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成功逃出来的小龙虾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放心,晓依,我好歹曾经也是练过的。”宋轻笑安慰道,看着她担心的模样,心里涌上一股暖流,“倒是你,被她们追上的话,立刻表明自己的身份,她们要是还有点脑子的话,应该不会为难你的。”

    她这话与其说是讲给顾晓依听,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

    外面,传来一阵隐约的说话声,

    “咦,我们一路走过来都没看到那女人,她躲到哪里去了?”

    “门口有人把守着,我们没有接到通知,就代表那女人一定还没出去,还有几个房间和卫生间没找,她肯定就躲在其中一间,我们分头行动。”

    “等找到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看我们不曝光她,让她没脸在这里生活下去。”

    ……

    顾晓依侧耳细听着,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糟糕,她们要是分头搜索的话,我们很可能被一网打尽。而且,她们朝这边过来了。”

    宋轻笑也紧蹙着眉头,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门口有人把手,恐怕不能从正门出去,那样一出去就被围攻了。看来,只有从另外一个电梯直接下到地下车库了,但愿他们没想起来要在车库安排人手,不然就真的插翅难飞了。”

    另外一个电梯很少有人知道,位置比较偏僻,在一个旮旯里,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像一个货梯。

    宋轻笑也是有一次走迷路了无意中发现的,这些人应该不知道。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顾晓依急忙交代道:“那你一会就从那个电梯走,我先出去引开他们,没人了你再出来知道吗?”

    闻言,宋轻笑咬了咬唇,心痛又心忧的说:“好,你慢点,安全了给我发消息。我们回头见。”

    “你也是!”

    顾晓依话音刚落,就冲了出去,然后闷头就向外跑。

    果然,她一出去就被人发现了,有人惊叫道:“那个女人出来了,快,追!”

    “快点,别让她跑了。”另一人也大吼道。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其间还伴随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慢慢的,声音和脚步声都小了,那些人追着顾晓依跑远了。

    宋轻笑将耳朵贴在门背后凝神听了一阵,又将门打开一个缝隙,从缝隙里向外窥去,确认外面连只苍蝇都没有,她这才迅速走出来,埋着头,凭着记忆往货梯的方向跑去。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生死大逃亡一样,宋轻笑心里“咚咚咚”的跳得特别厉害,整个人紧张得额头都冒出了细汗。

    老天保佑,别被他们发现。

    老天保佑,晓依能平安到家。

    也许老天是真的开眼了一次,这次,宋轻笑没有在中途遇到任何人,顺利到达货梯处,虽然有好几次与他们擦肩而过,但她都灵巧的避开了。

    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生平第一次,她将这八个字运用到了极致。

    没多久,她就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了,还有嘈杂的说话声,想来是另外一批追她的人快要追到这里了。

    心里一口气高高吊起,她紧张得拼命按电梯,看着不断变换的数字,在心里祈祷着:电梯电梯,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拜托快一点,再快一点,被抓住就糟糕了,要是成功逃脱的话,我一定经常给你烧香。

    许是电梯听到了宋轻笑的祈祷,在那些人赶来的最后一刻,打开了门,宋轻笑像只兔子一样,嗖的一下就钻进去了,看着关闭的大门,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她这算是成功逃脱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宋轻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却是一只挥舞着大钳子,耀武扬威的从锅里成功逃出来的小龙虾,麻蛋,真是囧!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躲过了这一波搜查之后,后面的事就顺利了,那些人果然不记得在车库里安排人手守株待兔,宋轻笑一路做贼似的溜到自己车边,然后溜上了驾驶座,不待预热,迅速发动车子,轰的一下冲了出去。

    nnd,今天一定是冲到什么煞星了,怎么这么倒霉!

    看来自己得好好研究一下易经八卦呀,好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冲到些什么,不然,以她这种惹祸的体质,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边,顾晓依冲出去之后,很快就被那群人发现了,被她们团团围在中间。

    “站住,别跑!”

    “你可真会躲呀,有本事在里面躲一辈子别出来。”

    “没脸的人当然要躲起来了。”

    “就是,还低着头,是知道自己没脸见人了吗?”

    p,你们才没脸见人!

    顾晓依气得额头的青筋都跳起来了,她在心里大骂着,但她还不能说出来,也不能抬起头,因为一抬头就会被他们识破。

    她要为笑笑多争取一些时间。

    “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怂了?”刚刚带头的那个女孩双手抱胸,嘲讽的说道,脸上是得意洋洋的表情。

    顾晓依不说话,继续埋着头。

    “喂,你哑巴了?你勾引韩潮的时候不是挺主动的吗?刚刚嘴巴不是还挺尖的吗?现在怎么一个屁都不敢放?”另一人继续挑衅着。

    顾晓依怕自己再一声不吭,会惹恼了这群人,便装作害怕的样子,低着头往后缩了缩,传达出来的意思就是——劳资都已经害怕了,你们可以继续说下去了。

    这招果然奏效,那群人见“宋轻笑”已经被他们围住了,现在插翅也难分,便放松了警惕,开始当起了审判者。

    至于另外一个和宋轻笑一起的同伴,早已经被他们忘在了脑后。

    “就因为你的不知廉耻,让韩潮伤心得连自己最爱的演艺事业都放弃了,远走他乡去了,你不觉得羞愧吗?”

    “就是,明明自己有个老公了,偏偏不记得自己的身份,要来跟我们抢韩潮,脑子是被门夹了吗?”

    “道歉,当众道歉,拍视频说清楚自己勾引韩潮的前因后果,种种事情,然后发到网上去,给粉丝们一个交代,不然,我们今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如果你还想要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前途,建议你最好按照我们说的做,不然我们就去网上揭发你的罪行!叉小姐!”

    “看你也长得不怎么样啊,个子还不高,怎么韩潮就偏偏喜欢你呢,他哪点都好,就是这看人的眼光太让人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