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是你想要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看她说得眉飞色舞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腾出一只手,轻轻地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头,轻笑着说道:“说的这么的好,我看是你想要吧。”

    “哪有,我是想要送给晓依他们的礼物。”宋轻笑咬紧了牙死不承认。

    “不是吗?”傅槿宴挑了挑眉,“可是我感觉你的眼睛都在冒光了,里面写着‘我想要’几个大字。”

    闻言,宋轻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咬着唇眨巴眨巴了眼睛,开启萌萌哒的撒娇模式,“好吧好吧,我确实也是特别的喜欢,而且这也是一对的,送出去寓意也非常好,难道你不觉得吗?”

    “寓意……还可以吧。”对于这样的事情,傅槿宴的感觉很淡,并不是很在意。

    这种形式上的东西,他都不是太在意。

    除非是和宋轻笑有关的东西,他才会重视。

    见他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宋轻笑撇了撇嘴,抱着玩具熊又蹭了蹭,像是见到了心爱的玩具就走不动道的小孩子一样,可爱得不行。

    看着她这么一副可爱的样子,傅槿宴心中一动,嘴角不由自主的轻扯出一个弧度,柔声的说道:“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这对玩具熊?”

    迟疑了一下,宋轻笑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抱紧了那个玩具熊,一半的脸压在上面,声音透出来,有些发闷,“嗯……刚才我在外面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所以……”

    言尽于此,个中意思,自行领会。

    闻言,傅槿宴轻扯嘴角,伸手在她头顶轻轻地揉了揉,扭过头去对着店员沉声说道:“麻烦把这两个先给我包起来。”

    “好的,先生,夫人,请稍等。”

    年轻的店员微微一笑,和同事上前,一人抱着一个玩具熊走开了。

    傅槿宴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扯了几下,低下头去看了看,就看到一只白嫩嫩的小手正抓着他的衣角,白皙的手背上,还有着一道浅浅的红痕。

    那道红痕是宋轻笑裁织衣服的时候,不小心被锋利的刀锋划过,瞬间鲜血就流了出来。

    划伤的时候,她表现的一脸淡定,没有哭也没有叫,嘱咐了萱萱一声,拿来医药箱自己就将伤口处理了。

    结果晚上傅槿宴来接她的时候,问及伤口,她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扑到他的怀里哭得好不委屈,可怜兮兮的像是被人欺负得多惨一样,哭得傅槿宴的心都疼了。

    后来得知原委之后,傅槿宴提出让她以后不要碰这些危险的工具,结果又被她一口否决了。

    “我是一个设计师,你见哪个设计师只画图不缝衣服的。我这就是一个意外,以前这样的伤多了去了,不用在意。”

    闻言,傅槿宴还要坚持,结果却被她一句话给堵了回来,哑口无言。

    “我本来不觉得疼,也不想哭,可是看见你才忍不住的,你别看是这样的伤口,哪怕是我的手仅仅被阵扎了一下,我都能对着你哭个昏天暗地的。总而言之,我就是想要让你心疼心疼我,但不是让你阻止我,你要是这样的话,我以后有什么事情都不告诉你了。”

    傅槿宴看着她梗着脖子,一脸傲娇又坚定的模样,心软得一塌糊涂,哪里还会强迫她,只好半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现在再看到这个伤痕,已经结了一层细细的疤痕,其实确实不是多么严重的伤,只是她的手太细太白,所以只要有一点儿伤痕,看着就十分的明显。

    “你是买下来准备送给晓依他们……呃,你看我手干什么?”

    看着眼前这个牵起自己的手,放在眼前仔细的观察的男人,宋轻笑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傅槿宴抿着唇,手指轻轻地摸索着那道伤痕,压低了嗓音说道:“手背这里……还疼吗?”

    想了想,宋轻笑才想起来他说的是什么,笑了笑,声音柔美中带着点点的撒娇的意味,“早就不疼了,你要是不说,我都要忘记了。”

    说着,她晃了晃手,转而挽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握,一摇一摆的说道:“槿宴,那对熊……”

    “是买来送给你的礼物。”傅槿宴轻声地说道。

    闻言,宋轻笑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有些难以相信。

    “买给我的礼物?为什么呀,最近有什么节日吗?难道是我的生日要到了?”想了想,她自己又否决了这一可能,“不对啊,我生日不是这个时候的啊,所以你为什么要送我礼物,难道说……”

    想到一个可能,宋轻笑猛然瞪大了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眸之中写满了惊悚和诧异,手捂着嘴,颤颤巍巍的吐出来几个字,“你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所以要买东西来弥补你心里对我的亏欠?”

    她越想越觉得这么可能性很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傅槿宴:“……”

    深吸一口气,他控制自己的嘴角,不要抽动的太厉害,没好气的说道:“我要是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难道就随便的送你一对玩具熊就行了?那你的要求还真是不怎么高啊。”

    他应该感慨自己娶了一个省钱的媳妇儿吗?

    可是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窃喜,只是觉得……很憋气!

    闻言,宋轻笑也反应过来,愣愣的点了点头,随声附和,“说的也有道理哈,电视上看到那些出轨的男人啊,在这个时候都是送房子,送钻石,送钞票什么的,确实是没有送玩具熊的,一对玩具熊的价格能有多高啊……”

    说着,她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刚才放着玩具熊的价格标签,眼神扫过,感觉有些不对,又将头扭了过去,顿时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我去!这个价格……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对玩具熊能这么贵!”

    宋轻笑拉着他的衣角,小声的嘀咕嘀咕着,心中无比彷徨。

    他们是不是进了一家黑店了啊?

    看着她这么一副模样,傅槿宴哭笑不得,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颊,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进来的时候,连店名都没有注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