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都是我一手带大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输完液后,傅槿宴搂着宋轻笑,和楚恒道了别之后,转身便走,动作干净利索,完全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诶,诶,槿宴,怎么走的这么快,很着急吗?”

    对于她的疑问,傅槿宴抿着唇一言不发,闷头向前走,动作轻柔的将她塞进车里,打着方向盘,车子向着远处驶去。

    紧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宋轻笑好不容易有些清明的脑子渐渐的反应过来,瞪圆了眼睛,诧异的问道:“槿宴,你该不会,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按照平时他吃醋的表现来看,还真是一模一样,连嘴角下垂的弧度都没变。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轮胎擦过地面的声音,宋轻笑抗拒不住的向前扑了过去,又被胸前的安全带给拦了回来。

    “兄弟,你想要干什么!”瞪圆了眼睛,她一脸的惊恐和愤愤不平

    “那也没事,反正你现在的……”傅槿宴拿眼睛扫了扫她。

    宋轻笑:“……”

    一、手、带、大!

    丫的真是好意思说,要不是劳资先天条件好,你能……不对,跑偏了!

    你丫地怎么一言不合又开车!

    瞪着眼睛,宋轻笑磨了磨牙,一脸的纠结与无奈,“傅槿宴,你整个人现在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色’字!”

    “谢谢夸奖。”傅槿宴承认得毫不客气。

    对此,宋轻笑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脸皮太厚,不想交流!

    轻哼一声,她将脑袋转向一边,留给他一个高傲的后脑勺——姐也是有脾气的人。

    见状,傅槿宴轻笑一声,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沉闷了许久的心情一下子就晴朗了。

    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她略微的挣扎了一下,也就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笑笑,我是真的吃醋了,我不喜欢看你对着别的男人笑得那么灿烂。”他轻声说着。

    顿了顿,他又懊恼的补充了一句。

    “可是,我也知道,我不能阻止你的行动,毕竟,那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社交。你知道吗,我多么想把你藏起来,让其他人一辈子都看不到你。”

    不管男男女女……

    听到前面的话的时候,宋轻笑心里还有些感动,顺便小得意下,然而听着听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味了。

    她抬起右手,用食指指着他,瞪着眼睛,像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你你你……我跟你说哦,非法拘禁可是要坐牢的哦。”

    傅槿宴酝酿好的心情一下子就被这句话戳破了,他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嫌弃,“我这不是还没非法拘禁嘛,不过……你要是再不好起来,不管非不非法,我先把你吃了。”

    “哼,代我问候一下你老人家的肾!”宋轻笑翻了白眼。

    “我的肾好不好,不用问候,晚上你亲自领教一下就行了。”傅槿宴似笑非笑的说道,觉得她这炸毛的样子看起来特别的……赏心悦目。

    宋轻笑:“……”

    好吧,戳到痛处了,她甘拜下风。

    一连几天,傅槿宴都放下手头的工作,陪着宋轻笑来医院输液,当然结果也是不错的,至少她的症状明显减轻了很多,不再流鼻涕咳嗽了,也不再发热了。

    终于,第五天输完液后,白胡子老医生宣布道:“你的病已经好了,明天就不需要来了。”

    宋轻笑忍不住欢呼一声,感动得两眼泪花花的。

    “不过啊,身体还是要好好养着,饮食上也要忌口知道吗?”看着宋轻笑蓦地垮下来的笑脸,医生忍不住笑了,继续交代着,“最近这段时间,辛辣的凉的都不要吃,海鲜也尽量不吃,咖啡茶叶少喝,不要熬夜,早睡早起多运动。一会我给你开点药,你带回去按时吃就行了。”

    不吃辣的,不吃海鲜,不吃凉的……她似乎看到成群结队的小龙虾和冰激凌从自己眼前飞走,连个屁股都没给她留下。

    这就是生病之后最大的惩罚,哦,心好痛,谁来拯救一下她。

    “谢谢您,医生,这几天劳您费心了。”傅槿宴见宋轻笑沉浸在“悲痛”之中,摇摇头,跟医生道着谢。

    “客气什么,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医生一边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一边和蔼可亲的说,随即,递给他一张打印出来的单子,“好了,这个是药方,去拿药吧。”

    两人拿了药结了账后便开车回家了。

    “今天咱们不喝粥了,我给你做汤吧。”傅槿宴看着宋轻笑不展的眉眼,有点好笑,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怕打针,不爱吃药。

    连辰辰都比不上,辰辰打针吃药都特别主动特别乖。

    看着宋轻笑一下子眉开眼笑的,张张嘴,似乎想点菜的样子,傅槿宴及时堵住了她的话,“做什么汤得由我说了算,现在你只能喝对身体好的,其他的,这段时间还是别想了。”

    “嗷……槿宴,你真的忍心这样对我吗?我嘴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宋轻笑像在玩变脸似的,在听到他这句话后,脸一下子又多云转阴了,小手拉着他的胳膊,撒娇似的摇了摇。

    傅槿宴在看到她那可怜兮兮湿漉漉的眼神后,坚定不移的心有了几分动摇,想到她的身体,随即又堵上了那个心软的裂口,哄道:“乖啊,等你的身体好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绝对不拦着,并且还陪着你吃怎么样?”

    要做一个有原则的男人是真的很困难,尤其是在面对自己心爱女人的时候。

    这丫头真是自己的克星。

    见撒娇这招都没辙了,宋轻笑知道自己要继续吃那些没滋味的饭了,只好痛心疾首的说道:“好吧。”

    怕什么,十八年后,劳资又是一条好汉。

    宋轻笑的感冒好了,两个小助理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毕竟老板老是翘班,她们的压力也很大啊。

    于是萱萱和小纯忍不住心里的激动之情,当场来了一段热烈奔放的国标。

    “哈、哈哈……我说,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夸张!我不就是感冒下嘛。”

    宋轻笑被她们“优美”的舞姿逗得差点笑倒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