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传说中的养成计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个……”

    被调侃了,欧珊珊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解释,“刚才安德烈已经和我解释了那天的事情,是我误会他了。现在误会解除了,我们自然就和好了。”

    一旁的安德烈也随声附和,“轻笑,这段时间真的是多谢你了,打扰你们这么久,真的是不好意思。”

    “不用这么客气,这是我姐妹,我不管她,谁管她,都是应该的。”宋轻笑很是大度的一摆手,气势如虹。

    傅槿宴:“……”

    宋轻笑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你的好姐妹最对不起的人应该是他吧!

    害得他吃了这么多天的素!

    “那这样吧,改天我下厨,你们来我家吃饭吧。洋洋也说好久没看到他的辰辰弟弟了,两个小孩子也好培养一下感情。”安德烈觉得光口头上表示感谢还有些不到位,便主动提出了邀请。

    要知道,他这几年忙到飞起,可是很少下厨的,所以这个提议相当有诚意。

    “好啊好啊,我们空了就上门叨扰。”宋轻笑一口便应了下来,丝毫不知推辞为何物。

    跟欧珊珊都不分你我了,还推辞客气个毛线呀。

    “那笑笑,我和安德烈就先回去了。”欧珊珊喜笑颜开的说道。

    “咦,你不吃饭了吗?”宋轻笑看着吃了没几口的饭菜,“安德烈呢?要不要坐下来一块吃?”

    “我们就不吃了,轻笑。”安德烈一脸喜色的说道。

    欧珊珊也跟着附和,“就是,我们还是回去吃吧。就不在这里打扰你跟某人了,做电灯泡的滋味真是不太好呢。”

    其实她想说的是“秒不可言”,但看到傅槿宴那要吃人的目光,又识相的改了口。

    闻言,傅槿宴内心s:滋味不好还这么理直气壮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来跟我抢媳妇!丫的就是故意的吧,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哼!

    下次见一次打一次,绝不手软。

    “好吧。”宋轻笑额头掉下三条黑线,状似嫌弃的挥挥手,“走吧走吧,就知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有了老公就不要闺蜜了。”

    “哪有,我对你的爱日月可鉴天地为证山无棱天地和乃敢与君绝。”欧珊珊一连串的说着,像是练习了无数遍,都不带歇气的,好像她们真有多相爱似的。

    配合着她那张笑眯眯的表情,看起来是相当的……没诚意啊!

    差评差评!

    “呕……不行了,我得去吐一会。你们自便啊。”宋轻笑做出一个夸张的作呕的姿势,逗得欧珊珊夫妻俩哈哈大笑。

    送走了两人后,宋轻笑继续坐回餐桌吃饭,傅孟辰不在家里,所以此时,偌大的餐厅只有他们两人。

    傅槿宴自己吃了没几口,反倒给宋轻笑夹了很多菜。

    “你怎么不吃啊,槿宴?”

    宋轻笑嘴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像一只偷吃的小松鼠,看起来可爱极了。

    傅槿宴轻轻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我饿的又不是肚子,吃那些没用,又不对症下药。”

    听到这句话,宋轻笑一个不防,差点被噎死,她喝了好几口汤才把嘴里的食物吞下去,一张脸上红红的,也不知道是被撩的,还是被噎的。

    “你、你能不能不要在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开车?这样有损你的形象知道不!”

    “哪里有什么广众,这是我们的家,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傅槿宴朝她暧昧一笑,“况且,我的形象如何,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宋轻笑囧了一囧,在心里愤怒的咆哮道:就是因为清楚得不得了,所以劳资现在才这么……怂!

    “傅大总裁,咱们有话好好说哈,不要动手动脚的,圣人都说了,动手动脚的不是君子。”

    宋轻笑笑得一脸谄媚,看起来相当狗腿,也顾不上吃饭了,毕竟,比起一会可能即将要断掉的腰,吃饭这件事还是可以先放放的。

    吃饭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傅槿宴见宋轻笑被吓得像只惊弓之鸟,不由得笑了,他摇摇头,又给她夹了一块排骨,“笑笑,你这样,搞得我像个欺负良家妇女的恶棍一样。先吃饭吧,你期待的事不都还没发生嘛。”

    “什么叫我期待的事!明明只是你期待好吧!”闻言,宋轻笑顿时不服气了,噘着嘴反驳道。

    傅槿宴才不会被这个纸老虎吓到,朝她邪魅一笑,脸上的笑容简直要颠倒众生,“瞧你脸红的,不是期待是什么。你们女人呀,最喜欢口是心非了。”

    宋轻笑:“……”

    p,劳资的意大利炮呢?

    不发威还当我是个傻白甜的二哈了?

    一顿饭在无限怨念中吃完了。

    擦了擦嘴,宋轻笑眼珠子一转,狡黠的朝傅槿宴一笑,“槿宴,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个稿子没有设计,周一急着要呢,就劳烦你先洗洗碗了,我加班去了白白。”

    不带歇气的说完,她抡起脚步就想开溜,却不料,刚溜了没几步,就被人一把拉住,然后用力一拉,撞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吃了我夹的菜,这就想开溜?嗯?”傅槿宴淡淡的说道。

    宋轻笑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被自己呼出来的热气熏的,还是不好意思。

    “你先放、放开我,槿宴,咱们有话好好说,要不下次我也给你夹菜?”宋轻笑用一副商量的口吻说道。

    她就知道,这个混蛋没安好心,给她这么殷勤的夹菜,不过是为了把她养肥,然后一口吃肉。

    这就是传说中的养成计划?

    阔以,很强势!

    “给我夹菜就不必了,要报答就要投其所好,你知道我喜欢什么的。”说完,傅槿宴不给她丝毫开溜的机会,一把将人打横抱起,就向楼上走去。

    “蹬蹬蹬”的有节奏的脚步声在宋轻笑听来,简直就是死神手中的镰刀,正在一下一下收割着自己可怜的小蛮腰。

    虽然吃得很多,但力气很小啊,宋轻笑反抗无效,扑腾了几下就再也翻不起浪花。

    于是,整整一个下午,宋轻笑再也没能成功下得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