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衣服上的香水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回到家里没多久,她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而冯妈已经连忙走过去开门了。

    刚打开门,一个人影就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臂,翘着二郎腿,沉着一张脸,头顶似乎还有火焰在燃烧,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河豚,就差在脸上写上“我很不高兴”几个大字了。

    “珊珊,你怎么来了?”

    看到欧珊珊,宋轻笑很是惊讶,连忙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

    只是刚一坐下,触及到她周身零下好几十度的气温,宋轻笑又连忙抬起屁股向着旁边移了移。

    我滴个乖乖啊,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大变……冰棍吗?

    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宋轻笑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珊珊啊,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对啊,发生什么事了。”

    说着,她扭头又看了看门口的方向,不解的问道:“对了,今天不是你的结婚纪念日吗?你没有和安德烈在一起吗?”

    “别跟我提他!”

    原本还在生闷气的欧珊珊突然像是被点燃的煤油桶,整个人瞬间暴躁了起来,瞪着眼睛龇牙咧嘴,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笑笑,我算是看出来了,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大猪蹄子!”

    宋轻笑:“……”

    大猪蹄子是什么鬼?

    轻咳一声,宋轻笑干笑了两声,向着她那边又凑了凑,小心翼翼的像个鹌鹑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好端端的,你们这是吵架了?”

    话音未落,她就明显感觉到欧珊珊整个人的气场都发生了变化,显得又委屈又生气,瘪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笑笑,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啊,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特意腾出时间来,就是为了和他好好地过个二人世界,越洋都被我丢到了爸妈那里。我满心期待着,结果呢,他上午因为公司的事情耽误了,没有回来,我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的身份在那里摆着,一个弄不好会被人说耍大牌,影响声誉,况且上午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事,我就无所谓了。好不容易等到下午他回来了,我还是亲自下厨做的饭,你也知道,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做过饭。”

    说着,她顿了顿,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咕咚咕咚”灌了一大杯下去。

    抹了抹嘴,她的表情更加委屈了,“他回来先去换的衣服嘛,我就跟了进去,将他换下来的衣服收起来,到时候一起让保姆洗,结果拿衣服的时候,我一下子就闻到了他衣服上的香水味!”

    “香水味?”

    闻言,宋轻笑惊得张大了嘴,下巴都要掉到肚子上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香水味呢?确定不是你的吗?”

    “当然不是我的,我对气味很敏感的,是不是我的,我一下子就能闻出来。”

    欧珊珊瞪着眼睛,气喘吁吁,“当时我就拿着衣服去质问他,可是他偏偏不承认,还说是我搞错了,说什么我无理取闹。我靠,老娘会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吗?简直是要气死我!我忍不下这口气,和他大吵了一架,直接完事摔门就走了,直接上你这里来了。”

    听她说完,宋轻笑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

    她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堆着一脸和善的笑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劝慰她,“那个,珊珊啊,这件事情说不定真的是有误会呢。你和安德烈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大风大浪的也都经历过了,彼此之间是什么性格的人,应该也是了如指掌的。若是安德烈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一定会想办法掩盖,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被你发现呢,所以啊,你也不要这么冲动,仅凭着一件衬衣上的香水味,就断定他有问题。你这样的武断,多伤害彼此之间的感情啊。”

    “他有没有对不起我,我还不确定,但就是他当时的那个态度,才是最让我生气的,就好像是我在无理取闹一样,真的是……我身为他的妻子,发现了问题,难道连质问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欧珊珊越说越生气,越说越委屈,整个眼圈都红了起来,看着楚楚可怜,好不难过。

    见状,宋轻笑更是心里难受,连忙抱着她的肩膀,柔声的安慰她,“我知道你委屈,毕竟今天这个日子……但是换位思考一下,若是你工作了一天,好不容易回到家,结果就迎来阵阵质问,你说你是什么感觉?是不是也十分不爽?况且安德烈还是个男人,男人都是好面子的,自尊心强,被你这么质问,他会误以为你就是确定他对不起你了,心里不好受,态度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了。彼此宽容一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也别生气了,长得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总是阴沉着,看着多难受啊。”

    闻言,欧珊珊轻哼一声,抽了抽鼻子,突然扭头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不对啊,我怎么觉得你刚才话里话外都在帮着他说话,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白了她一眼,宋轻笑收回手,没好气的说道:“我是帮着他吗?我是帮着你们两个。多大的人了,老夫老妻的,居然还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吵架,我都不好意思嘲笑你。行了行了,既然你也来了,那就先在这里呆着吧,省得你回去也是闹心。”

    “我本来也是准备在这里待几天的,不想回去,看见他我就生气。”说着,欧珊珊一偏头,一脸的傲娇。

    看着她这个样子,宋轻笑又好气又好笑,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我还想着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不好去当电灯泡,连给你买的礼物都还没送出去,想着明天给你送去,结果现在倒好,我不去,你自己主动上门了,还真是解不开的缘分啊。”

    她说了这么大一段的话,可是欧珊珊却只抓住了一个重点。

    “你还给我准备礼物了啊,是什么?拿来我看看。”

    宋轻笑:“……”

    所以现在你最关心的还是礼物是吗?

    那你丫的刚才那么一副晚娘脸是什么意思,摆着玩儿的吗!

    靠,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