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坦白从严,抗拒更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原本我是想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自由,绝对不能被任何事束缚住,但是今天,看着我爷爷脸色苍白的倒在我面前,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他,我才想起来,我爷爷已经不再年轻了,他已经老了,按道理说,在他的这个年龄,他应该颐养天年,出去旅游也好,待在家里休息也好,总好过这样每天还要在公司里面劳累。医生说爷爷是劳累过度,可是我知道,他是因为我的不懂事,担心我,所以才变成这样的,我不想他再因为我的任性而生气担忧,所以……之前的事情,我们可能要暂时搁浅,等到我爷爷身体康复之后,再视情况而定吧。”

    顾晓依声音缥缈的说道。

    “你这样的想法是对的,”宋轻笑没有反对,“顾老先生身体有恙,确实是不能再经受更多的刺激了,所以你暂时还是安心的留下来,其余的事情也不用想,先照顾着老先生,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

    这时,一旁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傅槿宴突然沉声说道:“或许你可以等到顾老先生醒来的时候,将你的想法和他完完整整的说一遍,不是赌气的抱怨,而是冷静的将你心中的想法说给他听。顾老先生不是一个顽固的人,他对你十分宠爱,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屈,你们缺乏的只是认真有效的交流,所以好好的谈一谈,事情不一定是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闻言,顾晓依愣住了。

    半晌之后,她拉住宋轻笑的手轻轻地晃了晃,凑到她的耳边轻声地问:“傅总这是……他知道了?”

    宋轻笑看着她,缓缓的点了点头,一脸的歉意,“抱歉啊晓依,我没想告诉他的,但是事发突然,我,我没拦住。”

    “没事没事,”顾晓依摆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知道就知道吧,况且我现在也不打算走了,都不是事了。”

    听她这么说,宋轻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p!都是傅槿宴这货,好奇心就那么重!

    就不能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吗?

    真是影响印象!

    “叮”的一声响,电梯到了。

    “好了,晓依,我们走了,你也快回去吧,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好了。”宋轻笑对着她挥了挥手。

    顾晓依点了点头,对他们道了声别,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将他们彻底的隔绝开,才转身走回病房。

    在听了傅槿宴的建议后,她终于敞开心扉,找到时机和顾天进行了一次长谈,最后两边各退一步,她答应先去见一见。

    ……

    “然后呢然后呢?”

    宋轻笑听着她讲述着两人相见那天的情形,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始催促,“前戏不需要描绘得那么详尽,中间的过程才是重点啊亲!”

    前戏……

    顾晓依一口水直接呛在了嗓子眼儿里,捂着嘴咳得脸都红了。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某个始作俑者,暗搓搓的磨了磨牙,没好气的说道:“笑笑姐,咱们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委婉一些,好歹我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祖国娇艳的小花朵,你一个已婚已育的妇女能不能不要随便的荼毒我?”

    宋轻笑:“……”

    黄花大闺女?

    祖国的小花朵?

    荼毒……

    “顾晓依童鞋,你前面那些不要脸的自我夸赞的形容词我都可以当做没有听见,忽略不计,但是后面那个,什么叫做‘已婚已育的妇女’,我结婚生子了怎么滴!我告诉你,我就算是生出一个足球队,我也还是小仙女!不接受任何反驳,谁敢反对,打折谁腿!”

    气势如虹,非常的理直气壮。

    石化成雕像的顾晓依:“……”

    眨了眨眼,她小心翼翼的吞了吞口水,挪了挪屁股,身体向后移了移,尽量和她拉开一个安全距离,笑得十分勉强,“我不反驳,不反驳,您是仙女,是最美丽的仙女。”

    当自身的安危受到威胁的时候,下限什么的都可以暂时抛开,不用在意。

    命都没了,谁还会管你要不要脸啊!

    看到她脸上纠结的表情,宋轻笑轻哼一声,表示十分的满意,身体后仰,翘起腿,摆出一副慵懒的姿势,漫不经心的说道:“所以呢,你现在还不赶紧把具体的过程说出来,是不是不知道我一直以来的政策?‘坦白从严,抗拒更严。’自己掂量着点儿吧。”

    “……”

    顾晓依瞪圆了眼睛,一脸懵逼,“这个政策还真是……”p!

    话没说完,一记眼刀丢了过来,“咔嚓”一下,扎进了她的膝盖中,吓得她连忙改变了用词,笑得一脸谄媚,“这个政策真好,就应该这样,这样就对了。”

    “行了,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说,姐姐的时间紧得很,一分钟几百亿上下呢。”

    闻言,顾晓依嫌弃的撇了撇嘴,清了清嗓子,开始娓娓道来,“其实过程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太好说的,就是……我觉得我之前的想法确实是有些偏激了,还没有见过人家,怎么就知道不合适呢,是吧?和他相处的那段时间,我觉得,他挺健谈的,不是我以为的那种死板又无趣的性格,而且他很体谅人,无论我抛出的话题多么无聊或者是尴尬,他都接得特别好,而且幽默风趣,和他聊天,真的是一种享受……”

    说着说着,她不禁又想起了那天的约会,想起了那个俊朗的面容,和那个充满了磁性的嗓音,菲薄的布料下面,一颗心又开始小鹿乱撞了。

    宋轻笑一直在盯着她,没有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看着她这么一副明显春心萌动的样子,心中了然。

    这丫头,估计是对人家一见钟情了。

    她捂着嘴偷笑了一声,又摆正姿态,轻咳一声,一脸正经严肃的“拷问”着,“所以呢,你现在的想法又是什么,还要不要逃跑了?要是还想走,那我就准备给你订机票了,放心好了,绝对不会让顾老先生发现你的踪迹的。”

    “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