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来吧,大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而另一边,欧珊珊扯着宋轻笑回到房间,“啪”的一声,房门落锁,她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看着她这副样子,宋轻笑哭笑不得,伸手推了推她的肩膀,笑着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有种刚才像是有人要追杀你的样子?”

    “当然是有人要追杀我。”

    欧珊珊拍了拍胸口,用一副后怕的样子说道:“你刚才没有看到傅槿宴的表情吗?我觉得他可能想抽我。”

    宋轻笑:“……”

    你还知道啊!

    扯了扯嘴角,宋轻笑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着她,语气无奈,“不至于,槿宴可能就是……他就是一个面瘫,总是这么一副表情,平时也是这个样子,习惯了就好了。”

    “少骗我了,我又不是第一天见到他,”欧珊珊摆了摆手,做出一副“你少唬我的样子”说道,“他平时虽然也挺严肃的,对着我的时候,态度也是挺和善的,有的时候还能笑一笑,可是现在……感觉像是一个人肉制冷机,刚才我要是慢走了两步,恐怕就要成为你们卧室门口的一座冰雕了。”

    说着,她还搓了搓胳膊,一副心有戚戚然的样子。

    宋轻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

    长叹一口气,她直接爬上床,钻进被子里,伸手拍了拍另一边,轻声说道:“来吧,大爷,奴家已经在床上等你了,你还不快上来。”

    说着,还对欧珊珊抛了一个媚眼儿,搔首弄姿,举止妖娆。

    欧珊珊:“……”

    深吸一口气,她看着宋轻笑,一本正经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能拒绝吗?”

    “拒绝个屁!”

    柔媚小佳人突然转换了态度,分分钟化身暴躁喷火龙,瞪着眼睛怒目而视,语气不善,“麻利的,给我滚上来,你丫的还挑上了,是不是觉得我的四十米的大刀不够锋利啊?”

    闻言,欧珊珊哭笑不得,双手合十在胸前,装模作样的求饶,“好吧,宋大爷,是我错了,我这就来,这就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两个人并排躺着,望着天花板,一时之间沉默无语。

    半晌之后,宋轻笑幽幽的问道:“在这个时候,是不是特别想念安德烈?”

    “才没有……”

    欧珊珊下意识的就想要否认,结果一扭头,就对上了一双明亮水润的眼眸,仿佛洞悉了一切。

    叹了口气,她捂着被子,声音闷闷的说:“好吧,确实是挺想他的,毕竟这些年,他知道我害怕,每逢刮风下雨的时候,无论多忙,都会回来陪我,生怕我自己一个人受不了。这么些年,早就成了习惯,今天身边躺的不是他,感觉还有些不习惯。”

    不习惯?

    宋轻笑默默地撇了撇嘴,表达着自己无声的嫌弃。

    劳资好歹也算是陪你睡了好几年,咋没见你说你不习惯呢!

    女人,就是如此的善变。

    “既然想他,那就回去呗,有什么事情就好好的谈一谈,总是这么回避着,无论是不是误会,都没有澄清的时候啊。”

    “回去?我才不要。”

    欧珊珊态度坚决,一口回绝,“我可是要面子的,当初我自己跑出来,要是再灰溜溜的回去,岂不是显得我没有底气,我还没有原谅他,他也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所以我不回去,打死也不回去。”

    “那……若是安德烈来接你呢?”宋轻笑试探性的问道,“那你要不要回去?”

    “接我……”

    沉吟片刻,欧珊珊还是摇了摇头,一脸的坚定,“那我也不回去,想让我回去我就回去,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宋轻笑:“……”

    面子?

    面子就是鞋垫子啊!

    这种时刻,面子都是可以抛弃不用在意的东西好吗?

    这一刻,宋轻笑觉得,自己的心中充满了忧郁,难以言说。

    感觉到她的郁闷,欧珊珊到先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手在被子里面摸了摸,摸到她的手,捏了捏,语气娇憨,“好啦好啦,我也就是那么一说,总不能永远都不回去,无论事情是真是假,总要解决的,所以你也不用这么郁闷。”

    说着,她又叹了口气,语气变得哀怨,“不过我真的是好难过啊,你这是在嫌弃我吗?笑笑,你变了,以前你说过你会爱我一生一世的,现在有了傅槿宴,你就对我始乱终弃!狗子,你变了。”

    狗子……

    宋轻笑被这个热气腾腾新鲜出炉的昵称震惊到了,瞪圆了眼睛,一脸的诧异。

    看着她惊讶的表情,欧珊珊顿时觉得心情大好,刚才的沉闷心情也是一扫而空。

    她腾出手臂,拍了拍宋轻笑的头顶,用一副长者的语气说道:“狗子,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睡觉吧,早睡早起才能身体好。”

    宋轻笑:“……”

    怎么办,手好痒痒,好想打死她哦!

    轻哼一声,宋轻笑很是嫌弃的挥开她的手,然后将被子往上拽了拽,没好气的说道:“我睡觉了,你要是再撩闲,我就揍你丫的。”

    收到威胁的欧珊珊很给面子的闭上了嘴,顺带着也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两个频率相差无几的呼吸声渐渐响起,很是平缓。

    窗外,雷雨阵阵,依旧没有消减,万物被清洗,雨停之后,又是一派崭新的模样。

    第二天一早,傅槿宴独自一人在床上醒来,身边一片冰凉,触手也没有摸到熟悉的身躯。

    看来自己期待的某些人良心发现,半夜偷偷跑回来的情况,没有发生。

    他用手捂着额头叹了口气,认命的起床洗漱,准备去上班。

    走出家门的时候,他才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地面被雨水浸湿,浮土被冲刷得干干净净,青石板地看起来干净又清新。

    雨停了……今天晚上,笑笑就可以回房间了吧?

    想到晚上终于可以抱着自己的老婆了,傅槿宴的心中还是有着小小的雀跃和激动的,走起路来,脚步都显得很是轻松。

    可惜有一句话叫做“人算不如天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