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一头怜香惜玉的好猪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她无声哭泣的自责模样,宋轻笑心里十分不好受。

    在她的印象中,宋清蓝一直都是骄傲又清高,轻易不会向人低头。

    当初两人关系缓和的时候,她也没有像今天这么的……卑微,整个人丧气到了极点。

    这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姐姐,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高傲的宋清蓝。

    咬了咬唇,宋轻笑从一旁的纸抽中抽出两张,递了过去,轻声地说:“姐,你这个样子,是想要让我自责吗?”

    “我……”

    宋清蓝猛地抬起头,眼神中写满了慌乱和惊恐,连连摆着手,声音中还有些哭泣过后的抽噎,“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你不要多想,我只是……”

    “你只是觉得,因为你的缘故害得我经受了这些磨难,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是一家人,荣辱并存。”

    宋轻笑接着她的话说道,脸上没有了平时的嬉笑模样,看着十分的严肃和认真,“况且卡洛这个人,明显就是有备而来,就算你当初在国外的时候拒绝了他,他一样会追着你过来的,这样的人,一开始就抱着这样的目的,所以你是阻拦不住的。不过你也不用觉得我受了什么委屈,虽然我被他折腾得每天都是神魂颠倒的,但是也有好处,因为他这么一闹,让我萌生了独立的想法,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而且也是因为他,我的知名度彻底打响了,无论是好名声还是坏名声,但是对我来说,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坏名声还是好事了?”宋清蓝哽咽了一下,不解的问道。

    “那是当然。”

    宋轻笑挑了挑眉,回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不知道吗,现在很多人都是靠着黑料打响知名度,然后洗白,但前提是,真的可以洗白,我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自黑,论起来也是可以,赶个新潮流嘛。”

    闻言,宋清蓝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是看着宋轻笑一副淡然的样子,她又觉得,这些话听起来,似乎还是……有些道理的!

    摇了摇头,宋清蓝苦笑一声,摆了摆手,语气无奈的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说什么都是一副你最有理的样子,我是说不过你。但是只要你觉得心里不会不好受,我的愧疚就会少上一些。笑笑,过去种种我们已经当做是过眼云烟了,但是现在,我们是姐妹,所以我不想和你有什么隔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的,不然你跑了,我也不会这么着急的找你,不就是担心你嘛,可你呢,这么大的人了,遇到事情还要随便发脾气,离家出走,真是长出息了啊!”

    宋轻笑翻了一个白眼儿,满满的都是嫌弃。

    宋清蓝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没好气的说道:“行了,总算是让你抓到一次我犯错了,你这还是不依不饶的,也就是我现在理亏,等哪天被我抓到你的小辫子,我一定好好地和你‘谈谈心’!”

    随后三个字咬得尤其的重,带着浓浓的警告的意味,宋轻笑顿时觉得寒毛倒竖,毛骨悚然。

    搓了搓胳膊,她凑过去,好奇的问道:“不过姐,姐夫找到你之后,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吗?然后把你给劝回来了。”

    “这个嘛……”

    宋清蓝伸着手指点了点下巴,故作沉吟片刻后,对着她妩媚一笑,扔下一句“就不告诉你”之后,便闭上了嘴,一个字也没有说。

    宋轻笑:“……”

    呵呵!

    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好意思吗?

    我都不好意思嘲笑你,显得很是掉价!

    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宋轻笑丰富的面部表情,已经将她的全部想法表现得十分透彻了。

    看着她像是抽风一般的表情,宋清蓝嘴角抽了抽,瞪了她一眼,恶狠狠的说道:“怎么了,你还有意见?我们夫妻之间的甜言蜜语,你知道的那么清楚干什么,想吃狗粮吗?”

    “吃狗粮?搞笑!”

    宋轻笑轻哼一声,抓着床单上的花纹扣了又扣,漫不经心的说道:“恕我直言,我和槿宴腻歪的时候,那狗粮都是成吨成吨的往外丢,你这个分量的,在我这里还排不上号,所以……你想多啦,我亲爱的姐姐大人。”

    宋清蓝望着她扬着眼眉,一副得意又张扬的样子,顿时忍俊不禁,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娇嗔的说道:“行行行,你们夫妻感情好,我们比不了,行了吧?”

    她说着,站起身来,走进浴室,将脸上的泪痕清理干净。

    “行了,我们也别在这里窝着了,出去吧,大家一起聊聊天,晚上的时候你们就留在这里吃饭吧。”

    “好呀好呀。”听说有饭吃,宋轻笑永远都表现得十分积极,一副饿了十几天的样子。

    见状,宋清蓝有些郁闷。

    ——这么生猛的样子,傅槿宴的口味也是……挺独特的呀!

    晚上留下吃过饭后,宋轻笑和傅槿宴才离开。

    坐在车上,望着车窗外飞逝而去的景象,宋轻笑突然长舒了一口气。

    “怎么了?”傅槿宴目不斜视,专注的看着车,却也不忘关心她,“好好的,叹什么气。”

    “没什么,就是今天看到姐姐和姐夫终于和好了,感觉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一样,瞬间轻松了许多。”

    扭了扭身子,宋轻笑转向他这一边,笑着说道:“你都不知道,看着他们两个感情恢复成以前浓情蜜意的样子,我的心里有多感慨,感觉就像是……自己种的白菜虽然被猪拱了,但那也是一头怜香惜玉的好猪。很感动。”

    傅槿宴:“……”

    猪拱白菜?

    那都不是你感动了,宋清蓝他们要是听到了的话,一定会比你更“感动”!说不定还会让你更“疼”!

    傅槿宴摇着头无奈的笑了笑,语气幽幽的说:“本来他们之间也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是宋清蓝钻进了牛角尖,所以一时有些想不开,现在韩风劝解了她,她也不是傻子,总能知道好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