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 被排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那你又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也就是仗着你背后那点家世而已,而且我打了你,你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我保证,我爷爷只会问我手疼不疼。”

    顾晓依此时像极了一个纨绔子弟,做着纨绔子弟做的事,说着他们该说的话。

    “看你们嘴巴这么碎,平时回到家里一定很没地位,心里很憋屈吧?所以才发泄到无辜的人身上?”

    不得不说,她这句话也是很毒了。

    那些女人中有一大半都是商业联姻的牺牲品,男方家里并不看重,像养着一只金丝雀那样养着她们,不过就是多了一张嘴吃饭而已,至于她们内心的苦闷,却很少顾及到,也并不关心。

    此言一出,好几个人神情一变,脸色很不好看,这句话算是戳到她们的痛处了,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算了,晓依,我们走吧,别在这里跟这群无聊的人浪费时间了。”宋轻笑见情势一触即发,及时拉了拉顾晓依,劝阻道。

    她不愿意顾晓依为了她与这么多人为敌。

    不值得!

    顾晓依回过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笑笑姐,你别劝我了,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这么排斥你,凭什么,大家都是交了学费来上课的,这里又不是她们家开的,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的对你。反正今天我的手很痒,不打不快。”

    她跃跃欲试的样子像一个好战分子,但宋轻笑知道,顾晓依其实不会什么跆拳道,她这样做只是在为她强出头,好让那些人有所忌惮,从而不敢欺负她罢了。

    心里浮上暖暖的感动,宋轻笑看着这个挡在自己身前瘦弱的女孩子,眼里的柔情一闪而过。

    自己明明战斗力这么弱,却偏偏为了她表现出一副很强势的样子。

    真是个傻丫头!

    这么傻的人,她更不可能让她受到伤害了。

    宋轻笑想了想,又将她拉了回来,“晓依,这些人爱说就让她们说去,反正因果报应又不会落到我们头上,有这个美国时间跟她们磨叽,还不如多赚点钱砸给她们,让她们去看看脑子,洗洗嘴巴。我一会去找老师说明情况,把学费退了,乌烟瘴气的氛围,影响人学习的心情。”

    “我也去,我也不上了,看着她们就感觉像是吃了一百只苍蝇。反正我也是被我爷爷押着过来学习的,不是很感兴趣。还不如去干点别的呢。”

    顾晓依听着宋轻笑的话,不屑的看了那些敢怒不敢言的女人一眼。

    临走前,她还留下一句戳人心窝子的话,“但愿你们真的能修身养性吧,免得回到家里更被嫌弃了。”

    两人走后,那群女人就炸开了锅,纷纷指责两人没素质不要脸之类的,但宋轻笑她们已经听不到了。

    而且,就算听到了,只怕也不会放在心上了。

    此时,两人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了老师,并强烈要求退掉剩下的学费,表示以后跟那群人老死不相往来。

    老师无奈,见她们态度坚决,只好答应了。

    出了大门后,两人齐齐松了一口气,对视一眼,然后大笑起来。

    “走,拿到这么多钱,我请你吃东西去,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宋轻笑看着顾晓依,十分豪爽的说道。

    “那敢情好,我就不客气了,g!”顾晓依拉着宋轻笑就去了附近一家网红餐厅。

    两人吃了个酣畅淋漓,又在附近逛了逛,买买买了一通,消除刚才那种憋屈的感觉,这才拎着战利品分手各自回家。

    回到家后,傅槿宴好奇的看着宋轻笑手里那一堆袋子。

    “你不是上课去了吗?怎么看起来,像是逛街去了?”

    宋轻笑走过去,将袋子放在沙发上,一下子就扑进了傅槿宴怀里,像是一个在外面受到委屈的孩子,回到家见到自己的父母那样,委屈也不隐藏了。

    “槿宴,我以后都不去了,学费都退了。”

    “怎么回事?”傅槿宴沉声问道。

    要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宋轻笑是不会做出这种决定的。

    难道是她被欺负了?

    一想到这里,傅槿宴身上的气息就变冷了,眼睛微眯起来,整个人都散发着危险的信号。

    宋轻笑丝毫不觉,反而更加亲昵的在他怀里拱了拱,寻到一处舒服的姿态躺好,这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然后就是这样了……我和晓依就退了学费,不去那里上课了。真的是觉得没意思透了。跟那群人待在一块,呼吸的空气都不新鲜了!”

    说罢,她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傅槿宴一眼,“槿宴,我做出这样的决定,你会不怪我吧?毕竟,我昨天才说了要恢复上课的,没想到这么快又变卦了。”

    闻言,傅槿宴无奈一笑,宠溺的说道:“你个小傻子,我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了,要气也只是气没有保护好你,没有为你出头,那个插花班你不想去就不去了吧,反正市又不是只有这一家。”

    “我暂时对插花班有心理阴影了,不想去了,会勾起我不好的回忆的。”宋轻笑像拨浪鼓似的摇着脑袋,心有余悸的说道。

    “好,不去就不去,那样你还有更多时间在家里陪我,为夫何乐而不为!”

    傅槿宴将怀中的娇躯紧了紧,随即问道,“那群欺负你的人,要不要我……”

    “不,槿宴,你别做什么!”宋轻笑赶紧打断他的话,“况且,她们的担心虽然有点被迫害妄想症的意思,但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又有粉丝来闹事,就把她们哪里磕着碰着了呢,到头来估计又是算到我的头上。我也不想跟她们再有什么接触了,她们今天也没有伤害到我,不过是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我的心里还没有那么脆弱。”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暂时放过那群人一马。”傅槿宴淡淡的说道。

    “还有个事情,槿宴,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声。”宋轻笑期期艾艾的看着他,眼中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什么事?”傅槿宴很配合的露出疑惑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