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元宝拉肚子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跳舞之余,萱萱还能抽出时间说话,“笑笑姐,你不知道,你这一感冒呀,我们加了多少班,熬了多少夜,敷了多少面膜,流失的不仅仅是钱,还有我们珍贵的胶原蛋白。”

    末了,还感慨一句,“敷最贵的面膜,加最贵的班。”

    宋轻笑听得嘴角一抽一抽的,连忙摆手认栽,“好好好,你打住,我认输。你们的面膜钱我给你们补贴了好吧,以后每逢加班,另外加一种面膜补贴。”

    两个助理听得喜笑颜开,小纯隔老远的送给宋轻笑一个飞吻,“爱你,笑笑姐,木啊……”

    “爱我中午的外卖就给我点小龙虾。”宋轻笑傲娇的说道。

    她想趁傅槿宴不在偷吃。天知道,她已经好久都没尝到那香辣的滋味了,天天不是粥就是汤,鸡汤排骨汤都滋味清淡,哪有路边摊大排档里的街头霸王小龙虾好吃。

    “不行!”

    “不行!”

    谁知道,这一次,两个助理的口径十分一致,都坚决的拒绝了。

    “笑笑姐,你身体还没全好呢,虽然你掩饰得很好,但我们还是听到你偷偷的咳嗽了。”萱萱当即就揭穿了她的真面目。

    “呃……”闻言,宋轻笑讪讪的,脸上有几分挂不住,“这你都能听到,你耳力真好。”

    “既然傅总吩咐我们,要照顾好你上班时的饮食,我们就不能心软,给你开小灶,那就太没职业道德了。”小纯也义正言辞的说道。

    一提到这个,宋轻笑就有些抓狂,她想起了早上,傅槿宴非要送她来上班,送就送吧,她自然是十分乐意的。

    谁知道,那厮送完后,还非常理所应当的对她的两个小助理交代了一下,说她身体还没好,不要让她吃辣的咸的冰的口味重的食物,要是她不听,就给他打电话。

    然后还给两人一个塞了一张名片。

    宋轻笑当即就翻了个白眼,她才是她们的上司,这两人肯定不会听他的。

    傅槿宴当着她的面想让她的人变节,可能吗!

    太天真!

    谁知道,这两货答应得比谁都快,比谁都真诚。

    她当场就……冷哼一声,扭头就走——因为一打三,她打不过。

    回到办公室,她就开始捶胸顿足的感慨,自己的小助理变节了,向敌人投降了,自己现在一个人势单力薄,可怜兮兮的。

    这个世界没爱了。

    于是,这段时间,上班的时候,宋轻笑仍旧继续淡出鸟。

    这天回到家,宋轻笑像往常一样唤着元宝的名字,然而,她喊了好一会,仍旧看见元宝在窝里趴着,没有跑过来跳到她腿上。

    宋轻笑有些担心,走过去将猫咪抱出来,元宝也温顺的没有反抗,只是焉不拉几的趴在她怀里,轻轻的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元宝?”

    宋轻笑抱起它到处查看着,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想了想,她跑到元宝的“私人洗手间”里查看,用棍子刨了下,就看见还没来得及掩埋的粪便颜色和形状都不对,而且猫碗里,早上放进去的食物一口都没动。

    元宝拉肚子了!

    宋轻笑自从养了猫后,秉着高度负责的心态,也在网上看了很多养猫的攻略,并且还认真的做了笔记。

    她知道,小猫是很容易拉肚子的,天气变化一大,或者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体内有寄生虫的话,都容易引起肠胃不适,没胃口吃东西。

    这个病可大可小,要是放着不管的话,小猫很有可能会越拉越稀,最后导致脱水,体重下降,容易死亡。

    宋轻笑脸色一变,心里的担忧丝毫不比辰辰生病了少。

    元宝来到她家里这么久了,每天陪着她,给她解闷。

    她是真心把它当做这个家庭的一份子,现在它生病了,她心里自然着急。

    于是宋轻笑给傅槿宴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就急忙抱着元宝开车去了宠物医院。

    宠物医生给元宝做了检查量了体温后,对宋轻笑说:“放心,只是这几天天气变化有点大,小猫咪有些着凉,所以腹泻了,我给它拿点药,你每天放在水里给它喂下去,观察几天它的大便情况,还有它的精神状况,要是情况还没有缓解的话,再抱过来治疗。”

    “喵……喵……”医生一放开手,元宝一下子窜回了宋轻笑怀里,将脑袋靠在她胸口拱了拱,依恋的叫着。

    宋轻笑轻轻抚摸着它的头,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她朝医生点点头,感激的说道:“那就谢谢你了,医生。”

    “你客气了。”医生笑了笑,将药迅速配好递给宋轻笑,然后交代道:“对了,猫咪拉肚子的这几天不能多吃,或者吃复杂的食物,只能喝水,喂水不能喂自来水,纯净水最好。给它吃一些葡萄糖,好转一点之后吃我给你开的营养膏,肠胃不好的时候也可以吃,可以用来补充营养。”

    宋轻笑事无巨细的全部记下了,然后付了钱抱着猫咪就回家了。

    回去的时候,正碰到傅槿宴在换鞋。

    “元宝怎么样了?”

    傅槿宴关心的问道。

    虽然他对猫毛过敏,而且这只猫长期抢占了自己媳妇的怀抱,他心里有些不满,但见宋轻笑很开心很喜欢元宝,他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医生说元宝有些着凉,已经拿药了,说先吃着观察几天。”宋轻笑踢踏着拖鞋,将元宝放回它的窝里,就弄药去了。

    一番折腾下来,喂药行动总算宣告成功,宋轻笑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自己已经饥肠辘辘了。

    “槿宴,我好饿啊,我们带着辰辰出去吃吧?”

    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傅槿宴。

    傅槿宴堂堂七尺男儿,铮铮铁骨,最受不了她这样的眼光,当即就答应了,“好,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能吃太辣太油腻的东西,适当吃一些是可以的。”

    “遵命!”宋轻笑调皮的敬了一个相当不标准的军礼,惹得傅槿宴这个有强迫症的人难受极了。

    “等我啊,我去换个衣服,顺便叫辰辰下来。”说着,她一溜烟的就跑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