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哼,上梁不正下梁歪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顾晓依越说越生气,脸上的表情也越发肯定了她自己的想法。

    见状,宋轻笑无语凝噎。

    这姑娘摆明了有被迫害妄想症啊!

    正常人谁会无缘无故的想到这么复杂的事情。

    宋轻笑长叹了一口气,摆正一张脸,努力开启语重心长模式,“晓依啊,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不痛快,准确的说,应该是十分的郁闷,但是……你那个脑回路和想象力能不能不要这么清奇?你刚才说的那些,实在是太像电视里面演的八点档了,狗血豪门言情虐恋剧,真的,感觉你就是里面那个柔弱无依的白莲花女主角,被人欺负,没有自由,连婚姻都不能做主。但是电视剧呢,我们看了也就看了,权当是看个乐子,没事的时候还可以吐吐槽,或者是犯犯花痴。但是你不一样啊!你是活生生的啊,你不是在演戏,所以拜托不要想的那么丰富,实在是有些跳戏。”

    被她这么一连串不歇气的损了一顿,顾晓依表示——心情更加惆怅了。

    抿了抿唇,她有些不死心的说道:“笑笑姐,我觉得我的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其实说句不好听的,虽然现在讲究恋爱自由,但总归还是要门当户对一些比较好,不是说瞧不起谁,而是因为家世会影响一个人的眼界,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康家庭,或许我觉得买一件上千的衣服就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吃一顿很贵的西餐也是一样,但是我生在顾家,家世摆在那里,买一件衣服上万块,穿一两次就不要了,也是常有的事情,不是说我铺张浪费,而是有的时候,我们需要的场合,是不允许我一件礼服穿两次的,一件衣服没有了用武之地,自然只能舍弃。”

    “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但是在不同成长环境中的人眼中,想法是不一样的,或许我们觉得习以为常的一件事,到了他们眼中,就是十恶不赦的事情,所以啊,关于这个的情况,我什么都不知道,万一我们的理念不一样怎么办呢?他们是军旅世家,军人的纪律向来都是勤俭节约的,要是遇上我这样的,那还不得天天闹矛盾,我又身娇体弱的打不过他,那还不得天天挨揍啊!”

    顾晓依说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精致的脸庞上一左一右写着两个相同的大字——烦!

    看着她一副愁闷小白菜的模样,再加上她刚才说的话,宋轻笑也陷入了沉思。

    确实如此,若是经济观不一样的话,相处起来是十分费劲的,无论是男强女弱还是女强男弱,都是一件很愁闷的事情。

    想了想,宋轻笑也随着她叹了一口气,抿了抿唇,问出了自己心中的问题,“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事情到了这一步,下一步要怎么办?

    宋轻笑拿起杯子,慢慢的喝着水,皱着眉,心中也没有什么主意。

    “我准备……逃婚!”

    顾晓依语出惊人。

    这一次,宋轻笑终于没有忍住,一口水刚喝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被她这一句话吓得直接全都喷了出去。

    不过好在她刚才是看着旁边的,所以水全都喷在了一旁的地上,桌子上的菜和坐在对面的顾晓依都幸免于难,没有被迫洗了个澡。

    幸好,幸好!

    看着她反应这么的剧烈,顾晓依沉默了一下,默默的抽出几张纸递了过去,没好气的说道:“擦擦吧,我说了什么吗,你至于这么激动吗?简直是一点儿都不淡定,刚才却还劝我冷静,哼,上梁不正下梁歪……”

    说着说着,她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嘟嘟囔囔的磨叨着,“怎么感觉这个词形容我们有些不对呢?算了算了,那都不重要。”

    一旁的宋轻笑:“……”

    不对劲就对了!

    虽然占便宜不分男女和年龄,但她还是觉得,这样的便宜还是不要占了。

    毕竟以后大家还是要见面的嘛。

    宋轻笑接过纸巾擦了擦嘴,坐直身体,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心态放平稳,语气也十分的平缓,听不出其中的纠结和踌躇,“晓依,你刚才说的是真的,还是只是太生气,所以口不择言,随便说说的?”

    “当然是认真的,我像是那种会随便开玩笑的人吗?”顾晓依瞪着眼睛,一副“你要点头我就咬你”的架势。

    看着她这幅模样,宋轻笑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摇了摇头。

    搞笑,眼下的这种情况,她敢说“是”吗?

    作死也不是这么的作法啊!

    人生这么美好,人家还是想要好好活着的。

    看她否认了,顾晓依很满意,点了点头,表情总算是有所缓和,冰雪消融了……一部分。

    拿着勺子戳了戳面前的甜品,她的肩膀陡然一松,整个人一副丧气十足的样子,没什么力气的说道:“其实我真的不想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过一辈子,是,我不能确定我们会不会日久生情,但是为了这个不确定的因素,就让我妥协,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我都想好了,若是我爷爷执意让我去和他订婚,那我说什么都要走,走得远远地,让他们谁都找不到我,我看到时候,还要不要让我去做这做那,哼!”

    闻言,宋轻笑轻轻地咬着唇,想了又想,伸手轻轻地拍了一下桌子,引起了顾晓依的注意力,在她看过来的时候,语气轻柔,却又坚定的说道:“若是你真的这么想,那我觉得……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笑、笑笑姐,你说什么?”顾晓依瞪大了眼睛,一副惊讶地不行的样子,“你居然不反对我的想法?”

    “我为什么要反对?”宋轻笑反问道,一脸的莫名其妙,“你来找我谈这件事情,还说出了你的主意,难不成不是为了让我帮你,而是想要我劝住你吗?若是后者的话,那也可以,反正到头来都是你的事情,结果如何,与我的关系都不是很大,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