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说不定还胖了几斤!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照例是傍晚的时候,他刚到家,“轰隆”一声响,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来势汹汹,一点儿也不含糊。

    衬着窗外打过的闪电,傅槿宴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因为他已经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欧珊珊在听到雷声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向宋轻笑靠了过去,紧紧地贴着她,一副害怕到不行的样子。

    傅槿宴:“……”

    真好。

    这个雨下的真好。

    老天爷,我谢谢你八辈祖宗!

    于是晚上,不出意外的,宋轻笑又去“陪睡”了。

    这一次更加的直接,她连房间都没有回,就被欧珊珊拉着回了她的房间,一点儿机会都没有给他留。

    而且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一连几天,都是这样的天气,白天天气晴朗,晴空万里,一到了晚上,瞬间变脸,雷雨大作,像是世界末日要来临一样。

    也是托了这个天气的“福”,傅槿宴已经彻底和宋轻笑分开了,别说是正常的夫妻生活,连个普通的亲亲抱抱都没有,身边时刻的跟着一个小……大尾巴!赶也赶不走,还不能说什么,很是憋气。

    如此过了几天,傅槿宴觉得自己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的地步。

    窝在书房里面想了许久,他终于还是下定决心,给安德烈打了电话。

    因为两家的关系算是比较密切,所以彼此的私人号码都有存留,傅槿宴的电话一打过去,对方毫不犹豫的就接了起来。

    接通电话,傅槿宴刚想要说话,但对方完全没有给他机会,先是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串:“傅总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珊珊是不是在你们家她还好吗这几天过的怎么样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她出了什么事……”

    傅槿宴:“……”

    看来和欧珊珊结婚这几年还是有好处的,至少他的中文练得已经十分流利了。

    说不定现在让他去说唱,都没有问题。

    深吸一口气,傅槿宴沉声说道:“你先冷静一下,欧珊珊没有事,她在这里待得挺好的。”不好的是我。

    不过最后一句他并没有说。

    为什么不说?

    搞笑,谁还不要个面子啊!

    哪怕……那是个鞋垫子!

    听到傅槿宴沉稳的声音,原本还情绪激动的安德烈慢慢冷静下来,安静的等待着他的下文。

    “欧珊珊在这里很好,吃得好睡得好,也没有出事。”说不定还胖了几斤!

    “是这样吗?那真是谢谢你们了,这些日子打扰了。”安德烈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失落,又有些欣慰。

    闻言,傅槿宴眸光一深,轻咳一声,切入正题,“我知道你们夫妻是为什么吵架,所以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你想不想让欧珊珊回去?”

    “想啊,我当然想!”

    没等他话音落下,安德烈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叫了起来,随即却又像是漏了气的气球,声音蔫蔫的,“可是这段时间,我每天都给她打电话,发微信,还有视频语音,都发了,可是她全都不接,除了告诉我她在你们家里,不让我来找她之外,就再也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能让她回来呢。”

    “想让她回来很简单,”傅槿宴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淡定,“只要你说清楚,你们结婚纪念日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所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她生气,不过就是一个原因,怀疑你的忠诚。”

    “我对她是绝对的忠诚,半分虚假都没有!”

    安德烈的语气焦急又坚定,声音洪亮,没有丝毫的心虚,“那天的事情,真的只是个意外。我上午在电视台录节目,现场除了我以外,还有别的明星,录完之后我刚要走,一个刚出道的小明星找到我,说是想要给我合个影,这种要求我向来都是不会拒绝的,于是我便同意了,可是没想到我刚站好,她就扑过来抱住了我,当时我就吓了一跳,连忙推开了她,她可能是看到我脸色不对,解释说是因为太激动了,所以没有忍住。但我还是很不高兴,也没有再和她拍照,直接就走了。”

    “身上的香水味,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沾上去的。”

    闻言,傅槿宴伸手捂住了额头,一脸的无奈。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

    特么的真是简单到令人发指!

    突然,他有些可怜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因为这样的小事情,害得他被抛弃了这么久。

    还有那个发花痴去抱安德烈的小明星,真是感谢你祖宗十八代啊!

    唉,心里的苦说不出来!

    无声的叹了口气,傅槿宴正色问道:“既然情况是这样的,那为什么当时你不说明呢,解释清楚了,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情了。”

    “我是想解释来着,可是……”

    “可是当时欧珊珊的态度不好,伤了你的心,所以你就赌气没有解释?”

    “是……”心思被看穿,安德烈有些尴尬,“珊珊当时的态度,就像是我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我为了下午赶回来过节,上午是加班加点录的节目,已经很累了,当时被她一刺激,没有忍住脾气,所以就没有解释,也是因为赌气的缘故。”

    傅槿宴听了,心中了然。

    因为太疲惫,所以人的忍耐力都会下降许多,平时可能不算什么事的事情,瞬间就会被放大许多倍。

    所以也是因为时机不对,导致这么小的一件事情,居然引发了这么大的矛盾。

    沉吟片刻,傅槿宴对着电话认真的说道:“既然如此,若是你想将欧珊珊接回去,那就明天过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她解释清楚。”

    “我倒是想去,可是珊珊……”安德烈有些踟蹰,“她现在应该是不想见到我吧,我若是去了,她更生气了怎么办?”

    “恕我直言,你要是一直听她的,不来找她,那她才是真的生气,时间越久,他对你的埋怨越多。”

    傅槿宴把玩着一只钢笔,振振有词的说道:“这几天我也在观察她,她没有当初那么生气,只是拉不下面子来,而且你还欠她一个解释。女人也都是好面子,而且娇气,你得哄着她,惯着她,宠着她才可以,但不是说事事都要顺着她,不然的话,你就准备打光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