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你见过红色感叹号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向来是个行动派,一件事情决定了,就会马上进行,不会邋邋遢遢的拖延很久。

    退课的事情已经商量好了,第二天,他便亲自打电话给插花班的老师,说明了事情的原因。

    老师昨天的时候也听说了那件事情,此时听到傅槿宴的话,心中了然,便也没有多加干预,很是干脆的答应了,并且言明先算作是请假,等到她愿意回来上课的时候,课时算在一起。

    老师人很不错,不想他们因为这样的事情遭受损失。

    傅槿宴闻言,很是感激。

    虽然对于他来说,这些学费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能够被人如此对待,也是一种变相的尊重。

    退课的事情商量完毕,傅槿宴将结果告诉了宋轻笑,也算是解决了一件妨碍她安危的事情。

    而宋轻笑本来应该是要去上班的,但是因为那件事情,被傅槿宴勒令“在家休养”。

    宋轻笑:“……”

    劳资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为什么要休养!

    但就算是不愿意,碍于傅槿宴的“淫威”,她也只能缩着脑袋,一个不字都说不出来,乖巧的待在家里……休养生息。

    不过这也给她睡懒觉找了一个好理由,可以睡到自然醒,不用早起。

    这么一想,休养还是挺不错的。

    于是,宋轻笑很是理所当然的睡到了快中午十分,若不是被傅槿宴那通电话吵醒,说不定她能睡到明天早上去!

    知道自己暂时是彻底不用去上课了,她除了有些遗憾以外,倒也没有太多的纠结,扔掉手机,洗涮一番,汲着拖鞋下楼去吃……午饭。

    下午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前来造访。

    看着站在门口的顾晓依,宋轻笑很是惊讶,连忙将人给招呼了进来,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冯妈,沏茶。”

    转而看着她,好奇满满的问道:“晓依,你今天怎么跑到我这来了,也没提前告诉我一声,吓我一跳。”

    “我本来是去你的工作室找你的,但去了之后发现,你不在,只有你的两个小助理在那里坚守着岗位,听到我问起你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哀怨,长得最漂亮的那个,是叫萱萱吧,看见我的时候,就像是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委屈得不行,一直在控诉你身为老板,公然逃班,致手下人于不顾,她们很难过,她们很痛苦。当时看着她那个样子,我真的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说完,很是应景的捂着嘴笑了起来。

    宋轻笑:“……”

    萱萱是吧?看来姐姐平时对你太温柔了,所以让你居然还敢告状了。

    等着,明天的时候,准备好迎接我对你的“宠爱”吧!

    包你喜欢!

    此时,远在工作室中的萱萱毫无预兆的打了两个喷嚏,声音很是响亮。

    “萱萱你怎么了,感冒了吗?”坐在身边的小纯关切的问道,随后递过去一张纸。

    萱萱接过纸擦了擦鼻子,一脸的莫名其妙,“没有啊,我今天一点儿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不应该是感冒了。”

    说着,她皱着眉仔细的思考了一番,然后眼睛一亮,“应该是有人想我了,不是说打两个喷嚏是有人想你了嘛。看来一定是有人暗恋我,正在背后对我冥思苦想中。”

    “……”小纯眨了眨眼,不置可否,“你说是就是吧,不过我还是把空调调高一些,省得你真的冻感冒了。”

    “嗯,也好。”

    另一边,宋轻笑瘪着嘴,看着顾晓依笑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没好气的说道:“笑够了吗?再笑下去,你的咀嚼肌都要变成肌肉了。”

    “呃……”

    笑声戈然而止,顾晓依的脑海中一下子就想象出了她形容的那个画面:自己两个圆滑的腮帮子,变得鼓鼓的,都是硬实的肌肉,戳一下都戳不动……

    好可怕!

    她眨了眨眼,后怕的吞了吞口水,双手按在脸上轻轻地揉了揉。

    嗯,缓解肌肉的酸痛,防止特殊情况形成的可能性。

    顾晓依轻柔的揉着脸,也没有忘记自己来的目的。

    “笑笑姐,听说你退了插花班的课?”

    “你怎么知道的?”宋轻笑有些惊讶她的消息来的如此之快。

    但是转念一想,她也就明白了。

    顾家也是家大业大,知道一些消息太正常不过了,况且那件事顾晓依也算是受害者,顾老爷子知道了,恐怕也会多加防范,所以身边的事情,略微一打听也就知道了。

    果不其然,顾晓依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是我爷爷告诉我的,他对于我们之前的事情也很是关心,所以……”

    言尽于此,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宋轻笑听了,点了点头,“确实应该如此,你一个女孩子,本来就应该多加关心。”

    见她没有多想,顾晓依默默的松了一口气,“不过笑笑姐,你为什么就直接退了呢?难道……”

    摆了摆手,宋轻笑打断了她的猜测,微微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不用多想,只是因为槿宴担心上次的事情会再次重演,所以暂时给我退了课,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等到事情彻底过去之后,若是我还想上课,我会再回去的。”

    听她这么一说,顾晓依的心算是彻底放了下来,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这样,那就好。其实开始的时候我还在担心,会不会是傅槿宴对你生气了,所以……现在看来,是我担心的太过了。”

    说着,她对宋轻笑抛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笑嘻嘻的说道:“不过由此可见,傅大总裁对你可真的是真爱啊,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没有生气,也没有因为这件事和你发生什么争执,还这么维护你,你都不知道,当我看到你们那个秀恩爱的微博的时候,我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明明不饿,还被硬塞了一嘴的狗粮,而且傅总的那个语气,看得我真的是……啧啧……少女心泛滥啊!”

    看着她明显的一副要犯花痴的样子,宋轻笑哭笑不得。

    她伸手在顾晓依额头轻轻地拍了一下,故作严肃的说道:“顾晓依同学,我可警告你,傅槿宴的身上可是贴着我宋轻笑的大名的,你只能远观,不能亵玩,不然的话……你见过红色感叹号吗?”

    说完,对着她轻轻勾动唇角,露出一个高冷的微笑。

    顾晓依:“……”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