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何方神圣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在我的印象里,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家人。”顾晓依摆了摆手,一脸的不耐,“不管是不是熟识,但这也不能作为让我和他订婚的理由啊,我爷爷认识,又不是我认识,随便一个陌生人就让我去订婚,怎么可能。婚姻是很神圣的事情,绝对不能这么敷衍。”

    “说得很有道理,要么就不要结婚,真的结了婚,就要抱着虔诚的态度,绝对不能敷衍了事,否则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另一方的不负责。”宋轻笑随声附和,心中却是苦笑不已。

    ——当初她和傅槿宴的婚姻,一开始似乎就是……敷衍了事?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至少是两情相悦,岁月静好,所以……功过相抵了!

    “就是嘛,笑笑姐,你也是这么认为的是不是?”

    顾晓依听了她的话,像是发现了同盟者一样,眼睛都冒出了惊喜的光芒,非常欣喜。

    “你都不知道,当我没有任何防备,就被通知要订婚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一脸的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一个叫的名字,和一张照片。”

    “还有照片啊?”宋轻笑一下子来了兴趣,“你有没有带,让我看看是何方神圣,长得怎么样。”

    “我带了。”

    说着,顾晓依拿过手包,一边翻找一边吐槽,“看着照片长得还是不错的,但是谁知道是不是p过的。再说了,就算不是p的,我也不愿意。我又不是没人要,嫁不出去了。喏,就是这个。”

    一张照片被她放在桌子上推了过去。

    宋轻笑拿起照片看了看,挑了挑眉,很是诚恳的说:“长得还真的是挺不错的,而且以我的经验来看,应该也不是p的。说实话,这张照片看着,这个叫做……”

    她一下子忘记了名字。

    “。”顾晓依有气无力的扔出一个名字。

    “对,就是。”

    点了点头,宋轻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抿着嘴笑了笑,继续说道:“而且你看啊,这个看着,应该也是一个硬汉型的男人,我记得你说过,你对时下流行的小鲜肉小奶狗什么的都不是很感冒,还是比较喜欢那种很男人的类型,那这个应该是比较符合你的标准的啊。”

    “我喜欢是喜欢,但是也要分情况啊。”

    顾晓依撇了撇嘴,手肘杵在桌子上,双手托腮,瞪着圆滚滚的眼睛,用愁眉苦脸的表情看着她,语气也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若是我自己找到的,通过交流和相处,确定是我喜欢的类型,那要是订婚还是结婚,我都无可厚非,毕竟感情在那里摆着,我也不会矫情的说什么‘不要结婚我要自由’,觉得合适了,没有什么问题了,那在一起也是很正常的。但是!”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中已经不见了刚才的死气沉沉,而是变得愤世嫉俗,眼眸中似乎也有两团小小的火苗,正在熊熊的燃烧着。

    “但是,我说的情况,绝对不包括现在这种!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二十一世纪了,我们要自由恋爱,又不是旧时候,男女双方连一面都没见过,稀里糊涂的就能在一起了,那感情呢?把感情放在哪里?我可不想花个几年的时间去培养感情,或者说,就这么不痛不痒的过一辈子,那我得多憋屈。”

    “这个……确实是,感情的事情要慎重一些,不能太草率了,不然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对于她的话,宋轻笑很是认同。

    在她的心里,感情方面是很神圣和慎重的,绝对要认真对待,不能敷衍了事。

    至于她和傅槿宴在最初的时候……哎呀,那个时候年少轻狂,做错了事情,但还是有悔改的机会的嘛!

    顾晓依找到她诉说心事,本来就是想要得到她的认同,现在听到她的回答,更像是在她心中埋下了一颗坚定的种子一般。

    她咬了咬唇,皱着脸,没好气的说道:“现在想一想,当初我赌气跑出国去的决定真的是太正确不过了,当时因为不想进公司,想要自己努力拼搏一下,所以和爷爷吵了一架,负气离开,又因为绑架的事情,主动回来了,本来以为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爷爷的性格应该会有些变化的,可是事实证明,我简直是痴心妄想!我爷爷就是一个专横的地主!剥削我这个柔弱可怜,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不顾我的情愿,甚至都没有事先和我打声招呼,就下了这样的决定,我真的是……要被他气死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扇着风,呼吸急促,明显的急得心里不稳定。

    宋轻笑见状,顿时哭笑不得,连忙拿过她的杯子,为她倒了一杯冰凉的果汁,递了过去,柔声说道:“你先冷静一点儿,不要这么着急上火的。顾老先生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吧?毕竟上次,他和顾老夫人来家里的时候,我能看出来,他对你是真的宠爱有加,再说了,你又是他的亲孙女,他是绝对不会害你的,所以啊,你先不要这么着急,事情不至于像你想的那么糟糕。”

    “怎么没有呢,一定会有的。”

    顾晓依的心情没有得到丝毫缓解,反而有些愈演愈烈的趋势。

    “你看看现在的社会,别说我们了,就是随随便便一个普通的家庭,若是家中的孩子到了适婚的年龄,长辈们会催,会劝,会想方设法的安排相亲啊之类的活动,但是绝对不会说,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宣布要订婚吧?摆明了就是有问题。我现在十分怀疑,是不是我爷爷和那个郑家有什么秘密的约定,或者是有什么合作,然后为了让彼此安心,所以安排了这次的事情。毕竟,没有什么关系能够比‘亲家’这样的关系更加稳定的了。我觉得我就是一个筹码,一个稳定军心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