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感冒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可是他也不能去阻止,毕竟那是正常的人际交往,他不能像囚着的一只金丝雀一样,将她圈禁在自己的世界里,那对她不公平。

    咬了咬牙,傅槿宴默默地看着他们聊天,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次日,日上三竿了,宋轻笑才揉着眼睛醒来,摸摸旁边的被窝,早已经没人了,她像往常一样坐起来。

    下一刻,她的动作一顿,好像听到了什么咔嚓一声。

    “嗷……”一声惨叫毫无预兆的响起。

    劳资的腰……又酸又疼!

    这下不会是真的断了吧?

    简直是没天理了。

    这下还怎么扛刀!

    她掀开自己的睡衣,小心翼翼的瞧了瞧,在看到身上那青青紫紫的小点点时,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下还怎么穿漂亮的裙子啊麻蛋!

    总不能大夏天的,她穿着高领毛衣或者裹一条围巾去上班吧!

    那样会被拉到精神病院去做鉴定的好吗。

    “都怪你个混蛋,这下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啊。”吃饭的时候,宋轻笑还在碎碎念。

    傅槿宴今天看起来精气神特别好,满面春风,俊美无俦,跟前几天那个霜打了的茄子样判若两人。

    “我觉得,还可以吧。”

    啥?

    什么叫还可以?

    宋轻笑当场就懵逼了,随即咬牙切齿的问道:“听你这么说,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咯?”

    傅槿宴灿烂一笑,“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考虑到宋轻笑的身体,昨天他确实吃得不够彻底,没有发挥出十成十的实力来。

    宋轻笑:“……”

    什么叫无耻,什么叫腹黑,哦不对,是面黑心黑,傅槿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榜样啊。

    她这样的小白兔,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这只大灰狼。

    办公室。

    “阿嚏、阿嚏……”

    宋轻笑正在浏览邮件,突然鼻子一痒,随即就是一连串喷嚏,怎么都停不下来。

    每打一次,胳膊上就冒出一些鸡皮疙瘩,又难受又畅快。

    “笑笑姐,你怎么了?”萱萱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宋轻笑这个样子,“是不是感冒了?话说这几天气温忽冷忽热的,还一连下了好几天雨,最容易着凉了。”

    “没、没……”宋轻笑抬起手,刚准备说“没事”,下一刻,又是n多喷嚏声响起。

    涕泗横流,说的就是她吧?

    萱萱担忧的看着她,建议道:“看样子你是真感冒了,这样下去可不行,身体会吃不消的,要不我去给你买点药吧?”

    宋轻笑边打喷嚏边点头,麻蛋简直太难受了,鼻子里痒得停不下来,根本没办法工作。

    想到这个,她就想起了罪魁祸首傅槿宴,要不是他把自己狂折磨一通,自己又怎么会感冒呢。

    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声讨一下,让他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公司附近就有一个药房,萱萱很快便提着几盒药回来了。

    “笑笑姐,这是我根据你的症状让他们拿的药,来,你先吃了吧。”萱萱体贴的到了一杯温水,放到她面前。

    宋轻笑终于打够了喷嚏,可以说出话了,只是声音听起来囔囔的,“谢谢你啊,萱萱,我可能就是这几天着凉了,没事的。”

    她依着说明书将药吃了,这才跟萱萱谈工作。

    一个上午忙下来,宋轻笑觉得比连续上班一周还累,疲惫的倒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样子看起来像一只搁浅的咸鱼。

    中午的时候,宋轻笑勉强刨了几口饭就放下了,因为嘴巴里淡淡的,吃什么都没味道,所以面对着平时喜欢的美食,她的食欲也不是很强。

    再吃了一道药,她强打起精神处理工作,不知道怎么撑到下班的,她就飘飘忽忽的回家了,然后往沙发上一躺就睡着了。

    傅槿宴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宋轻笑躺那里,毯子也没盖的就睡着了。

    他走过去,正想仔细看看,却不妨她一连打了三个喷嚏,然后自己慢悠悠的睁开了眼。

    “你感冒了。”傅槿宴担忧的说道。

    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嗯,都是你昨天把我折腾的。要不是我劳累过度,免疫力下降,又怎么可能让感冒病毒有机可乘。”宋轻笑坐起来,没好气的瞪着他。

    傅槿宴嘴角抽了抽,有点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运动不是可以锻炼身体吗,怎么可能导致免疫力下降?

    “吃药了吗?”

    他伸手摸摸宋轻笑的额头,确认没发烧,这才放心的问道。

    宋轻笑将买了那几盒药从包包里拿出来,一样样的扣开,“萱萱给我买了,我这会正好再吃一次。”

    傅槿宴连忙阻止了她的动作,“哎,先别急,笑嘻嘻,你还没吃饭呢,空腹吃药伤胃,我去给你做点清淡的东西,吃了再来吃饭。”

    一听“清淡的”,宋轻笑就觉得嘴巴里更清淡了。

    “别呀,槿宴,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吃什么都不香。”

    傅槿宴无奈的笑笑,“感冒了,尽量少吃油腻的,重口味的,这样才能好得快。乖啊,等过几天你身体好了,你想吃什么我们再去吃好不好?”

    看着宋轻笑噘着嘴,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他又补了一刀,“况且你现在吃什么都没味道,还不如不吃,你说是不是?”

    宋轻笑:“……”

    果然是亲老公,亲生的老公啊。

    没爱了,债见!

    这天晚上,宋轻笑委屈巴巴的喝着白米粥,当然傅槿宴和傅孟辰小盆友也陪着她一起喝粥,没有吃什么美味的来引诱她。

    晚上睡觉的时候,傅槿宴这次规矩了,老老实实的抱着她,动也不敢动。

    “快快,纸,纸给我,鼻涕要流出来了。”宋轻笑从他怀里挣扎出来,突然说道。

    傅槿宴一转身,将一盒抽纸直接放到了她旁边。

    宋轻笑像见到了救星一样,急忙抽出一张,就堵在鼻子下面。

    于是,整个晚上,宋轻笑就在苦逼的堵鼻涕中度过,没有睡好觉。

    次日,她顶着大大的熊猫眼,坚持要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