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一大堆苦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边,韩潮处理完了手头的事,查看了一下评论,发现关于小姐的猜测有越演越烈之势,而且越来越不靠谱。

    有人猜测是某个当红的明星,有人说不是娱乐圈的人,还有的人信誓旦旦的保证,是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因为他亲眼目睹韩潮和她有说有笑。

    种种说法,不一而足,像部福尔摩斯侦探大剧,看得人啼笑皆非。

    韩潮觉得任由这样猜测下去不妥,说不定会伤害到无辜的人,他紧接着又发了一条微博,澄清了一下。

    ——关于我这次暂停工作环球旅行的事,首先多谢那些关心我的粉丝朋友们,有你们的支持我才能走到今天,我的一切都离不开你们的支持和鼓励。还有一件事需要澄清一下,关于那个神秘的小姐,我这次的决定跟她没有关系,是因为这几年来一直到处巡回演唱,觉得自己的灵感有点枯竭,为了能给大姐带来更新颖更有灵气的作品,我才决定环球旅行的,也相当于一次大型采风。下次见面时,我希望能给大家带来耳目一新的作品,敬请期待。

    这个微博一出,那些漫天的流言蜚语才算是消停了一些,部分人的部分理智回归大脑,开始冷静的思考事情的前因后果。

    然而,不同的人面对同一件事情的态度肯定是不同的,这也是为什么,相同的人生会有不同的结果。

    心里有浓重执念的粉丝在看到这篇微博时,更加肯定了这是一篇保护所谓小姐的洗白之辞,更加坚定了要人肉出这个神秘女生的决心。

    她们不信偶像韩潮的说法,她们只信她们自己的猜测。

    于是,看似已经降下去的热度,私下里更加紧锣密鼓的展开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团乌云悄悄的遮盖了这里。

    这天,宋轻笑刚发送完邮件,就接到了欧珊珊的电话。

    “笑笑,你是不是又惹上什么麻烦了?”

    欧珊珊没有跟她绕弯子,一开口就直接问道。

    “瓦特?姗姗你在说啥?”宋轻笑有点懵逼,自己惹了什么麻烦吗?

    她怎么不知道?

    她最近一直安分守己,家里公司两点一线,连小龙虾都没出去吃过好伐。

    宋轻笑想了想,又补充道:“姗姗,我这几天吃得好睡得好,还长胖了好几斤,我没遇到什么麻烦呀。”

    欧珊珊的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皱,“可是,我见韩潮那件事在网上惹出来的风波可不小呀。好多人都把矛头指向了神秘的小姐。笑笑,那个小姐就是你吧?我知道韩潮一直喜欢你,不然当初他也不会为了收拾卡洛,而让自己陷入被gay欺负的风波之中。”

    她一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第一反应就联系到宋轻笑身上了,无他,女人的直觉加细微的线索罢了。

    听着她这么直白的话,宋轻笑呼吸一窒,握着手机的手用力了几分,手心冒出细汗。

    她苦笑一声,无奈的说道:“说实话,萱萱,我也猜到了几分,但我更希望不是,你明白吗?真的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韩潮曾经跟我表白时,我明确的拒绝了他,并且平时还有无意的疏远他,也从不探讨太过私人的话题,就是怕人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从而伤害到槿宴。韩潮不久前曾跟我透露过,他想环球旅行的想法。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我自然是非常支持的,毕竟,明星的工作压力这么大,我总不能跟他说你坚持工作,抗住。出去走一走有助于身心健康。但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也是始料未及。”

    她心里的苦水有一大堆,却不知道该找谁倾诉,找傅槿宴说又害怕引得他吃醋,不高兴。

    现在欧珊珊这个电话成了一个及时雨,让她把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我还记得,韩潮来找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还跟他说要充分考虑到粉丝们的想法,不要太任性,伤了粉丝的心,做事情要有始有终,对他们要有个交代,这样他们也容易理解他的做法。然后韩潮就发布了那样一条微博,其实看微博内容是没有错的,但却偏偏遇到一些不按常理出牌的粉丝,非要把以前的暧昧八卦花边新闻跟这件事扯上关系,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是韩潮告白不成,伤心了,并且把这个闹大。姗姗,你说,我这算不算是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她心里的冤屈简直没法说。

    欧珊珊听到宋轻笑的话,好半天没有说话,她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其实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的,你和韩潮的做法都很对,换做我,我也会这么做的,但偏偏这些凑在了一起,事情就变得不对劲了。你后悔支持韩潮环球旅行,并且让他跟粉丝交代这件事吗,笑笑?说不定不劝他不要出去,继续巡回演出,他就真的不会出去了呢?”

    宋轻笑想了想,然后说道:“要是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做的,萱萱。总不能因为个别极端的人,而让自己昧着良心做事吧。那样的事我做不出来。”

    “哎,你真是傻!”欧珊珊似褒似贬的说了一声,随即关心的交代道,“最近你外出的时候要小心一点,我怕那些性格极端的人会做出什么事,伤害到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毕竟,那些打着为自己爱豆好的名义,而做出极端事情的案例不少,狂热分子什么的最可怕了,是没有理智,很容易就会被一点情绪煽动。”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宋轻笑感动的点点头。

    挂掉电话后,宋轻笑沉思了很久,想了很多东西。

    自己这一路走来,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凭着自己的本心去做的,并没有违背仁义道德和主流的价值观,也没有做出有损他人利益的事情来——当然被人欺负然后反击的事不算。

    然而事情总是一桩接着一桩,经常打她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

    她不由得陷入了森森的怀疑中——自己这是长了个吸引麻烦的体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