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印冥币的副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什么呀!”顾晓依皱了皱鼻子,很是无奈,“你这一批,都是最先确定下来的名单,所以赶制出来就先送了出去,剩下的是不太重要的一些人,所以我们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是不是一定要邀请,毕竟现在只是一个订婚典礼,又不是结婚,弄得太大张旗鼓了,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话是这么说……”

    宋轻笑沉吟片刻,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虽然是订婚,但是你们的身份摆在那里,若是想要像普通人家一样,只是和亲人彼此之间见个面什么的,那就有些太草率了,旁人不清楚状况,说不定还要揣测你们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直接点的,就是直接认为你们是商业联姻的牺牲品,所以认真操办一下也是有必要的,旁人看到你们秀恩爱,自然也就打消了那些莫须有的想象了。”

    顾晓依听了,微蹙着眉毛,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她抬起头,眼神中盈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笑笑姐,你说得对,我和是因为彼此喜欢,所以才想要在一起的,那些见鬼的什么猜测,就让他们真正的去见鬼吧。有的时候,还是需要适当的做出一些举动,省得有些人喜欢自嗨,看着别人的生活,说的绘声绘色的,像是自己亲身经历了一样。这样的人最恶心了。”

    “没错,所以你要做的,就是昂头挺胸的站出来,然后漂漂亮亮的击退他们。”

    “那是必须的。”

    两人说到兴奋的地方,激动的击了一个掌,然后……不约而同的收回手,搓了搓胳膊,脸上洋溢着类似的嫌弃表情。

    “我的天哪,我觉得我都被你带得幼稚了,居然还击掌,想想就毛骨悚然。”

    顾晓依反应慢了一些,被她抢了先,将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出去,顿时气的瞪圆了眼睛,咬牙切齿,一副准备着随时扑过来咬她一口的架势。

    见状,宋轻笑嘿嘿一笑,伸着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就像是在家里逗弄元宝时一样,然后在她发飙之前,眼疾手快的躲了回去。

    轻咳一声,宋轻笑装模作样的拿起桌面上的一个文件翻开,语气微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位童鞋,你还有事吗?没有的话请恕我不远送了,我要开始工作了,毕竟我这一天的时间也是很紧凑的,一秒钟几百个亿上下,耽误不起。”

    “一秒钟几百个亿上下……”顾晓依惊讶得膛目结舌,喃喃的问道,“你什么时候还开辟了一个印冥币的副业了?”

    宋轻笑:“……”

    冥币……你妹啊!

    劳资挣的是人民币,rb!人!民!币!

    出门左拐,自己去撞墙好吗?我累了,不想亲自动手。

    看着她的脸都要绿了,顾晓依觉得心情大好,摆了摆手,语气轻快得感觉随时都想要跳起来了,“既然您老生意这么忙,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毕竟……再过没几天,又要到需要你的节日了,提前先祝你生意兴隆哦,白白。”

    说完,她一甩头,小蛮腰一扭,踩着高跟鞋,“咔咔”的离开了。

    独留下宋轻笑在原地,一脸懵逼。

    需要我的节日……p,劳资又不是女鬼,需要个屁啊!

    嫌弃的哼了一声,宋轻笑丢出去一个白眼儿,也不管她已经接收不到了,转而埋头开始工作。

    虽然没有一秒钟几百个亿上下,但是……小钱还是有的,积少成多也不是问题,所以要好好的努力奋斗啊!

    劳累一天,下班回到家,宋轻笑又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沙发上。

    “喵”的一声柔嫩的小猫叫声响起,圆滚滚的元宝迈着性感的猫步,走到她面前,和她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看,然后小腿一蹬,“嗖”的一下子跳到了沙发上。

    ——准确的说是,跳到了她的肚子上,趴下,绻成一团,眯着眼睛,好不舒服。

    它舒服了,有人不舒服啊。

    因为之前元宝生病,折腾了好久,整个身子都瘦了一圈,宋轻笑心疼的不行,等到它的病好了,每天都精心为它准备猫粮,一律换成了进口货里面的高档品,当初那个价格,她看到的时候,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

    亲娘啊,这能换多少小龙虾啊!

    但是想到软趴趴的没有活力的元宝,宋轻笑还是咬紧了牙关,买下了猫粮,一天三顿,从来都不忘记。

    元宝也争气,没有辜负她的期望,营养吸收的非常好,不仅瘦下去的肉长回来了,整体都已经圆了不知道多少圈,从原本一个稍微丰盈的小仙猫,变成了现在这个身躯庞大的……大仙猫。

    若不是知道它的品种,宋轻笑都要怀疑,自己养的是不是一只橘猫——十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特别胖!

    元宝这么一跳,看着动作轻盈优美,似乎没有什么重量,但是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滚圆,一声惊呼卡在喉咙,差点儿就破体而出。

    这种感觉,就像是谁拿着锤子凿在了她的肚子上!

    真酸爽!

    宋轻笑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将被元宝一脚……不对,四脚踹出去的这口气又给喘了回来,欲哭无泪的说道:“元宝,我可是你亲妈啊,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儿?你这是要弑母的节奏啊。”

    被点名的元宝懒洋洋的抬起头,瞥了她一眼,一声没吭,又垂下了脑袋,继续懒洋洋。

    宋轻笑:“……”

    你个小没有良心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背着我还生了一只猫出来?”一道略带无奈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闻声,宋轻笑勉力半支起身子看了看,就看到傅槿宴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端着一个水杯,一脸嫌弃的看着她……肚子上的那一团毛茸茸。

    见到他,宋轻笑很快想起他和元宝相爱相杀的经历,连忙抱起元宝轻轻地放在了地上,抚摸着它的头,柔声的说:“哎呀,爸爸回来了,你不能靠近,所以还是自己去玩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猫真的可以听懂人话,在她说完之后,元宝扭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个传说中的爸爸,扭过头去脚步轻轻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