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我昨天晚上过得很平淡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宋轻笑又快速的刨完了一碗米饭,他十分“体贴”的问道:“笑笑,我再去给你盛一碗吧?”

    谁知道,宋轻笑听见了这话,像见鬼似的,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槿宴,我吃饱了。”

    傅孟辰在一旁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麻麻,你真的是很活学活用啊。”

    “所以咯,你要多跟麻麻学习知道不!”宋轻笑才不会被这些话伤害到,以她的厚脸皮,傅孟辰这点小计俩,她早已经百毒不侵了。

    傅孟辰不可思议的看了宋轻笑一眼,然后再望向自己的爸爸,小眼神里满是求助的光芒。

    傅槿宴看懂了他的意思,嘴角抽了抽,轻轻摇摇头,示意自己也没有办法。

    傅孟辰扁扁嘴,不再说话了。

    这一轮,宋轻笑vs傅孟辰,宋轻笑靠着刀枪不入的厚脸皮赢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宋轻笑早早的就上床了,连手机都没有玩。

    傅槿宴有点惊讶,“你这是准备早睡早起身体好吗?”

    平时这个小丫头总会在睡前看看书,或者玩玩手机什么的,今天怎么这么乖?

    “明天有插花课,不早点睡不行啊,不休息好脑子懵逼的话,更跟不上老师的节奏了。”宋轻笑嘟着嘴说道。

    上插花课真的是一件费脑子的事,最主要的是,很多东西靠头脑也压根理解不了,得去感悟,找感觉,就跟设计一样,但头脑混乱的话又感悟不出来什么。

    所以每次插花课的前一晚,她都会早点休息,比平时上班还用心。

    她容易嘛。

    “没想到这个课程还有这个功效。”傅槿宴调侃了一句,“那你就早点睡吧,我就不折腾你了。”

    闻言,宋轻笑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呵呵……没想到这个课程还有这个功效,我是不是还得谢谢您老人家了呐。”

    就知道欺负她,是看准了她体力不如他是吧!

    总有一天她要炼成八块腹肌,然后吹响反攻这厮的号角!

    傅槿宴不知道宋轻笑脑子里在yy些什么,知道了的话,肯定会不屑的一笑。

    拉灯睡觉,一夜好眠。

    第二天清早,没有被折腾的宋轻笑顺利的起了床,照常将傅孟辰小盆友送去了学校之后,车子拐了个弯,走上了去上课的道路。

    车子驶进停车场,她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面露微笑。

    “晓依,你来的这么早啊?”

    打开车门走下来,宋轻笑走到顾晓依面前,拉着她的手,露出……慈母般的微笑,转而神情又变得十分懊恼,“我还以为我来的够早的了,没想到你居然比我还早,哎呀,我这颗积极向上的心,可真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啊。”

    看着她声情并茂的样子,顾晓依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语气无奈中又带着调侃,“没办法啊,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不像某些人,老公孩子热炕头的,恋恋不舍也在情理之中,我懂,我都懂。”

    她一边说着,一边抛给宋轻笑一个洞察一切的眼神儿。

    宋轻笑:“……”

    你都懂……你懂啥!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我昨天晚上过得很平淡。

    “小姑娘家家的,怎么思想这么污,太令人震惊了。”宋轻笑痛心疾首的说道,仿佛看到祖国的花骨朵已经长残的样子,前途堪忧啊。

    顾晓依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说:“笑笑姐,我怎么污了?我刚才说的话,可是没有一个违禁词啊,就是放到网上去,也不会被和谐成‘’之类的符号,所以啊……应该是你自己想污了才对。”

    宋轻笑被驳得哑口无言,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无奈之下,磨了磨牙,一扭头,傲娇的哼了一声,“算了,你年纪比我小,我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这样显得我太欺负人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你开心就好。”

    看着她摆出这么一副壮士扼腕的悲壮模样,顾晓依额头不禁滑下几条黑线,心中满满的都是……嫌弃!

    “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这么幼稚!笑笑姐,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听到自己被说幼稚,宋轻笑顿时就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不服气,“晓依,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们也不是今天刚认识,我幼稚的事情你不是早就应该知道了吗?现在还摆出一副刚刚得知的样子,没意思,太没意思了。”

    说完,她还撇着嘴摆了摆手,表现了自己对她言行举止的……嫌弃。

    顾晓依:“……”

    是在下输了,告辞!

    看着她一副憋憋屈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宋轻笑觉得心情倍儿爽,脸上洋溢起幸福的微笑,觉得似乎有天使在对自己绕圈圈。

    好开森!

    “笑笑姐,别傻笑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身旁,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

    闻言,宋轻笑很是利索的伸手去擦了擦嘴角,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又中招了。

    想到自己在短短两天内,居然被同样的手法骗到了两次,宋轻笑终于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怀疑。

    她眉头深锁,紧抿着唇瓣,摆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

    半晌之后,她终于想明白了事情的缘由——都怪自己太善良,别人说什么都会相信,这样的性格,就是太柔软了。

    人善被人欺!

    得出这一结果的宋轻笑豁然开朗,眉间阴霾一扫而空,整个人又恢复了原本活泼的模样。

    一旁的顾晓依一直在看着她,经历了她跳跃性的情绪转换,在心中暗自感慨:心理活动很是积极啊!

    无奈的晃了晃脑袋,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笑笑姐,我们先过去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好。”

    两人手挽着手向前走去。

    去上课!

    她们没有注意到,身后某个角落里,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拿着手机悄声说道:“我看到她进去了……好,那你们赶紧过来……我等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