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探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忍住心中的小埋怨,傅槿宴轻咳一声,不管一旁的两个“深情相拥”的两人,抬脚上前走了几步,站在坐在病床旁的顾老夫人面前,微鞠一躬,语气谦逊有礼,“顾老夫人,听说顾老先生身体有恙,我和笑笑过来看看,准备了一些补品,还希望您二老不要嫌弃。”

    说完,他将礼物递了过去。

    顾老夫人闻言,低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摆了摆手,客气的说道:“你说你们,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多见外。”

    “这是最起码的礼数,我们作为晚辈,不能空手而来。”

    听他这么说,顾老夫人很是满意,转而对着身后站着的管家使了一个眼色。

    管家授意,上前接过傅槿宴手中的礼物,然后放到一边,妥善收好。

    “顾老先生这是……”

    傅槿宴看着躺在病床之上双眼紧闭的顾老先生,眉头紧锁,脸上有着担忧。

    顾老夫人也随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叹了口气,伸手为他掖了掖被角,语气幽幽的说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早上明明还好好的,中午的时候突然就说难受,身体不舒服,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就直接晕倒了,我们连忙将他送到了医院,折腾了一下午才转危为安。”

    “那医生有没有说,顾老先生是生了什么病吗?”傅槿宴关切的问道。

    “没有。”摇了摇头,顾老夫人保养得宜的脸上挂着无奈又担忧的表情,“医生也没有检查出来是怎么回事,就说是劳累过度,让他在医院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看看具体的情况。”

    闻言,傅槿宴了然的点了点头,轻声地宽慰她,“恐怕是老爷子奋斗多年,身体积攒了一些疾病,现在渐渐地放开手,身体一时承受不住,所以毛病就出来了,好好地保养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毛病的。”

    “希望如此吧。”

    这一边,傅槿宴关心着顾老先生的身体状况,另一边的宋轻笑还在安慰着顾晓依。

    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顾晓依还只是眼睛红了,见到她的时候,直接就忍不住,抱着她开始哭了起来,声音开始还挺微弱的,到了后来,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声音也越来越大,渐渐地演变成了嚎啕大哭。

    宋轻笑觉得,自己肩膀处的衣服,应该是已经湿了……

    眼看着她还没有停的趋势,宋轻笑无声的叹了口气,提醒她,“晓依,我知道你心里担心你爷爷,但是他现在需要静养,你这么大声的哭,若是影响了他休息,使得他的病情加重,是不是不太好。”

    顾晓依确实是因为担心顾老爷子,所以忍不住想要找个人哭诉,现在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反应过来,哭声戈然而止。

    因为停的太突然,她一下子没控制住,直接打了一个嗝出来。

    一时之间,两个人对视一眼,彼此都沉默了。

    片刻之后,宋轻笑忍不住,率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低头在自己的包里掏了掏,掏出一张纸巾,轻轻地为她拭去脸上奔腾的泪水,声音轻柔,带着安抚和淡淡的调侃,“顾老先生不是已经脱离危险了吗?你怎么还哭的这么汹涌,要不是我知道了情况,还不得被你吓个半死。”

    “我也,我也不想、不想哭的,就是、就是看到你来了,一下子,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因为刚才哭的有些么猛,所以顾晓依说话的时候带着明显的抽气声,听起来像是在打嗝。

    闻言,宋轻笑无奈的笑了笑,将已经湿透了的纸巾丢到垃圾桶里,牵着她的手坐到一旁的沙发上,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笑道:“我知道,你是不是刚才一直都十分担心,心都悬着,现在知道顾老先生没什么大碍了,松了口气,情绪也就压抑不住了?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你要哭,也要有个度,你看看你的杰作。”

    一边说着,她一边侧过身子,将自己的肩膀挪到她眼皮底下,没好气的说道:“你看看,你刚才哭的我的衣服都湿了,这得是多大的威力,这要是碰到一个还不清楚情况的人,是不是得吓疯了?”

    顾晓依被她调侃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抽了抽鼻子,半天才又抬起头,鼻子红红眼睛红红的看着她,委屈兮兮的说:“我也不想的,可是你不知道,当时看到我爷爷倒下的那一刻,我的心跳都要停止了,从家里到医院,再到病房里面,我真的是一口气吊着,一直都没有敢松懈,直到看见你来了,这才是放下心来,没忍住,就……”

    后面的话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宋轻笑了然的点了点头,“我明白,没事的,顾老先生很好,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你先平复一下心情,我过去看看,进来这么久,还没有和老夫人打招呼呢。”

    说着,她站起身来,走到顾老夫人面前,礼貌的问好,又询问了顾老先生的情况,得知他暂时没有大碍了之后,也松了一口气。

    两人在这里呆了一会儿,陪着顾老夫人聊了一会儿天之后,看了看时间,提出了告辞。

    顾老夫人知道他们平时也是工作繁忙,况且这里是医院,也不是一个适合多待的地方,便没有多加阻拦,只是叮嘱他们路上注意安全,又吩咐顾晓依去送送他们。

    顾晓依已经平静了心情,闻声站了起来,点了点头,轻声地答应了一声,走上前,挽着宋轻笑的手,三个人依次走了出去。

    夜色降临,医院中的白炽灯显得更加亮眼。

    走在长长的又安静的走廊之中,三个人都沉默无言。

    走了一会儿,眼前已经可以看见电梯,顾晓依咬了咬唇,鼓足勇气的说道:“笑笑姐,之前我和你打电话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记得,”点了点头,宋轻笑轻声说道,“你说你的计划要取消了,是不是因为顾老先生的事情。”

    “是。”

    几个人站到电梯的前面,按亮了电梯的按钮,静静地看着上面的数字一点一点的跳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