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 回去继续上课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状,宋轻笑忍不住又开始调侃她,“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说我喂她狗粮,这话音还没落下呢吧,反击就打过来了,我这颗已婚已育的妇女之心呐,感觉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

    顾晓依张了张嘴,嘟嘟囔囔的挤出几个字,“那他想要找我逛街,我也不好拒绝啊。”

    闻言,宋轻笑手肘撑在桌子上,双手拄着下巴,状似替她苦恼的样子,“就是啊,那么帅的帅哥约你逛街,你怎么好意思拒绝呢,不然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是吧!”

    “……”

    “哎,算了,你还是去陪他吧,反正我这个已婚已育的妇女又不能和你结婚了。”

    “……”

    “突然很想唱一首单身情歌是肿么回事?”

    “……”

    嘴角抽抽得快要上天的顾晓依终于忍不住,咬着牙齿从里面吐出一句话,“陈独秀同志,你的表演棒棒哒!继续!”

    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宋轻笑终于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哈……看你归心似箭的样子,我就不留你了,快去陪你那位未婚未育的朋友吧。”

    再次听到这个称呼,顾晓依在心里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由衷的忏悔着。

    她错了,她不该用这个词形容宋轻笑,这丫的又记仇心眼又小,现在不停的洗刷自己,她为毛要嘴贱哇!

    顶不住宋轻笑那调侃的眼光,脸皮薄的顾晓依最后几乎是落荒而逃。

    在她走后,宋轻笑一个人寂寞的享受着精美的甜点,喝着香气浓郁的咖啡,感慨着已婚已育的人生真的是太寂寞了。

    吃饱喝足后,她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随即招来侍应生准备结账。

    “这位小姐,这桌的账刚才那个小姐已经结过了。”侍应生礼貌的笑道。

    宋轻笑一愣,随即笑道:“那好吧,没什么事了,麻烦你了。”

    “不客气,期待您的下次光临。”侍应生鞠了一躬,目送宋轻笑远走后,便忙碌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宋轻笑还在心里暗搓搓的想到:看在你还有点良心的份上,下次就不拿这个开你涮了。

    晚上,宋轻笑想起了白天顾晓依提出来的事,靠在傅槿宴的,额……腋下,斟酌着措辞。

    “槿宴,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傅槿宴偏头看了一眼窝在那里的某人,觉得有几分好笑,他们这个样子,有点像母鸡孵崽。

    收回自己的思绪,他温柔的问道:“是什么事?”

    “就是、就是……”宋轻笑期期艾艾的开口,“就是我想继续回去上课。”

    见傅槿宴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她干脆坦白,“今天晓依来找我,想让我继续回去上课,她说她一个人太寂寞了,连个说话的都找不到。我想了下,既然插花老师说只是暂停我的课,那想必也是想让我回去的,况且,我是真的很喜欢上这个课,越上越喜欢那种。而且,我看现在韩潮的那些粉丝都消停了,想必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了。”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傅槿宴想了想,还有些犹疑,“可是你怎么能够保证那些粉丝不会再来闹事?万一要是再来,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这个后果他承受不起,关于宋轻笑的事,他都不得不小心翼翼,思量再三。

    宋轻笑将头从他腋窝里伸出来,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槿宴,你放心吧,自从那件事过去后,那里的安防力度加大了很多,不明身份的陌生人是不允许进去的。万一学员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也逃不了责任,尤其是,那里的学员个个都是有来头的,他们当然得小心保护学员的安全了。而且,我是真的想去上课嘛,槿宴……”

    最后两个字说得尤其婉转,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撒娇的意味十分明显。

    傅槿宴对宋轻笑一向软硬都吃,但他本身更喜欢吃软招,那样会显得很有成就感和自豪感,纵使百炼钢,也得化成绕指柔。

    所以他心里当即就一软,眼神如水的看着自己的小娇妻,侧过身去将她抱在怀里,宠溺的说道:“既然你想去,那就继续去上课吧,我明天给老师打个电话说明一下。不过前提是,你得保护好你自己,我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看着你,你要学会保护自己知道吗?别让我担心。”

    从这几次的经历来看,只要宋轻笑和顾晓依在一块,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顾晓依会非常看重宋轻笑的安全,有时候宁愿她自己受到伤害,也不愿宋轻笑受到伤害。

    这点也是傅槿宴让她回去继续上课的原因。

    宋轻笑听到他这么快就允许了,非常开心,她以为还要持续奋战好一会呢

    “嗯嗯,谢谢你槿宴,我会保护自己的,你放心,我又不傻。”

    “谢就要拿出实际行动来,光口头上说可是不够的哦。”

    傅槿宴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低沉喑哑,整个房间的氛围也随着这句话而变得暧昧起来,让宋轻笑心跳加快,浑身发热,低着头,不敢看他那直勾勾的眼神。

    傅槿宴见她没说话,轻轻一笑,然后修长的身躯便附了上去。

    又是半夜折腾。

    次日,宋轻笑忍住浑身的酸痛去插花班上课时,遭到了来自顾晓依的“好奇追问”。

    “哎呀呀,轻笑,你这是怎么了?脖子上被蚊子叮了吗?有好几个红色点点呢。还有啊,你扶着腰干嘛?是不是坐久了疼?”

    她暧昧的眨着眼,一副贼兮兮的样子,小声的问道。

    宋轻笑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在心里把傅槿宴骂了八百遍,在这么明显的位置留下印记,是不想让她出门吧!

    “咳咳,大人的事你们小孩子不懂,这么好奇的话,等你结婚后就知道了。”

    宋轻笑知道顾晓依懂,也知道她是在故意调侃自己,干脆也就不隐瞒了,反正他们是合法的。没猜到宋轻笑竟然会直接说,顾晓依禁不住老脸一红,含羞带怒的嗔道:“我才没有不懂呢。”

    莞尔一笑,宋轻笑忙举手投降,“好好好,你懂得很,非常懂!这样总k了吧?”

    顾晓依:“……”

    算了,说这种让人羞羞的话题,她甘拜下风!

    两人胡闹了一阵,老师就来了,便开始上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