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你丫的吸走了我的精气神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傅槿宴大义凛然的说道:“圣人都说了,食色性也,我想那事有什么不对吗?”

    顿了顿,他低下头,朝宋轻笑暧昧的一笑,“况且,我是光明正大的想,想的还是自己的媳妇,那更是理所应当了,你说是不是,我亲爱的笑~笑~?”

    宋轻笑像突然被电击了一下,浑身一麻,觉得卧室里的空气似乎变得很是粘稠,让她快呼吸不过来了,这个男人真的是够了,没理的事情都可以说的理直气壮的,真是够了,不行,我一定要反驳他,不能让他这么嚣张,不然以后哪里有我说话的地方了。

    她张张嘴,正想说点什么,无奈傅槿宴不给她机会,一下子将她的嘴堵住了。

    然后,可怜兮兮的饿了好几天的傅大总裁像只饿狼见到美味的小绵羊,毫不犹豫的将之扑倒,然后吃掉。

    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宋轻笑连个浪花都没能扑腾出来,就被拖进了无尽的快乐的深渊。

    贪欢的下场就是——第二天,宋轻笑真的是到了下午才睡醒。

    而且不是因为睡到自然醒,而是因为她的肚子抵抗不住饥饿,发出了嘶吼般的抗议声,震的她整个人都像是风浪中摇曳的小船,摇摇欲坠。

    茫茫然的睁开眼睛,宋轻笑“啊”的叫了一声,声音绵长悠扬,充满了慵懒和……懊恼。

    准确的是,应该是愤怒,我的天哪,以前从来不知道我这么能睡的,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个样子的。

    睡了半天,整整的半天啊!

    这得要多大的运动量,才能使得她困成这个样子,困到眼睛都睁不开,床都下不去,只想赖在床上,睡到天荒地老。

    宋轻笑趴在床上,一手捂着“咕噜咕噜”叫个不停的肚子,眼睛睁开一条缝儿,咬着牙,一脸的愤懑不平。

    “傅槿宴!你个大猪蹄子!劳资的水蛇腰,都要被你蹂躏成搓衣板了!哎哟,我的腰,好疼,我的后背啊,我的小胳膊,小腿呀,妈呀,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了,简直要了我的命了……”

    正揉着,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一道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走到床边,站立。

    感觉到面前陡然出现的人影,宋轻笑愣了一下,恍恍然的抬起头,就看到某个罪魁祸首正垂着眼眸,眉目含笑的看着她。

    整张脸上都写着——食髓知味!

    春风得意的很!

    看着他这个表情,宋轻笑更加的郁闷,手臂撑着床铺,想要挣扎着起来,瞪着眼睛,一副想要付过去咬他一口的样子。

    “傅槿宴!你丫的绝对是对我有意见,不然怎么会这么折腾我,我跟你说,遇见你之前,我身体的抵抗力可是非常好的,一年到头,感冒发烧都几乎没有,现在身体这么虚弱,都是因为你!你丫的吸走了我的精气神儿,害得我身体发虚,行动不便,你丫的就是我健康的罪魁祸首!”

    傅槿宴:“……”

    说的这么一本正经,听着像是真的有那么回事似的。

    “你总是说我精冲上脑,那你怎么不想想,你这么一副模样,试问哪个身心正常的男人能够抵抗得住,况且我还是你丈夫,本来就心系于你,也是情理之中。”

    闻言,宋轻笑下意识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模样,无语凝噎。

    这段话听着觉得十分的在理。

    可是……

    她躲都躲不起,每次都是小死一回,现在还要她去主动,她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吗!

    深吸了口气,宋轻笑将自己裹得像只雪白的蚕蛹一样,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控诉的模样。

    那双眼睛仿佛在说——你少诬陷我!我才没有!

    见状,傅槿宴微微一笑,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继而挪到她的耳边柔声说道:“不闹你了,先起床吧,你不是想要去韩风家里看看他们吗?我们收拾下一起过去,现在的时间……”

    说着,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点了下头,“按照常理推算,他们应该没有什么事,我们去了也不算是打扰。”

    听他这么一说,宋轻笑也就没有再纠缠于刚才的问题,轻轻地“嗯”了一声,接过他递过来的睡衣穿在身上,汲着拖鞋走进浴室。

    傅槿宴看着她的背影,无声的弯了嘴角。

    背影都是这么的可爱,虽然走起路来明显的腿软无力。

    洗漱一番,换好衣服再出来的时候,宋轻笑发现桌子上还有热气腾腾的饭菜等着她,虽然照旧是清淡得无以伦比,但是闻着味道还是很美味的。

    嗯,一定是她那位“贤惠”老公的杰作。

    “还知道给我准备饭,总算是办了一件人事儿!”

    宋轻笑低声嘀咕了一句,扶着腰,拉开椅子,慢腾腾的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吃的津津有味。

    没办法,从昨天到现在,她不仅什么都没有吃,还被迫运动了那么久,身体里好不容易储存的能量都已经消磨殆尽了,现在急需大量的补充,才能让她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一碗饭,被她扒拉了几下就见了底,盘子里的菜也被夹的七零八落。

    傅槿宴走到餐桌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情况,挑了挑眉。

    “慢点吃儿,没有人和你抢,你这么吃,消化不好,到时候胃又要难受,难道你还想去医院吗?”

    “你要是不欺负我,我的胃也不会难受,”宋轻笑吞下一口饭,没好气的说道,“我的胃不好,都是被你气的。”

    傅槿宴:“……”

    这顶高帽子戴的……很是出乎意料啊!

    盯着她看了看,她眼睑处的淡淡青黑,即使化了妆也还是看的出来。

    ——看来昨天真的是累到她了,自己有些太过放纵了。

    算了算了,那还是不要和她计较了,这丫头本来就身娇肉贵,再被自己这么磋磨,确实是有些不好。

    反正以后也有的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