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 火冒三丈的傅槿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回来了?”

    刚打开门,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闻言,宋轻笑被吓了一大跳——没办法,今天受到的惊吓实在是太多了,现在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让她忍不住一抖。

    简直就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啊。

    “槿宴?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宋轻笑按下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在玄关处换好鞋,往他那边走去。

    傅槿宴看了她一眼,眼中的情绪很复杂,担心恼怒气愤不一而足,“今天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闻言,宋轻笑又是一惊,五个字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本来这件事她不打算告诉他的,但没想到才过去多久,他竟然就知道了。

    “我安排了人保护你,但没想到今天这事发生得这么突然,他们还没来得及插手,就结束了。”傅槿宴皱着眉头,身上散发出些许冷意。

    这能力还达不到自己的要求,看来自己手下这些保镖需要回炉重造啊!

    “你派人……”宋轻笑又是一惊——麻蛋,今天受惊太多,得吃点小龙虾补补。话未说完,转念一想,她便了然,傅槿宴安排人暗中保护她,应该是担心她的安危,也在情理之中。

    惊吓转成感动,她心里一暖,刚才那些担心受怕神奇般的消散了。

    “我没事的,槿宴,你放心。”

    傅槿宴一把将她拉到怀里,紧紧的抱住,将头闷在她白皙的脖颈上,似乎是在酝酿情绪,好一会才说话,“笑笑,把今天发生的事跟我说说。”

    宋轻笑乖巧的窝在他温暖的怀里,心里前所未有的踏实,似乎只要是在这里怀抱里,世界末日来了都不怕。

    “今天上完插花课,我和晓依被韩潮的粉丝围攻,当然围攻的对象是我,他们是有备而来的。”宋轻笑觉得自己还是坦白从宽比较好,虽然这件事可能会让傅槿宴吃醋,但比起让他担心猜疑,吃点醋也没什么,还有助于夫妻感情的和谐。

    见傅槿宴只是静静的抱着她,不说话,宋轻笑继续说道:“他们说我一个有夫之妇竟然勾引韩潮,哼,说话也要拿出点证据来吧,就这么空口白话的泼人污水,以为乱说话就不负法律责任吗!然后我和晓依就趁机跑到厕所,互相换了衣服。”

    “怪不得,我见这衣服有点眼生,你穿起来还有点小。”

    刚才宋轻笑一进门,他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一时还没有想到是因为这个。

    “嗯,要不是有晓依在,我今天多半要挨揍了。”宋轻笑扯了扯有点紧绷的衣服,撇了撇嘴,“然后晓依就跑出去将这些人引开了,我才得以脱身。”

    “不然,你今天看到的说不定就是一个鼻青脸肿的我了。看他们那群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多半下起手来也很狠。刚刚给晓依打了电话,她也已经平安脱身了。”

    傅槿宴听着她这么平淡的诉说着,有一句没一句的,但也能想象到其中的紧张厉害危险之处,心里不由得一疼,打心眼里感谢顾晓依的存在。

    要不是有她,这个傻丫头在国外时可能就发生意外了。

    还有刚才,他的那群废物保镖没起到作用,要不是她仗义,宋轻笑多半不会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一想到这个,傅槿宴就火冒三丈,“他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去堵你。真当我傅槿宴是个摆设吗?”

    “哼,韩潮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也不约束好自己手下粉丝的行为,要是真出了事,看我不找他算账去。”

    在傅槿宴发火的关口,宋轻笑非常识相的没有去为韩潮辩护,不然她怕载到他的手里,哦不,是口里。

    毕竟,家里这位吃起醋来那是要翻天的。

    宋轻笑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上,言语中透出一丝丝安抚,“现在没事了,槿宴,你也别太生气。有时候,跟一群说不通的人讲道理,是很吃力的。”

    “哼,对付这些人,讲道理有什么用。”傅槿宴一针见血的说道,“道理也要跟懂道理明事理的人讲才行,都不在一个层次上,是不可能产生真正的交流的。必须要拿出让他们害怕的东西来,或者直接武力镇压才对。”

    这事还没完,他怎么可能任由自己的媳妇被人泼脏水受欺负呢。

    “槿宴,抱歉,这件事把你也牵扯进来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那样说,我跟韩潮之间,什么事都没有,虽然……虽然他喜欢我,但天地可鉴,我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男女之情,纯粹把他当普通朋友,或者说一个亲戚看待的。”宋轻笑坦白的说着自己的感受,“我爱的一直都是你,永远都只有你,我脑子又没被门夹,怎么可能舍弃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去选其他的呢。”

    这句话傅槿宴听了相当受用,当即龙心大悦。

    他嘴角悄无声息的翘起一个弧度,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宋轻笑脑袋上抚摸着,感受着来自小妻子的满满的爱。

    今天这事看来也是有好处的嘛,不然,他还听不到这丫头对自己的表白呢。

    “好了,傻瓜,没事了,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你。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要是怀疑她的话,今天这事哪能这么轻易的了结。

    而且,他也不会在看到那个新闻的时候,暗自忍耐下,不发作出来。

    “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我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只是以后,你要记得保护好自己,跟别的男人拉开距离。你无心,不代表他们也无心知道吗?男人的心思我最懂,打着朋友的旗号接近一个女人,只是最常用的手段罢了。”

    傅槿宴趁机进行了一番爱的教育,当然言语很温和,也没有什么深入的“爱的动作”。

    宋轻笑乖巧的点点头,“我知道的,放心,我又不傻。”

    相反的,我其实还很聪明。

    只是这句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罢了。

    得益于两个人的坦诚以待,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