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瘦不下去的原因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正在办公室看股票走势图,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是新闻推送。

    跟往常不一样的事,他鬼使神差的瞄了一眼,这一看,眼神就定在上面了——是关于韩潮的新闻。

    对于所有对宋轻笑有企图的男人,傅槿宴看似不在意,其实都会暗暗留意他们的一举一动,就像防备当初的欧宫越一样,以防他们做出挖墙脚的举动。

    他拿起手机迅速点开,然后将新闻浏览了一遍,眼里射出一抹晦暗不明的光。

    他想了想,又破天荒的登上微博小号,来到韩潮的微博下面,将他最近发布的微博和下面的留言大致看了看,毫无意外的,也看到了那个对小姐的变相告白。

    粉丝们的诸多猜测自然也看到了。

    傅槿宴眉头狠狠的皱起,周身倏地散发出一种极冷的气场,要是有人在场,恐怕当场就要冻僵。

    韩潮还不死心吗?

    竟然赶在微博里对他媳妇表白。

    还真以为他是傻子,看不出那个神秘的小姐就是自己那个傻媳妇吗?

    这个韩潮还真是好胆量,打着朋友的旗号接近宋轻笑。

    是在刷存在感吗!

    哼,没门。

    傅槿宴心里活动异常丰富,脸上却只是一派冷然,让人看不出什么,只是觉得冷。

    陈盛进来送文件的时候就被惊了一下,冷得打了个哆嗦,很想穿棉袄。

    他在心里嘀咕道:总裁一般出现这种样子,多半是发生了让他极度不愉快的事,而且这种事,十有都是跟总裁夫人有关。不知道这次又有谁该倒霉了!

    上帝保佑,阿门!

    “总裁,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字。”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将文件递给傅槿宴。

    傅槿宴接过文件一看,然后一下子甩了回去,冷声道:“价格谈成这个样子还有脸让我签字?拿回去,继续谈。”

    “可是总裁……”陈盛期期艾艾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有点毛毛的,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了,“这是谈了好几个月,才争取到的结果,再拿回去谈,恐怕对方不答应。”

    “不答应想办法让他们答应,就这点办事能力,还要你们有什么用!我还不如换人算了。”傅槿宴大喝一声,眼里射出的刀子像是要把陈盛片成人肉烤串似的。

    陈盛吓得一个哆嗦,随即在心里嚎啕大哭起来:麻蛋,就知道又撞在枪口上了,遭受无妄之灾,好苦逼呀,怎么每次都是我!

    平时像这种情况,傅槿宴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谁知道今天他就非要死掐到底,回头他得去查查,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总裁这么生气,以后出现类似事情的时候,也好避开雷区,有多远滚多远。

    小命要紧呀!

    他咬咬牙,赴死一般的说道:“好的,总裁,我这就让他们再去谈,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将对方拿下。”

    其实他心里s:嘤嘤嘤,这个任务好艰巨呀,比找个合心意的女朋友都还艰难好吗!

    上帝保佑我吧,阿门!

    自从当了这个总裁助理,生生的把他一个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者,逼成了相信神存在的有神论者,他容易嘛。

    陈盛走后,傅槿宴一巴掌狠狠的拍在实木桌子上,震得被子里的水一跳,差点溅了出来。

    他下意识的想跟宋轻笑打电话问这件事,然而理智有一瞬间的回笼,让他想起了之前每次跟宋轻笑吵完架后,两人总会出点什么事。

    尤其是上次在国外旅游那次,就是因为自己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让她搬出去住,才导致她和辰辰被人绑架。

    傅槿宴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那种烦躁,强迫自己不被情绪控制。

    他知道笑笑是爱自己的,也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不然这么多年来,她早就被人挖走了,欧宫越、韩潮……哪个不是实力强劲的人。

    但他们统统没成功不是吗。

    想到这里,他的心好受了许多,也能静下心来思考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了。

    说到底,就是因为某些粉丝的不甘心罢了,非要闹腾点什么事情出来,就执着的抓住一个神秘的人不放。

    还有一些人,也是头脑不清醒,被煽动了罢了——但愿他们不要对笑笑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不然,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回到家后,傅槿宴表现一如平常,没有告诉宋轻笑自己知道这件事了,也没有去质问她,只是暗中加派了人手保护她,以防真的有人查出来,将矛头对准了她。

    一家三口像平时那样有说有笑,甚至在吃饭时,宋轻笑还破天荒的多吃了一碗饭,看起来像十几天没吃饭的难民似的。

    要知道,她平时本来就吃得多,现在又打破了自己的记录,生生从吃货变成了饭桶。

    “麻麻,你的肚子都鼓起来了。”傅孟辰担心的看着她,生怕她吃坏了。

    宋轻笑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放心,辰辰,想当初麻麻怀你的时候,肚子比这个大多了,不也没事吗?”

    今天思考那些阴谋阳谋的,太费脑子了,还容易饿,不多吃点怎么行呢。

    “可是麻麻,你前几天还说自己长胖了,要减肥的。”傅孟辰小盆友的记忆力很好,将宋轻笑说过的话记得牢牢的。

    “麻麻是说过要减肥的话,但是不同情况要不同对待嘛,这叫活灵活用,太死板了一根筋下去可不行。麻麻是因为今天太忙太累了,所以要多吃一点,安慰一下自己的胃。不吃饱,是真的没有力气减肥的,要知道,减肥也是个体力活。”

    宋轻笑对于自己的出尔反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说着那些歪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歪道理。

    傅孟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了然的说道:“哦……我知道了,麻麻,原来这就是你一直瘦不下去的原因。”

    宋轻笑无语凝噎:“……”

    很好很强大,她竟无言以对。

    这小子,脑袋怎么这么灵活了?

    傅槿宴看着这母子俩你来我往的,因白天发生的事产生的烦躁感又消除了很多,他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今天的第一抹微笑,宠溺的看着这母子俩。

    要是他们一家三口一直这样下午该多好啊。

    肯定会一直这样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