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 你就是宋轻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好了,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了,回去之后,将我刚才布置的作业好好的思考一下,下周上课的时候,我们一起检验成果。好,下课。”

    众人起身,对着老师微鞠一躬,转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笑笑姐,这会感觉怎么样?”顾晓依凑过去,笑嘻嘻的问道,“是不是比上一次感觉好多了,不再那么晕头转向了。”

    “嗯,好了许多。”

    宋轻笑点了点头,长舒一口气,表情有些松懈下来,“果然是一回生,二回熟,上次还是懵懵懂懂的,这一次就好了,虽然还是有些云里雾里,但至少老师讲的是什么,我都能听明白了。”

    “能听明白就好,”顾晓依微微一笑,提出邀请,“现在也下课了,不如我们去吃点儿好吃的?我最近发现一家特别好吃的饭店,一起去尝尝啊?”

    一听到有吃的,宋轻笑的眼睛都冒光了,忙不迭的点着头,满嘴答应了下来,“好啊好啊。”

    说完,她感觉自己的态度表现得有些太急迫了,不符合她以往矜持的形象,于是她又轻咳一声,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说道:“嗯……既然你如此盛情的邀请我了,我要是不去,就显得有些太不给你面子了,所以我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这下总没毛病了吧?

    嗯,她凑是这么的机智。

    “……”顾晓依深吸了口气,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别介,你还是别勉强自己了,我看着不忍心。”

    “没事没事,都是好朋友,照顾你的情绪也在情理之中,你不用觉得内疚。”宋轻笑摆了摆手,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顾晓依见状,觉得自己的手心有些发痒,总想着伸出手……抽丫的!

    笑容真的是太!欠!揍!了!

    撇了撇嘴,顾晓依不顾形象的翻了一个白眼儿,没好气的说道:“那还真是委屈你了……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可自己去了。”

    说着,拿着东西转身就要走。

    见她真的要走,宋轻笑连忙喊了一声,拿起东西小跑着跟了上去,搂上她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哎呀哎呀,人家和你开玩笑呢嘛,小依依,不要抛弃人家,人家对你爱得深沉啊。”

    “你的爱太沉重,我内心实在是有些恐慌。”顾晓依生硬的回了她一句,只是眼眸中的笑意却是隐藏不住。

    两人勾肩搭背的向外走去,刚推开门,迎面就冲过来一群人,瞬间将她们两个堵在门口。

    “你就是宋轻笑?”

    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孩伸手指着宋轻笑,一脸的不屑。

    眼前这情况来的莫名其妙,宋轻笑和顾晓依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

    看着眼前毫不客气的指着自己的那个人,宋轻笑心生不悦,伸手挥开,没什么情绪的说道:“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们素不相识,你一上来就这么的咄咄逼人,是想要干什么?而且还有一点,用手指着别人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还望你自重。”

    “自重?你让我自重?你真的不是在讲笑话吗?”

    女孩瞪圆了眼睛,一脸的诧异和惊讶,仿佛她说了一个多么令人吃惊的消息一样,“你都这么的没脸没皮,不知所谓了,还想要让我们自重,喂,这两个字你还知道怎么写吗?”

    说完,她仰着头哈哈大笑几声,笑声充满了嘲讽。

    另外一群人也随声附和,看着宋轻笑的眼神同样写满了讥讽。

    见状,宋轻笑心中像是郁结着一口气,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一张脸涨得通红,咬着牙,强忍着怒火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吗?值得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带着这么多人来这里骂我?请给出一个理由,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谁也不是好脾气,随便被骂了,还能忍得下去。”

    “你还好意思问我有什么矛盾?哼,矛盾大了!”

    女孩冷喝一声,微扬着下巴,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说道:“你不是好奇我们是谁吗?我们是韩潮粉丝协会的人,我就是会长。今天找你来,主要就是想问清楚,你和韩潮到底是怎么回事?韩潮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故伤了心,所以才选择去旅行的?宋轻笑,你一个人妻,早就结婚生子,孩子都那么大了,现在居然去勾引韩潮,还害得他这么伤心,连自己最喜欢的事业都要搁浅,你的心怎么就这么恶毒,这么不知廉耻呢!”

    闻言,宋轻笑心中赫然。

    她没想到,眼前这些人都是韩潮的粉丝,看着这个架势,明显就是来和她“算账”的。

    但是——

    我特喵的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你们上赶着来兴师问罪,到底是什么鬼!

    身旁的顾晓依并不清楚这次的事件,只是从她们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了一些内容。

    她皱起了眉,挡在了宋轻笑的面前,看着那个女孩,语气冷漠的说:“这位小姐,你说的那些指控能不能先拿出证据?空口白牙的,谁不会说话。你也说了,笑笑姐是结了婚的人,那你能不能注重一下她的名誉,这么泼她脏水,你们也真是好意思。”

    看着这么瘦弱的一具身躯挡在自己面前,为自己对抗那么多人,宋轻笑觉得眼睛有些发涩,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想要挣扎着涌出来。

    但是考虑到眼前的情况,她还是将泪意强忍了回去,握紧了拳头,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平常一样淡然,“你刚才说的那些,抱歉,我并不知道。没错,我和韩潮是认识,因为两家有亲人结合在一起,所以论起来,我们还是亲戚,也是朋友,可是这和他想要出去旅游有关系吗?他觉得工作太累,想要好好休息,为什么你们却要曲解他的意思呢?”

    “什么曲解,明明就是!”

    女孩瞪着眼睛,语气生硬,不依不饶,“我们一个协会的人讨论了许久,找到了许多证据,证明你就是韩潮微博中说的那个叉小姐,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叉小姐……

    b的,那特么是“”好吗!

    有点文化行吗?还是协会会长呢!就这素质!

    然而,对于这方面的问题,宋轻笑已经没有精力去再次进行更正了。

    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