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 我在大事上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见宋轻笑有点炸毛的趋势,连忙安抚,“笑笑,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你知道吗?这件事我今天想了很久,即使我有给你派保镖,但总会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就像粉丝来闹事,发生得那么突然,还在我的保护范围之外,怎么能让人不担心呢。这种事要是再来一次,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吓得得心脏病。”

    他将宋轻笑搂进怀里,“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你了,其他的人和事都比不上你来得重要,所以,我不允许你出任何事,虽然我开了发布会,那些粉丝消停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又会卷土重来,故技重施的跑过去堵你,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不敢赌,你明白我的心情吗?”

    宋轻笑默默的听着,深吸了一口气,颇有几分沮丧的说道:“我明白,只是……还是有点无法接受,毕竟,我才刚体会到插花的乐趣,这么快就要退出了。而且,我才去上了几节课就要退掉,你花的那么多钱就打水漂了,你不心痛我还心痛呢。败家也不是你这个败法呀。”

    她的心实在是痛啊,这么多钱,都够她吃一年的小龙虾了,这么浪费简直让人吐血好吗。

    闻言,傅槿宴低低的笑了一声,在她脸颊旁亲了亲,亲昵的说道:“放心吧,你个小财迷,这点钱,你老公还是浪费得起的。我知道你心里不舍,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将就一下好吗?等后面这件事彻底平息了,我们再去学怎么样?”

    宋轻笑在心里叹息一声,说到底,也还是自己惹出来的事。

    既然是自己惹的事,那后果就自己承担吧。

    “好吧,槿宴,我答应你,不过我还是心痛啊嘤嘤嘤。”宋轻笑在他怀里七扭八拐的,发泄着自己心里的憋屈。

    好多钱钱,就这样从眼前飞走了。

    她的蒜蓉麻辣红烧糖醋油炸小龙虾呀……

    “好吧,为了缓解你的心痛,弥补你的损失,今晚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不好?我们出去吃。”傅槿宴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宋轻笑,虽然这招在其他人看来很搞笑很扯淡,但对宋轻笑来说,却是非常管用的。

    果然,下一刻,这货眼睛一亮,巴巴的盯着他,“你说的是真的?”

    “这种小事,我至于骗你吗?”傅槿宴嗤道。

    宋轻笑脑袋转了一个弯,突兀的问道:“那就是说,大事的话,你就可能骗我?”

    傅槿宴:“……”

    拜托媳妇,能不能不要把不相干的逻辑强行关联上。

    我在大事上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当然,当初骗你落网的事不算!

    傅大总裁非常心安理得的自我开解着。

    轻哼一声,傅槿宴老神在在的说道:“所以呢?你是想吃,还是不想吃?”

    “当然是想吃啦!”宋轻笑回答得干脆又果断。

    搞笑,吃饭能够比欺骗还重要吗?

    ——当然能!

    吃饭皇帝大啊!

    为了吃到美食,节操和底线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向来都是可以抛到一边,完全不用计较的好吗!

    看着她狂眨巴着眼睛,一副可怜巴巴,就差流着口水喊饿的样子,傅槿宴还是觉得……自己是真的找了一个小吃货。

    想起当初自己费尽心思,用尽了手段才将她拐到手,他就有些觉得难过。

    若早知道她是个吃货,哪里还用这么费劲,直接端一盆小龙虾到她面前,这货分分钟就答应他了!

    就是这么的简单粗暴。

    傅槿宴收起心中的那点儿“小遗憾”,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轻声地说:“那就收拾一下,我们出发吧。”

    “好嘞。”

    话音未落,人已经跑出好几步远,奔着回到房间去换衣服去了。

    只有吃美食的时候,宋轻笑才能展现出少有的青春活力,看着就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二傻子。

    从小龙虾店走出来的时候,毫不夸张,她是被傅槿宴扶着走出来的。

    若是有人看到的话,就能发现宋轻笑进去和出来时候的不同——进去的时候,小腹平坦,身姿曼妙;出来的时候……怀胎四个月!

    看着她揉着肚子,小脸皱在一起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傅槿宴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微微俯身过去,语气关切的问道:“是不是肚子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

    听到医院,宋轻笑精神一凛,将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浑身上下都是大写加粗的抗拒。

    “不要,我就是吃得多了点,干嘛要去医院啊,不去不去。”对医院,她是打心底里畏惧,“我们溜达溜达就好了,正好这里离家里也不远,我们散着步回去好了。”

    “家里?”

    傅槿宴轻轻地皱起了眉,看了看周围,心中有一丝了然,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笑笑,你是不是吃的太多,导致反射弧都有些反应的慢了?咱们的家距离市区可是很远的,你想要走回去……估计可以走到明天早上,前提还是你没有走错路。”

    宋轻笑一听,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扭着头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后知后觉,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忘记了,自己早就已经搬家了,搬到了位于郊区的“清晓园”,这里的这个房子虽然没有被卖掉,但是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住过了。

    以前这种情况是没有发生过的,但今天可能真的是吃的太开心了,让她有些忘乎所以,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宋轻笑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噘着嘴,娇嗔的看了他一眼,轻哼着说道:“那我就……我就想走回去不行吗?而且我手机里面有导航,怎么会迷路呢,你也太小瞧我了。”

    看着她这么一副娇蛮的样子,傅槿宴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在她头顶宠溺的揉了揉,拉着她的手边走边说:“就算你真的能走回去,我也不忍心,走这么远,你的脚还要不要了。我们在这附近走走吧,江边的环境还是不错的。”

    宋轻笑本来也没有真的想要走回去,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很是理所当然的顺势答应下来,和他并肩走在一起,望着弥漫的月色,吹着江边和煦的晚风,身边还有心爱之人的相伴……

    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