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倒霉的安德烈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她这么垂头丧气的模样,宋轻笑心中不忍,拉着她的手,笑着说道:“怎么可能,没准安德烈自己一个人都给吃了,向你表示忏悔。”

    “哈,这话我才不信呢,那个大猪蹄子说不定早就去哪里逍遥快活了,哪里还记得我做的饭。”欧珊珊气愤的说道,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骚扰,她从昨天开始手机就关机了。

    反正她现在气还没消,不想跟安德烈有任何联系。

    宋轻笑闻言,没好气的说:“瞧你说的那些,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用这个可不能给别人定罪哦。而且,你怎么不往其他方面想想呢,比如说,安德烈现在正孤零零的一个人在空旷的大别墅里,可怜兮兮的吃着泡面?”

    “哈哈哈哈……”欧珊珊听到宋轻笑的形容,一下子没绷住,笑出了猪叫,“嗯,这个场面可以有,一想到这个场面,我心里就很欢乐,真想当场扭一段秧歌。”

    宋轻笑:“……”

    所以大姐,你这是在幸灾乐祸?

    幸灾乐祸的对象还是你老公,亲老公,酱紫真的好吗?

    你的良心呢?

    “哎哎哎,你干嘛??”

    宋轻笑收回手,翻了个白眼,解释了下自己的行为,“你误会了,我只是摸摸,你的良心还在不在。”

    所以,她现在觉得,安德烈娶了这个女人,其实也挺……倒霉的!

    但这话她不敢说出来,她怕一说出来,自己的小命就玩完了,毕竟,欧珊珊有随时化身女暴龙的特殊技能。

    她这是被调戏,然后又接着被嫌弃了吗?

    气愤!还有没有天理了!

    她正想开口反驳,就听到从某个地方传来一阵诡异的“咕噜咕噜”声,像打雷一样。

    “饿了啊?”宋轻笑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忙碌了一早上,能不饿吗?”欧珊珊被她这别有深意的一眼看得有几分羞恼,说出来的话也不甚柔软。

    宋轻笑闻言,连忙伏低做小,“是是是,我们欧大小姐做饭辛苦了,为了报答欧女王的辛苦,我请你出去吃饭怎么样?不知女王赏脸否?”

    欧珊珊哪里听不出来她这是在调侃自己,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然后傲娇的“嗯”了一声,便上楼换衣服去了。

    宋轻笑看着那高贵冷艳的背影,顿时哭笑不得,旋即转身跟冯妈说道:“冯妈,中午你自己吃就行了,我和姗姗出去吃,不用做我们的。”

    “好的。”冯妈收拾之余,不忘回答。

    宋轻笑和欧珊珊收拾好后,便开车从别墅出发——当然车是宋轻笑宋小厮开的,欧女王老神在在的坐副驾驶。

    “一会你想吃什么,姗姗?不要客气,就当是我陪你补过节了。”

    宋轻笑仔细盯着路况,手上熟练的操纵着方向盘。

    欧珊珊满不在乎的说道:“随便什么都行,只要好吃就可以,你知道的,我不怎么挑食,好养活得很。”

    对于这句话的真实性,宋轻笑保留自己的质疑。

    要是欧女王都不挑了,那世界上还真没有挑的了。

    说她不挑还差不多。

    想着欧珊珊对这附近并不熟悉,于是宋轻笑将她带去了自己平时常去的一家私房菜馆,这里的菜味道是真的很不错,连装盘雕花都会花很大的心思,每样菜的分量不多不少,刚好够吃完,不浪费,但也不会让人太饱,所以来这里的人很多。

    毕竟这已经不是一个追求吃饱的年代了。

    由于是熟客,所以宋轻笑两人没等多久,便吃上了美味的饭菜。

    “这里的味道真不错,跟我的手艺有得一拼。”欧珊珊斯文的喝了一口汤,赞美道。

    宋轻笑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弄得差点噎到,她费力的吞咽下去,这才回道:“拜托,大小姐,你要不要这么自恋啊!咱们说话是要拿出真凭实据的。”

    “我说的没错呀,你当初还跟我学做饭呢,难道你忘了吗?”欧珊珊不知道从脑袋里的哪个角落,扒拉出来这么一段往事,来堵宋轻笑的口。

    宋轻笑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我去,这么富有年代感的事,你竟然还记得?你要是不提起,我估计早就忘了。”

    她隐约想起,自己曾经特意跟欧珊珊学了一道菜,好像很辣,傅槿宴吃了后,半夜肠胃炎发作,被她紧急送往医院。

    这等糗事,现在想起来真是不胜唏嘘呀。

    “说明你是个健忘的女人。”欧珊珊一锤定音的下了结论。

    吃完饭后,两人又在外面转了一圈,主要是宋轻笑怕欧珊珊老是闷在家里想东想西的,越想越钻牛角尖就不好了,便跟她一起去透透气。

    顺便买买买点啥东西,发泄一下郁闷的情绪。

    不是说当一个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般买买买和吃吃吃就能治愈的么。

    下午回去后,欧珊珊的心情果然好了不好,至少从脸上就能看出来,笑容多了。

    宋轻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别陷在那种不好的情绪里拔不出来就行。

    任何东西,陷进去的时候觉得比天大,比海深,自己主观上会将它无数倍的放大,然而当拉开一段距离再去看待它的时候,发现它其实并没有什么。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姗姗?”宋轻笑坐在沙发上,手上抱着一桶薯片——没错,是一桶,正咔吧咔吧的嚼着。

    电视里正放着毫无营养的三流言情剧,上面的十八线女星她都不认识。

    欧珊珊手里也抱着一桶下午的战利品薯片,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着,“还好吧,没有昨天那么生气了,只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突然,她转身无厘头的问了一句,“我说,你不是要赶我走吧,笑笑吾爱?”

    宋轻笑嘴角抽了抽,狠狠一咬手上的薯片,“你这脑袋就想这些有的没的,也不嫌累么。我要是想赶你走,早就赶你走了,何必等到现在!还陪睡陪吃陪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