是说让你真的随便拿一个就走,这里的礼物这么多,种类繁杂,样式多变,总有适合的,你大可再挑一个适合她的礼物,这样送出去也有意义,有价值,你说是吗?”

    宋轻笑无言以对,耍赖一般窝在他怀里,语气娇娇气气的,“是是是,您是大佬,说啥是啥,小女子才疏学浅,愚昧无知,还请大佬多多见谅。”

    “……”傅槿宴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俯身在她的耳畔咬牙,“我看你又是屁股痒痒,想挨揍了,别着急,回家之后,咱们有的是时间讨论一下到底要不要见谅的问题。”

    说完,原本搂在她腰间的手向下滑了滑,停在某处,意有所指的动了一下。

    “腾”的一下,宋轻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反手摸到身后,抓住那只“禄山之爪”,坚定不移的又放回到了自己的腰间,扭过头对他瞪着眼睛,恶狠狠的说道:“你是不是疯了!这还是在外面,你能不能收敛一些,还要不要脸?”

    “就要你,不要脸。”傅槿宴回答的毫不犹豫,一脸坦然。

    宋轻笑:“……”

    你牛逼!你有勇气!

    你是真正的大佬!

    我……特喵的想要抽你怎么办?

    可惜这个想法只能想一想,真的想要实施的话,估计她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过清明节了。

    后果太惨重,她暂时还承担不起,所以为了保护自己脆弱的小命,她还是决定——忍辱负重,重新做人!

    但即使心里犯怂,气势上也绝对不能输!

    于是,宋轻笑很有骨气的哼了一声,抓着他搂在自己腰上的手往旁边一扔,微扬着头,一脸傲娇的说道:“回答得真干脆,那你去一边不要脸去吧,我还要呢。我要去挑礼物,你不要打扰我。”

    说完,迈着她的小短腿,向一旁走去,一件一件的认真挑选。

    被“冷落”的傅槿宴没有不开心,反而是一脸浅笑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某个人,心里想的都是……回家之后的夫妻生活。

    出来混,早晚都是要还的。

    没来由的,宋轻笑突然觉得后背起了一阵凉风,冷飕飕的,冻得她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奇怪,店里开着空调,可是温度没有那么低啊,怎么回事?”

    皱了皱眉,宋轻笑不明所以,而且感觉也只是一瞬间,稍纵即逝,她便没有太在意。

    ——肯定是饿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宋轻笑在店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最终将目标定在一对花瓶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