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扼杀在摇篮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剑眉紧蹙,上前一步,看着站在一旁一脸郁闷的保安队长,冷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在公司门口吵闹,不知道这样影响不好吗?”

    看到总裁过来,保安队长顿时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哭丧着一张脸,要多委屈有多委屈,“总裁,不是我们想要让她在这里吵,只是这个女人明显的就是精神状况出了问题,疯疯癫癫的,我们也不敢用强,这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几个也承担不起啊。”

    闻言,傅槿宴的神色更加冷凝,抬眼望去,看清那个和几个保安纠缠在一起的女人面目的时候,眉头皱的更紧,周身气压明显降低。

    蔡雅雅!

    居然是蔡雅雅!

    当初抄袭门事件结束之后,这个蔡雅雅就被娱乐公司扫地出门,顺便背上了大笔的欠债,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傅槿宴一直以为她已经离开了市,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看到她。

    只是看着她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模样,可想而知,这段时间她过得一定非常不好。

    从高处摔下来的人,一般都承受不住这样的落差。

    只是看她的样子,又想到刚才保安队长的话,傅槿宴陷入了沉思。

    蔡雅雅疯了?

    因为承受不住打击,所以心里崩溃,精神失常了?

    想到这一个可能,傅槿宴觉得自己又面临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这一边他还在沉思,另一边,蔡雅雅却是注意到了他。

    虽然精神上已经出了问题,但是对于使得她落到如此地步的傅槿宴和宋轻笑,就算他们两人化成灰,她也是认得的!

    见到傅槿宴,蔡雅雅明显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挣扎的动作更加剧烈,围着她的几个保安险些控制不住她。

    “傅槿宴,傅槿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为什么……”

    尖锐的声音十分刺耳,就像是指甲划在黑板上发出了声音,听在耳朵里都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

    傅槿宴看着她面目狰狞的模样,冷嗤一声,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喂,是安康医院吗?我这里发现一个精神病患者,情绪很激动,我担心她会伤到人,所以麻烦请赶快派人过来将她制服,地址是……”

    挂断电话,他看向那个已经被几个保安按在地上挣扎的女人,眼眸中闪过一抹狠厉。

    之前卡洛的事情,给了他一个教训,对待敌人,尤其是这种已经不明是非的敌人,绝对不能心软,自己的善良,最后会变成伤害自己的利箭,所以斩草,一定要除根!

    看着蔡雅雅这么疯狂的模样,一定是没安好心,不管她是真的疯了,还是在装疯卖傻,都要保持警惕,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此刻她是出现在这里,若是她去的是笑笑的工作室……

    想到那个工作室里面只有三个柔弱的女人,根本就对抗不了一个发了疯的女人,到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趁着事情还没有开始,先将一切的苗头都掐断!

    绝对不能让她招惹到笑笑!

    正想着,耳边听到一阵救护车鸣笛的声音。

    傅槿宴扭过头去,就看到一辆救护车飞驰而来,在公司门口堪堪停下,车门打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跳下车,赶了过来。

    “傅先生。”其中刚好是有认识傅槿宴的医生,走上前打了声招呼,“请问是您打的电话吗?”

    “是我。”

    傅槿宴点了点头,一伸手,指向了被压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的蔡雅雅,沉声说道:“那个女人,似乎精神出了问题,在我的公司门口大吵大闹,现在马上就是员工下班的时候了,若是被她伤了人,就不好了,还请各位辛苦一下,将她带回医院好好诊治一下,费用的问题不用担心。”

    闻言,几个医生对视一眼,领头的点了点头,“傅先生您客气了,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说着,几个人走上前去,按住蔡雅雅疯狂的身体,其中一个医生手里拿着一个针管,瞄准了她的颈侧,一针扎了过去,将针管中的液体缓缓的推了进去。

    蔡雅雅原本还在挣扎,只是随着药物的逐渐扩散,她的意志也在逐渐模糊,眼皮仿佛有千斤重,黏在一起,努力的睁也睁不开。

    最终,她终于抵抗不住强烈的药性,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看着刚才还拼命挣扎的蔡雅雅终于昏了过去,然后被医护人员抬走,傅槿宴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无论她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或者是有什么目的,但曾经伤害过宋轻笑的人,都列入“危险分子”的行列之中,全部都要隔绝开,以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看着救护车载着人呼啸离去,傅槿宴沉了沉眉眼,转身走回公司的大厅。

    有的人就有这样的气质,即使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都会有无形的压力。

    走过路过的员工看到他站在那里,都不自觉的停了下来,自觉的立正站好,微垂着头,一言不发。

    ——搞笑,谁敢说话啊!

    看着眼前站着的人,基本上都是刚才看热闹的那些人,傅槿宴轻咳一声,众人的身体一抖,明显的精神极度集中,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刚才的事情,我希望今天看到的人,都忘掉,当做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像是每个普通的周五一样,该下班下班,该加班加班,该干什么干什么,其余多余的话不要说,若是被我查到谁说了什么,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众人齐声答道,异常的整齐。

    见状,傅槿宴很是满意,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见他走出视线,众人才终于松了口气,拍着胸口,一副后怕的模样。

    “总裁冷着脸的时候真的是好吓人啊。”

    “可不是,跟个移动的制冷机一样。”一个短头发的女人长舒了一口气,“不过你们说,总裁为什么要下这么一个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