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直接白送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几天后,经过宋轻笑和傅孟辰的细心照料,元宝慢慢恢复了食欲。

    宋轻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在看到元宝优雅矜持的吃着猫粮的时候,终于放下了心,感慨了一声,“哎,养一只猫比养一个儿子费心多了。”

    傅孟辰听了,有些不解,“麻麻,难道养我很不费心吗?”

    他是不是传说中的很好养?

    宋轻笑看着他一脸被嫌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你个小脑袋瓜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呢。麻麻的意思是,我们人类体质要比猫咪好,所以在生病时没有他们这么娇弱,不是说麻麻养你就不费心了,天底下哪里有父母不关心自己的孩子呢。”

    “哦,那就好,一开始听你的口气,我还以为自己是充话费送的呢。”傅孟辰一本正经的说道。

    “充、充话费送的?”宋轻笑难得的在自家儿砸面前结巴了,瞪着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傅孟辰点点头,“嗯啊,你没听错。”

    宋轻笑看了他一眼,突然来了一个暴击,“辰辰啊,不是这样的。”

    在他疑惑的目光中,她接着说:“麻麻连话费都不需要充,直接就白送。”

    傅孟辰:“……”

    他幼小的心灵这次是真的受伤了。

    傅槿宴在一旁听着这母子俩一本正经的诡异的对话,额头的太阳穴欢快的跳了几下,伸手招呼着傅孟辰,“辰辰,来爸爸这里一下。”

    傅孟辰转眼就抛下了宋轻笑,向傅槿宴飞奔而去。

    傅槿宴看着眼前这个个子又窜高了不少的孩子,心里闪过一抹柔软,然后板着脸,教训道:“辰辰,爸爸跟你说,以后少跟你妈妈看那些电视知道吗?以后容易长成一颗歪脖子树的。”

    虽然不太理解是什么意思,人怎么又跟树联系在了一起,跟她麻麻看的电视又有什么关系,但傅槿宴的形象在傅孟辰心中那是不可动摇的,简直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所以他乖乖的点了点点头,“我知道了,粑粑。”

    傅槿宴的这句话就像一根箭,“咻”的一下正中靶心,宋轻笑捂着胸口,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血条瞬间就空了。

    她这是被深深的嫌弃了?

    她这么美貌可爱机智善良的小仙女,竟然被人嫌弃了?

    还有没有天理了。

    “今晚你睡沙发!”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反驳的时候,脑中念头一闪,这六个字便脱口而出,然后扭着腰气势汹汹的上楼了,留给傅槿宴一个高傲的后脑勺。

    谁还没点小脾气了,被人打上门还不知道回击了。

    她看上去很好欺负吗?

    “粑粑,麻麻这是什么意思?”傅孟辰天真的问道。

    他单纯的心灵完全理解不了,为什么上一刻他们还在谈论歪脖子树的事,下一刻麻麻就让睡沙发,而且她看上去似乎是生气了。

    哎,大人的世界太玄幻了。

    他还是做一个单纯不费脑子的小孩纸吧。

    傅槿宴终于回过神来,温和的跟傅孟辰说:“辰辰,这些事以后爸爸给你说,你先回房间去睡吧。”

    说完,他连忙起身,哄那只炸毛的小猫咪去了。

    那怎么行,睡沙发什么的,于他而言,简直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惩罚。

    他要主动道歉,争取自己的福利。

    然而,他还是吃了闭门羹。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傅槿宴急得快上火了,暗暗后悔自己的嘴巴怎么这么快,要是自己忍一忍,或者悄悄的跟辰辰说,就不会发生这么残忍的事情了。

    这几天,对宋轻笑来说相当的美妙,晚上没了那个大色狼的折腾,腰不痛了,腿不酸了,还能一口气扛着饮用水能上五楼了,脸上整天都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跟傅槿宴脸上的愁云惨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宋轻笑正美滋滋的着,有一件事情让她更美了。

    “你说什么?姐夫,姐姐找回来了?”

    激动之下,她手里拿着的手机都差点掉下去了。

    那边,韩风的声音听起来就觉得他心情相当的好,不再像之前那么沉重,“嗯是的,笑笑,我们刚回国,先告诉你们一声,免得你们担心。”

    “那就好,找回来了我们就放心了。”宋轻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浑身上下连毛发丝都透着喜悦。

    “你们空了来我家玩啊。好了,不说了,我给苏阿姨他们打个电话报下平安。”韩风语调轻快的说道。

    “嗯,好的,回头见。”

    挂掉电话后,宋轻笑长呼了一口气,直到刚才那一刻,心里的大石头才完全放下,感觉每一个毛孔都松透了下来,畅快极了。

    虽然知道韩风出国去找姐姐了,但接下来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她不清楚,只有真的确定人已经回国了,才能彻底放下担忧。

    而且,听韩风的语气,他们两人并没有出现什么矛盾,应该是和好了吧?

    姐姐的心结也解开了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就是最好的结果,毕竟,流产对女人而言,不亚于一次死亡,不是身体的死亡,是心的死亡。

    她怀过孕,知道那种感觉,知道自己肚子里有一条小生命,跟自己同呼吸同命运的那种感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奇妙,很满足,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这个更亲密的关系了。

    连夫妻关系都不能。

    晚上回到家,宋轻笑将这件事给傅槿宴说了。

    傅槿宴的表现并没有太过吃惊,想来是韩风也给他打过电话了。

    “这周六我们去姐姐家里转一圈吧?好久没看到她了,不知道她在国外有没有受苦。”宋轻笑靠在他的胸前,手上无意识的画着圈圈。

    “没吃肉,走不动。”傅槿宴面无表情的说着,语气中隐隐带着极大的委屈。

    “咱们不是天天都在吃肉吗?”宋轻笑跟着他的话反问完,这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她一下子抬起头,脸红红的看着他,有几分羞,几分恼。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一天脑子里尽想着那些事!还能不能想点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