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突然有一种要嫁女儿的感觉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孟辰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按了几下,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看的节目,坐在那里乖乖的看。

    只是……

    他的心早就不在电视上了,他心心念念着自己将有一个小妹妹,一定比小伙伴的那个小妹妹还要漂亮可爱!

    希望粑粑麻麻加油再加油,争取早一点儿把妹妹带回来,我可以把我的好吃的和玩具都分给她一半。

    此时,若是宋轻笑听到了他的心声,保准分分钟吐血五百毫升以上,还不一定能停。

    哪来的小妹妹!

    以为是在画设计图吗?随便画画就能出来一个孩子?

    我不是神笔马良啊亲!

    ……

    “哎哟,这不是我们顾大小姐吗?平时忙着和新欢谈恋爱,浓情蜜意的,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找我这个旧爱了啊?”

    宋轻笑阴阳怪气的说了一段,一只手搭在眉前,遮挡着向着远方眺望去,嘴里念念有词,“该不会是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那可是大新闻,我得好好的关注一下。”

    顾晓依:“……”

    她深吸了口气,红着一张脸,颇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笑笑姐!好几天没见面,你不说想我也就算了,说话还这样的语气,真实太讨厌了。不想理你了。”

    看着她撅着嘴,一脸娇气的模样,宋轻笑哭笑不得,摆了摆手求饶,“行行行,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调侃你,我忘记了我们顾大小姐脸皮薄,经不起逗,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

    “你……”

    明明是在求饶,但是为什么这个语气听着这么别扭呢?

    顾晓依原本也没有真的生气,不过是被她这么一调侃,脸皮薄,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抹不开面子。

    轻哼一声,她也没有太在意,就是没好气的说道:“算了算了,我大人有大量,自然是不屑和你一般见识的,你也不用耿耿于怀了。”

    宋轻笑见状,更是一脸的无奈,伸手在她头顶轻轻地点了一下,笑骂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不是?看来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觉得有必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你就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了。”

    说着,她伸手就要撸袖子。

    但是手刚一摸上胳膊,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今天穿的是一件无袖的抹胸连衣裙,没有袖子……

    不过这对于宋轻笑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气势不能输!

    于是,她照旧当做是有袖子的样子,撸了撸,将隐形的袖子推到了肘关节以上,然后双手叉腰,眼睛瞪得圆滚滚,摆出一副电视上常见的泼妇骂街的架势,感觉分分钟就要气吞山河了。

    电光火石之间,顾晓依大喝一声,“且慢,好汉饶命!”

    继而低下头,在自己的包包里面掏了掏,掏出来一个信封一样的东西,双手递了过去。

    看着递到眼前的物品,宋轻笑不明所以的接了过来,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看了看,在看清上面写的内容时,诧异的挑了挑眉——这是一张订婚宴的请柬,上面的男女主角是……

    卧槽!

    一声粗口险些蹦了出来,宋轻笑看着上面的两个名字,看了好几遍,才确定上面写的是“顾晓依”三个字,是她认识的那个名字,而旁边就是的大名。

    看了看请柬,她又抬起头,看了看面前有些脸红的顾晓依,抿了抿唇,有些小心翼翼的轻声问道:“这个……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突然呢?”

    “就是觉得彼此之间都挺合适的,两边的家长也都没有什么意见,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先订婚,至于婚礼的事情,可以稍缓一下,这不,刚一确定时间,我就先把请柬给你送来了,怎么样,我对你是不是特别重视啊?”

    “呵呵!谢谢你的重视哈,感激不尽,受宠若惊。”宋轻笑很是没有诚意的回了一句,继续低下头翻看着手里的请柬。

    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将时间和地点烂熟于心,甚至连上面的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之后,她才终于放下了请柬,叹了口气。

    “怎么回事,突然有一种要嫁女儿的感觉呢?”

    “……”顾晓依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是不放过任何占我便宜的机会啊。”

    闻言,宋轻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笑边摆手解释,“这一次我可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

    说着,还对她眨了眨眼睛,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奈何顾晓依很是嫌弃的摆了摆手,没好气的说道:“算了吧,一会儿眼珠子都要眨出来了。不跟你扯没用的,请柬收好了,到时候你要是没有来,哼!自己掂量着办。”

    她挥了挥自己的手臂,可惜手臂太过纤细,看着完全没有威慑力。

    不过为了维护她的面子,为了维持彼此之间脆弱得像卫生纸一样的友情,宋轻笑还是很配合她,适时的做出了畏惧的表情,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连声说道:“好的好的,到时候我一定携家带口的去,保准给你捧场,让你风风光光的……把婚定了。”

    顾晓依听了,满头黑线,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儿,脸上写满了嫌弃。

    “行了,我觉得我要是再和你扯下去,指不定就要被气成什么样子了。”

    “人家哪有嘛。”宋轻笑撅着嘴撒娇,结果被自己做作的样子恶心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见状,顾晓依哭笑不得,很是不给面子的嘲笑了一番。

    冷静下来之后,她才说明:“主要是家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虽然只是订婚,但是邀请的人也不少,请柬名单还没有整理完毕,宴会上的装潢之类的事情也要我们去拿主意……哎呀,一堆的事情,想想就心烦。”

    “名单还没有整理完毕?”

    宋轻笑诧异的挑了挑眉,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请柬,一阵无语,“那这个是啥?难不成你们是想起一个人,就写一张请柬,然后送出来吗?”

    如果是这样,那这波操作可以说是……很了。

    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