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环球旅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将脑袋凑在打开的车窗边,取下墨镜,疑惑的看着宋轻笑的脸。

    他怎么觉得,她那张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像要提刀杀人一般?

    “轻笑?”

    他又喊了一声,以期唤回她的注意力。

    他这么个大哥帅锅站在面前,这个女人的目光竟然是游离的放空的,简直是太让人痛心疾首了。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人人可危矣。

    “在在!”宋轻笑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连忙打开车门,“你先进来说吧,你这样不遮掩的就出来晃荡,太扎眼了。”

    宋轻笑看着好多人,尤其是那些小女生,都频频向这个方向看过来,一脸兴奋加花痴的表情,让她觉得相当的鸭梨山大。

    不用说都知道,是被韩潮散发出来的浓浓的荷尔蒙气息吸引到了。

    这个祸水!

    韩潮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副驾驶上,自顾自的系好安全带,这才好奇的问她,“你干嘛去呀?”

    “哦,我准备去给姗姗送礼物,她今天的结婚纪念日。”

    宋轻笑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看向这边,干脆发动车子,拉着这个祸水往前开去,免得自己被她们的眼神杀个遍体鳞伤。

    韩潮一听,当即就乐了,“轻笑啊,我说你是真傻你还不信,今天什么日子,欧珊珊的结婚纪念日,你现在巴巴的跑过去,不是当电灯泡去了吗。”

    宋轻笑没想起这茬,现在一回味过来,顿时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几分不妥。

    姗姗已经结婚了,很多事情不能像以前那样,想做就做,总得要派个先后顺序。

    比如把老公放在第一,闺蜜第二什么的,毕竟,陪自己过一辈子的是自己的老公。

    想到这里,她就有点惆怅。

    不过也很理解,毕竟,她也是这样的,任何人在她心里,都不如傅槿宴的分量来得重。

    有时候,甚至连辰辰都不行。

    她看着自己旁边那个精致的手提袋,叹了口气,“我这精心挑选的礼物是要送不出去了吗?”

    韩潮爽朗的笑了笑,建议道:“你可以过了今天再送啊,明天把她约出来都行。你今天去,抢了人家主角的风头怎么办。你不怕安德烈的粉丝围攻你么?”

    “那现在怎么办?”宋轻笑看着老神在在的坐在副驾驶上的韩大明星,颇有几分苦恼,“我还是掉头回公司继续工作吧。”

    闻言,韩潮轻轻皱了皱眉头,“先别着急,咱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找个安静的地方喝杯咖啡吧,怎么样?”

    想了想,宋轻笑终于还是点点头,然后开车在附近找了一个安静的环境高雅地方。

    两人各自点了咖啡之后,宋轻笑问道:“看你最近好像不是很忙?”

    韩潮搅动着勺子,笑了笑,“嗯,我最近在慢慢的放下工作,除了一些杂事太多,让我抽不开身去工作之外,还有就是……我想停止演出一年,去环球旅行。”

    这句话像一道惊雷在宋轻笑耳边炸响,让她被咖啡呛到,不停的咳嗽起来。

    “咳咳……你说你要停止演出,去环球旅行?”

    咳够了,她惊诧的问道。

    韩潮体贴的给她抽了一张纸巾,然后无奈的说道:“你这么大个人了,喝个咖啡也能呛到,真是服气。”

    “……”

    宋轻笑一张小脸顿时有点红,那不是羞的,是气恼的。

    “拜托,大哥,你突然宣布这么重大的一个决定,一点缓冲的时间都不给我,我能不呛到才怪了。”

    她又不是那些粗神经的人。

    “好好好,是我错了,我不该这么突兀的说起这件事的,我应该提前铺垫一下,做好充分的预热,比如说外面的世界多美好,哪里的风情真让人流连忘返,哪里的美食让人口水直流三千丈等等。是这样吗,轻笑?”

    韩潮越说嘴角的笑容越大,其中蕴含着的调侃,饶是以宋轻笑的迟钝,也看出来了。

    “好啊,你竟然调侃我,哼,没爱了,债见!”

    宋轻笑干脆果决的摆了摆手,说完后,自己却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非常支持你这个决定。”

    韩潮闻言,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惊喜又激动的看着她,“真的吗?你也觉得我这个决定不错吗?”

    他的样子看起来,有种抗战时期找到地下同党的赶脚。

    “当然是真的了,你这几年马不停蹄的工作肯定特别辛苦。而且我了解,明星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一呼百应,其实生活还是满苦逼的,经常好几个月都没有什么休假的说法,普通人享受的周六周天,那更是没有,所以压力很大,钱虽然挣了不少,但生活并没有享受太多。当然我说的享受生活,并不是住大别墅买名牌衣服鞋子包包那种,而是抛开这一切物质生活,切实享受生活原本的滋味。”

    韩潮见宋轻笑巴拉巴拉的说着,心里浮起一种失落和心酸——这么好的女人,可惜不是他的。

    求不得果然是人生八苦之一。

    “你都说对了,轻笑,我要出去环球旅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觉得这几年忙碌下来,生活越来越没意思了,没激情、没动力,银行卡里的余额不过是一堆数字而已,不停增长的粉丝数量对我来说,也越来越没了当初那种兴奋。我只想要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我觉得,再一心闷在工作里,我早晚也会步某些明星的后尘,抑郁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韩潮闷闷的说道,“我想要去很多美丽的地方,趁我还活着,趁我身体还健康,看看这人世间的风景,想要去那些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他们认识我,就只是认识我这个人的本质而已,跟我的身份地位没有任何牵扯。”

    “你知道,这个圈子哪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的高大上呢,里面充斥着无数的潜规则,人性的恶在这里面被无限放大,大家为了一些看上去重要,实则一点都不重要的东西,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氛围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来气。在这种环境下,人没办法放松,也写不出好的作品来,甚至很多时候都不能唱自己喜欢唱的歌曲,多么的身不由己啊。所以我想逃离一段时间,忘记那些尔虞我诈,把自己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