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是不是蓄谋已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安德烈一下子就蹦了起来,“不行不行,那是我老婆,我怎么能打光棍。好的,我听你的,明天我就回去,哪怕她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我也不会退缩的。”

    “这样就对了。”

    又嘱咐了他几句之后,傅槿宴才挂掉电话,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轻轻地转了两下,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明天,不出意外,我的老婆就能回到我的怀抱了。

    应该好好地算一算,这几天的“空窗期”,某些人要多久才能还完。

    正在客厅和欧珊珊一起看电视吃零食的宋轻笑,突然觉得自己的背后冒起一阵凉风,阴嗖嗖,冷冰冰的,让她后背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了看,窗子都关的好好的,也没有漏风的地方。

    “奇怪,怎么回事?”

    “你说什么呢?”欧珊珊头都没转,随口问了一句。

    宋轻笑摇了摇头,“没事,随便磨叨一句。”

    欧珊珊原本也没有多大的好奇心,闻言便也没有再追问,全部的心思都投入到了电视上,感慨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这么狗血的言情剧,每一集都是满满的槽点,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有着想要看下去的呢?我是不是心理有问题?”

    “不是。”

    轻咳一声,宋轻笑义正言辞的和她解释,“你想看,不是因为剧情,也不是因为演员,而是因为你想知道,这个电视剧的脑洞到底有多大,编剧的扯淡能力到底有多雄厚,能不能刷新你的下限。这些才是主要原因。”

    闻言,欧珊珊拧着眉,认真的思考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一脸的赞同,“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于是,两个好姐妹继续高高兴兴的看着能够刷新她们下限的电视剧。

    第二天是周末,“一家人”都理所应当的赖床了——宋轻笑和欧珊珊是惯犯,傅槿宴是不想起来。

    起来有什么用,老婆也不在身边,还不如在床上躺着,还能回味一下过去的美好——被子上还残留着自己媳妇好闻的体香。

    因为没人起床,所以冯妈准备的早饭变成了……上午饭。

    几个人好不容易起来准备吃饭了,吃了没几口,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冯妈走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安德雷高大威猛的身躯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看到他,欧珊珊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猛地站了起来,语气不善的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珊珊,我……”

    “我不是说过不许你来吗?”

    “可是……”

    “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你可真是好样的!”

    欧珊珊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咬牙切齿的说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快步的回了房间。

    “咣”的一声,房门被狠狠地甩上,力道大得感觉整个房子都在颤抖。

    见状,几人面面相觑,彼此之间都感觉很是尴尬。

    片刻之后,还是安德烈打破了宁静,笑得有些勉强,也有些抱歉,“不好意思,没打一声招呼就来了,打扰到你们了吧。”

    经他这么一说,宋轻笑也回过神来,连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又不是外人,来就来了。只是……”

    她扭头看了看楼上,转过头来,表情纠结,“珊珊看样子,似乎还没有消气,你这个任务还有些艰巨啊。”

    “是啊。”安德烈苦笑一声,“但是无论如何,我也要和她解释,不能让她一个人在外面。不好意思,失陪一下,我去看看她。”

    说完,他抬脚就要走,却被宋轻笑叫住了,“那个,估计珊珊把门已经锁上了,你现在上去恐怕也进不去……”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动,打断了她还没有说完的话。

    几人的目光都被那声响动所吸引,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

    一把银色的钥匙端端正正的摆放在桌子上。

    “欧珊珊房间的钥匙。”傅槿宴风轻云淡的说着。

    宋轻笑:“……”

    你丫的钥匙都准备好了?

    什么时候的事?

    是不是……蓄谋已久!

    想到这一点,宋轻笑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看着老神在在的傅槿宴,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安德烈心系欧珊珊,自然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之间的表情,拿起钥匙,道了声谢之后,便小跑着上了楼。

    不一会儿,就听到欧珊珊模糊的略带惊讶的声音在楼上响起,“你怎么进来的……”

    门开启又关闭,所有的声音被隔绝开。

    “好了,人家夫妻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赶紧吃饭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闻声,宋轻笑扭过头来,盯着他看了又看,没好气的说道:“是不是你通知的安德烈?”

    “是我。”

    没想到他承认的这么干脆,倒是出乎宋轻笑的意料。

    抿了抿唇,她十分的不解,“可是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不要掺和他们的事情,怎么现在又……”

    “话是那么说,但也要结合实际,”傅槿宴停下筷子,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觉得我若是再不插手,恐怕你就要被她拐走了,为了家庭的和谐,为了夫妻的和谐,我必须要主动出击。”

    宋轻笑:“……”

    呵呵!

    说得这么义正言辞,还不是为了你那些小心思,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庸俗!

    对于他的这种行为,宋轻笑表示了由衷的鄙视。

    两个人继续吃饭,毕竟另外两个人躲在房间里,事情发展的怎么样他们也不知道。

    等到他们刚刚吃完饭,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随后是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一轻一重,听着却也是分外和谐。

    宋轻笑抬头一看,撇了撇嘴。

    欧珊珊正倚在安德烈的怀里,后者搂着她的腰,两个人亲亲蜜蜜的走了下来。

    在她的面前站定。

    见状,宋轻笑挑了挑眉,双手环胸,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哟,这是怎么回事啊,刚才还是一副苦大仇深、深仇厚怨的样子,现在怎么就这么亲密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能让你有这么大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