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探望宋清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小娇妻一脸傲娇,走路都是带风的模样,傅槿宴轻轻地笑了笑,眼神宠溺,跟在她身后,没有丝毫的不悦。

    坐上车,宋轻笑拿出手机,先给宋清蓝发了一条消息,告诉她两人准备过去的消息,省得到时候到那里了,家里没有人,那就太尴尬了。

    消息发出去不久,就收到了宋清蓝的回信:我和韩风都在家,你们过来吧,正好我也准备找你说说话呢。

    看着手机上的字,宋轻笑陷入了沉思。

    姐姐想要找自己谈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想了又想,宋轻笑也没有想到会是什么事情,索性将这件事先放在一边,没有再理会。

    不管是什么事情,到了就知道了。

    经过一个拐角,一栋熟悉的建筑出现在眼前。

    傅槿宴将车子停下,两个人走下车。

    因为知道他们要来,所以管家已经等在了门外,看到他们的身影,连忙将门打开,微微弯腰,将他们迎了进去。

    走进门,宋轻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耳鬓厮磨的两个人——韩风不知道在宋清蓝的耳边轻声地说了一句什么,引得她莞尔一笑,红着脸,轻轻地捶了捶他的肩膀,一副娇羞柔媚的模样。

    见此情景,宋轻笑心中了然。

    两人的冷战一定是结束了,否则宋清蓝也不会露出这么少女的一面。

    真好。

    隐下心中的感动,宋轻笑故意咳了一声,在他们的目光注视过来的时候,装模作样的搓了搓胳膊,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呀,怎么回事,怎么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呢?明明现在的温度还不是很低,是不是……被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刺激到了幼小的心灵呢?”

    这番话说得可谓是意味深长,宋清蓝一下子就听出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美目含羞的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就你长了一张小嘴,天天就知道叭叭。”

    “嘿嘿,谢谢夸奖。”宋轻笑毫不客气的应承下来,也不管这是夸赞还是贬损。

    见状,宋清蓝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站起身来,丢给她一个白眼儿,“给我滚过来,我们去房间里面谈,我要好好的和你聊一聊有关‘尊敬姐姐’这方面的具体事宜。”

    说完,她转而看向傅槿宴,微微一笑,“槿宴,你先和你姐夫坐着聊会天儿。”

    傅槿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依言坐了过去。

    至于宋轻笑,则是被宋清蓝“拎着”上了楼,准备对她进行“爱的教育”。

    关上门,宋清蓝转身坐到床上,微扬着头,看着站在面前低着头,一副小学生认错模样的宋轻笑,轻哼一声,“装什么矜持呢?坐下吧,还把自己当外人?”

    “我这不是……怕你揍我嘛。”

    宋轻笑嬉皮笑脸的回了一句,也不客气了,一屁股坐在了她身边,手臂向后支在床上,身体向后倾斜,一副闲适的模样,语气也是慢悠悠,“说吧,你想要和我谈什么呀?”

    看着她这么一副模样,宋清蓝哭笑不得,屈指在她头上轻轻地敲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把自己当大爷了?没大没小。”

    她说完,叹了口气,眼神一下子变得悠长,语气也是充满了感慨,“韩风找到我的时候跟我说,这次多亏了你和槿宴的帮忙,他才能知道我的行踪。”

    “你是要跟我翻旧账吗?”宋轻笑瞪圆了眼睛,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虽然泄露你的行踪是不太好,但是你不知道,当时姐夫知道你离家出走的时候,有多么的紧张,整个人慌乱得像个疯子一样,每天都在奔波着寻找你,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拜托了我的朋友查下你的行踪。你要怪我就怪我吧,但是我不后悔我的所作所为,而且……打我可以,不许打我脸,人家是靠脸吃饭的。”

    宋轻笑伸手捂住脸,防御的很密实。

    宋清蓝:“……”

    怎么办,刚才没有想要打她的想法,但是现在有了!

    深吸了口气,宋清蓝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咬牙切齿的说:“看样子你是真的想要挨揍。”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推了推的她的额头。

    宋轻笑也顺势“啊”的叫了一声,倒在了床上,摆出一副受伤颇重的模样,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宋清蓝见状,倍感无奈,仰天翻了一个白眼儿,无语的说道:“你丫的没去学表演,真的是浪费了你这么一个人才。我怪你干什么,你是为我好,为我们两个好,我又不是傻子,难道还分不清对与错吗?”

    “就怕你倔脾气上来了,啥都分不清。”宋轻笑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奈何声音太小,宋清蓝没有听清,好奇的问了一句,被她摆了摆手,躲了过去。

    两姐妹沉默了少许时间,宋轻笑突然轻声说道:“其实姐,你没有必要这么自责,这件事情,归根结底,不是你的错,你没错,姐夫更没有错,你们都是受害者。”

    “可是……”

    紧抿着唇,宋清蓝原本淡然的脸上,又浮现出了悔恨和愁怨交织的神情,放在膝上的双手紧握成拳,指骨处泛处苍白的颜色,指尖紧紧地捏着裙摆,泛起层层的褶皱。

    “当初若不是因为我结识了卡洛,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仅仅是我们两个,还有你和槿宴,你们也是受害者,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对你的种种污蔑和陷害,都是因我而起,若是没有我作为中间的桥梁,你们怎么会结识,又怎么会有后续这么多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笑笑,虽然我曾经和你道过歉,可是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对你的伤害,我真的……其实我都有些不敢见你,心里觉得十分的对不起你。”

    说着,她垂下头,须臾,有点点晶莹的水光从眼角滑落,落在她的手背上,激起一个小小的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