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这两天在捣鼓什么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眼看着她要改变主意,顾晓依有些急了,连忙摆了摆手,语速变得很快,透着一丝紧张,“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了啊,我就是有些惊讶,但是听到你赞同我,我真的很感动。毕竟这件事情,若是被别人听到,只怕会说我不识好歹,有这么好的情况不懂得珍惜,偏偏要和家里人对着干。每次想到这里,我就是一肚子的气。”

    “你想那么多干什么,非得自己找不自在吗?”

    宋轻笑轻嗤一声,微微垂下眼眸,语气中充满了不以为然,“很多时候,别人都领会不到你的真实想法,也总是有人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不客气的说,遇到这样的情况,我都只想送她们一个字——滚!有多远滚多远,真是恶心的不行,自己的生活还没有过明白呢,就开始对别人指手画脚的,是不是闲得慌。”

    狠狠地吐槽了一番之后,她望着顾晓依,语气又变得十分认真,“不过你想要逃婚,那你有没有做好准备?比如你准备去哪里?去了之后你要做什么?你走了,肯定是暂时不能依附顾家,那你的生活保障要做到心里有数,不能刚走没多久,就开始要饭了,那样的话,我劝你还是好好地待在家里吧。”

    “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想过了。”顾晓依摆了摆手,一副心有成竹的模样说道,“当初我独自在外求学的时候,也没有靠家里,一样活得挺好的,平时上课,闲暇的时候打打工,或者是做做代购。不得不说,代购真的是一件挺赚钱的工作,靠着这个,我生活的虽然没有在顾家的时候那么宽松,但是相对于别人,也算是活得不错了,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我的生存问题,养活自己是绝对没问题的。”

    “至于要去哪里,其实我还没有想好,但要是时间紧迫,我可能会先回到学校那边,毕竟那边比较熟悉,同学也在那边,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们帮忙,也挺便利的。”

    听她这么一说,宋轻笑心中稍稍安定了许多。

    只要她做到心里有数,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点了点头,宋轻笑沉吟片刻,沉声说道:“反正你觉得怎么合适怎么来,不要委屈了自己。有什么问题你就找我就好了,能帮的我一定会帮你的。”

    “笑笑姐,谢谢你。”

    顾晓依伸出手,握住她的手,紧了紧,脸上写满了感激和欣慰,“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慌得不行,想到的也只有你,本来也是只是想要找你诉诉苦,磨叨磨叨,现在得到了你的支持,我觉得我更加有底气了,再有什么事情我也不会担心了,至少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身后也是有人罩着的。”

    “没错,你身后还有我呢,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我绝对不会弃你于不顾的。”

    两个人握着手,相视一笑,眼眸中流淌着彼此心知肚明的深意。

    此后几天,傅槿宴发现他家媳妇儿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平时下班回来,宋轻笑没事的时候都会窝在某个地方,像是元宝一样,懒洋洋的,不是看电视,就是看书,吃零食,反正活得就像是一个已经退休,整天无所事事的老人一样,周末的时候更是如此。

    可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她的这个情况似乎发生了变化,闲暇的时候不是在养老,而是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还时不时抬头看看周围的情况,一副贼兮兮的模样。

    有的时候,她的手机一响,她就抱着手机躲进了房间里,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

    虽然傅槿宴知道她手机的密码,指纹也已经录进去了,但他没有想偷偷查看她手机的想法。

    夫妻之间坦诚相待,但是也可以有所保留,有些事情,她若是想让他知道,不用他问,她主动就会说了。

    现在不说,应该是还没有到合适的时机。

    于是,傅槿宴按耐住心中的好奇,看着她每次都像是一只探头探脑的小老鼠一样的行为,哭笑不得。

    如此过了两三天之后,宋轻笑却是还没有表现出坦白的模样,他终于坐不住了。

    在宋轻笑又一次拿着手机,准备躲进卧室的时候,傅槿宴随着一起走了过去,在她要关门时,硬生生的挤了进去。

    看着房间里面的傅槿宴,宋轻笑眨了眨眼,一脸的不解,“你要休息吗?那我去别的房间好了,省得打扰你。”

    说着,她握着门把手就要走出去。

    只是还没有按下去,就被横空伸过来的一只大手握住手腕,强硬的拉开来。

    “不用出去,我就是想要知道,你这两天在捣鼓什么?神神秘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着他的质问,宋轻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手中的手机还在不甘寂寞的响着。

    见她不说话,傅槿宴拧着眉,出其不意的伸手将她的手机抽走,看着上面显示的“顾晓依”三个字,直接划开,然后点开了免提。

    “诶,你怎么……”

    宋轻笑瞪圆了眼睛,想要将手机夺回来,结果手机那边已经响起了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笑笑姐,我们的计划要延迟了!我爷爷今天突然病倒了,现在正在医院,不知道情况如何,所以……剩下的事情再说吧。好了,不说了,我爷爷出来了,我先去看看情况。”

    “嘟”的一声响,电话被匆匆挂断。

    两个人看了看黑了屏的手机,又抬头,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对方,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宋轻笑手指捏着衣角,纠结着该怎么解释,就听到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顾晓依在电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这几天都在和她联系?你们在商量着什么计划?”

    一连串的问题像是炮弹一样向她投射来,打得她措手不及。

    面对傅槿宴没什么表情的俊脸,宋轻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见她还是不说话,傅槿宴剑眉微蹙,冷声说道:“不说?那我还是直接问顾晓依,或者问问顾老先生,他应该是知道的吧?”

    他说着,拿着手机就要拨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