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想要人抱?自己找媳妇儿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你还不知道吗?”旁边一个明显年长些的女人说道,“刚才那个女人我看到正脸了,就是之前的那个坏了名声的蔡雅雅,联想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你们还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众人一听,面面相觑,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总裁夫人。哎哟,真是的,都要周末了,居然还是吃了一嘴的狗粮,承受不住啊!”

    闻言,其余的几个人也笑了起来,不多时,有人感慨,“不过总裁是真的很疼人啊,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先警告上了。”

    “防患于未然,将一切的可能都扼杀在摇篮里。”一个男员工简单的概括道。

    其余几人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又说开了别的话题,将这件事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小插曲抛在了脑后。

    傅槿宴回到家的时候,宋轻笑已经在家了,正坐在客厅和傅孟辰说着什么。

    听到开门声,母子两个不约而同的抬头看过去,一大一小齐齐露出了相似的笑容。

    “老公/粑粑你回来了!”

    听着一个绵软一个稚嫩的声音同时响起,傅槿宴觉得自己的心里都是暖暖的。

    劳累一天回到家,有温茶,有热饭,有妻有子的温柔问候。

    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吧。

    脱掉外套,换上拖鞋,傅槿宴走过去,坐在宋轻笑的身旁,搂着她的肩膀,笑着问道:“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我们在做手工。”

    说着,宋轻笑举起手中的卡纸,一脸的愁闷,“辰辰学校的老师要求下周每个人都要带一个自己和父母一起做的小物品去,我们两个正在研究要怎么做,好难哦。”

    “做手工?”挑了挑眉,傅槿宴有些诧异,“这不应该是你最擅长的吗?宋大设计师。这有什么可为难的。”

    “我擅长的是画设计图,还有做衣服,可是这些……”

    说着,宋轻笑指了指刚才的那些工具,愁容满面,“我开始是想着亲手设计一套小礼服,穿在玩偶的身上,看着也好看,多精致。可是你儿子居然不愿意,还说什么太娘了!我靠!怎么就娘了,那也是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多珍贵啊!”

    “可是我是一个男孩子啊。”傅孟辰也很是委屈,“男孩子要是拿着一件小裙子去学校,会被他们笑话的,我才不要被笑话。”

    他说完,嘟着嘴,抱着手臂,一副委屈兮兮的模样。

    看着母子两个相似的表情,傅槿宴哭笑不得,伸手捏了捏宋轻笑气鼓鼓的小脸蛋,又伸手揉了揉傅孟辰的发顶,笑着说道:“妈妈好不容易设计出来的作品,你不喜欢可以,但是不能嫌弃,这样妈妈会伤心的。你忍心看着妈妈伤心吗?”

    闻言,傅孟辰抬头看了看宋轻笑,后者也很是配合的露出一副伤心难过的表情,看得他嘴角直抽抽。

    ——装的也太假了!

    幸好宋轻笑听不到他的心里话,不然分分钟又得炸毛。

    我靠!什么叫做“装”!

    劳资是真的很难过,居然被自己的宝贝儿子嫌弃了。

    我都没嫌弃过你!

    太不公平了!

    “好吧,麻麻,是辰辰不对,辰辰不应该那样说,您不要生气,对不起。”

    看着小小的人对着自己道歉,宋轻笑的心都要化了,况且刚才她也不是生气,只不过是郁闷,外加上……自尊心受挫!

    叹了口气,她将傅孟辰抱进怀里,蹭了蹭他的脸,轻声说道:“麻麻也没有生气啦。”

    看他们母子两个“和好如初”,傅槿宴很是满意,然后……从宋轻笑的怀里将傅孟辰抱了出去。

    自己媳妇儿的怀抱,还是留给自己一个人就好了。

    想要人抱?自己找媳妇儿去!

    “好了,要做什么东西,我来帮你做,让你妈妈去休息一会儿。”

    闻言,傅孟辰很是高兴,和粑粑一起做,那就绝对没问题了。

    看到他眼中兴奋的光芒,宋轻笑觉得自己这一次是真的被伤害到了。

    臭小子嫌弃我也嫌弃的太明显了吧!

    轻哼一声,宋轻笑站起身来,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不跟你们这群庸俗的人玩了,我去找元宝,我们才是一个世界的,高贵,冷艳!

    傅槿宴看着她扭着屁股走到一边去逗猫,无声的弯了嘴角,扭过头来和傅孟辰开始到鼓起来。

    男人的动手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没过多久,一架简易的飞机就制作完毕。

    看着成品,傅孟辰兴奋地拍手欢呼,“啊,粑粑,你真的是太棒了,到时候我拿着这架飞机去学校,同学们一定会非常羡慕我的。”

    “你喜欢就好。”傅槿宴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下意识的扭过头去,就看到某个抱着猫的小女人,正直勾勾的看着这边。

    察觉到他的视线,宋轻笑轻哼一声,扭过头去,姿态无比的傲娇。

    傅槿宴见状,哭笑不得。

    第二天周六,一大早,傅老夫人就来到“清晓园”,将傅孟辰接走了。

    老两口要带着他出去玩。

    送走老少三人,宋轻笑回到屋子里,突然觉得有些无聊。

    傅槿宴还在房间里面补觉,昨晚上公司有些业务出了问题,他在书房处理了许久,回房间的时候,宋轻笑碰巧醒了一下,顺手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半。

    见状,宋轻笑顿时心疼得不行,抱着他像是哄傅孟辰一般哄他入睡。

    温香软玉绕身,傅槿宴哪有拒绝的道理,顺从的躺在她的怀里,听着她软糯的声音,渐渐地陷入沉睡。

    至于原本打算和她在床上讨论的事情,不着急,有的是机会。

    想到傅槿宴昨晚那么辛苦,宋轻笑决定——亲手做一顿大餐,好好地犒劳一下他。

    细细算起来,自己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下厨了。

    “希望手艺还没有退步的太严重。”

    说干就干,宋轻笑找出一条围裙穿上,翻找着食材,开始着手准备。

    傅槿宴终于补足了觉,睁开眼睛看了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

    没想到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果然,家里的安逸最容易使人放松警惕。

    他伸了一个懒腰,起身走进浴室去洗漱。

    走出房间的时候,他嗅到了一阵饭菜的香气,萦绕在鼻尖,垂涎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