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千里寻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像个无头苍蝇的是韩风,不是我。”傅槿宴一本正经的纠正她的形容。

    劳资这么帅,怎么会像那么恶心的东西!

    看来真的有必要找个时间,和宋同学讨论一下文学方面的相关问题。

    嗯,最好是“深入浅出”的交流!

    没由来的,宋轻笑突然觉得后背一凉,寒毛都竖了起来,像是有人在算计她一眼,阴森森的感觉笼罩在头顶。

    扯了扯嘴角,宋轻笑决定不去计较到底谁更像“苍蝇”的事情,不然的话,自己晚上一定又要面临酷刑,惨不忍睹!

    “既然已经知道了姐姐的行踪,那就通知姐夫吧,省得他还要一直担心下去,整个人颓废得不行,看着也闹心。”

    “好,我这就通知他。”

    挂断电话之后,宋轻笑将手机放在桌子上,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仰头望着天花板,嘴角不自觉的裂开一个弧度……

    “真好,终于找到了,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再这样下去,精神都要崩溃了。”

    “好开心啊哈哈哈哈……”

    一阵丧心病狂的笑声冲破房门的阻拦,在整个工作室里面飘荡着。

    萱萱正在喝着奶茶,突然被这么有冲击力的笑声刺激得,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面前的电脑没有幸免于难,直接洗了一个奶香澡,幸运的是,电脑没有开,桌面上也没有什么重要的文件,不然的话……她一定能哭出来!

    手忙脚乱的抽着纸巾将水渍擦干净,她凑到小纯的身边和她咬耳朵,“纯呐,你说笑笑姐这个情况,我们要不要……提前联系一个精神科的专家,哪天带着笑笑姐去好好地检查一下,省得总是这么一惊一乍,情绪也是时而起伏,时而低沉,我这小心脏都要承受不住了。”

    “这个嘛……”

    小纯捏着笔轻点下颌,一副深思的模样,片刻之后,看着萱萱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个主意可以,但是我觉得你一个人来就可以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你要忙什么?”萱萱不明所以,“最近工作室没有什么太着急的事吧。”

    “我忙的不止这个,我忙的是……给你也联系一个医生,看情况,应该是外科医生,毕竟到时候你被笑笑姐暴打,可能外伤会比较多。”

    萱萱:“……”

    这话说的……还真有那么些道理!

    都是腰间盘,为什么你这么的突出!

    撇了撇嘴,萱萱继续擦着电脑和桌面,留给她一个高傲的后脑勺——姐也是一个高冷的人!

    接到傅槿宴的电话,听着他在电话里面讲述着的事情,韩风的眼睛一点一点的瞪得越来越大。

    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宋清蓝居然一时冲动,直接去了国外。

    现在终于得到了她的消息,韩风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长途跋涉的旅人,本来已经没有了希望,结果一抬头,前面就是绿洲,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希望。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光,温暖却明媚的光,照耀在身上,驱散了阴寒。

    “槿宴,谢谢你,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韩风的声音突然哽咽,激动得说不出来更多的话,只能单调的说着感谢。

    电话那头的傅槿宴微微一笑,语气平淡,“不用客气,无论如何,我们也是一家人,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现在抓紧时间赶紧出发吧,省得她一激动,又不知道飞去哪里了,到时候你才真的是要哭了。”

    韩风被他调侃得有些脸红,又对着电话道了几声谢之后,才挂断电话。

    握着手机想了想,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触手便是硬厉的胡茬,摸上去都觉得扎手。

    韩风快步走进浴室,看着镜子中那个明显憔悴又沧桑的男人,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他还记得,宋清蓝最不喜欢他的胡子,因为胡子太硬了,每次两人亲热的时候,都会刮伤她,虽然不疼,但是痕迹很明显,所以宋清蓝每天都监督着他刮胡子。

    现在她不在身边,韩风这段时间过得又比较“放飞自我”,整个人看上去和往日风流倜傥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颇有一种之前网络上很火的“犀利哥”的气质。

    “不能让蓝蓝看到我这么邋遢的样子。”

    喃喃自语的说着,韩风拿起刮胡刀,对着镜子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躲在浴室里面折腾了大半天。

    再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焕然一新,像是脱胎换骨一般,感觉整个人都在闪光。

    bglgbglg的!

    韩风拿着手机一边指挥助理订机票,一边在衣柜中翻找着自己要换的衣服。

    一切整装待发,他给韩潮发了一条消息,告诉他自己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去找宋清蓝,不用担心后,便提着行李箱离开了家。

    千里寻妻!

    得知韩风已经坐上飞机飞走了,傅槿宴也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这么多的事情堆压在一起,说实话,真的是又累又烦躁。

    现在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自己也可以休息一下。

    细细算起来,自己貌似都好久没有和家里的小娇妻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了。

    今天正好的周五,明天不用早起上班,晚上就可以……嘿嘿嘿!

    看了看时间,发现距离下班时间也没多久了,傅槿宴干脆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拿上外套走了出去。

    身为总裁,若是连一点儿早下班的权利都没有,那还有什么面子啊。

    刚走出电梯,傅槿宴就听到大门处传来一阵喧嚣的吵闹声,有男有女,听着十分的刺耳。有的公司员工想看热闹,已经三五成群的凑了过去,围成一圈。

    见状,傅槿宴心中不悦,大跨步的走了过去,站在人墙的后面,沉声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听到如此冷漠的声音,众人身体一僵,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来,就看到他们的大总裁正站在身后,沉着一张脸,明显的情绪不悦。

    触及那冰冷的眼神儿,员工都是一哆嗦,连忙低下头闪到了一边儿,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强烈的八卦之心使得他们远离了事发现场,却仍然是心系境况,时刻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人群散去,吵闹的声音更加清晰的传进耳朵中。

    依稀能够听出,是一个女人尖锐的叫声,只是听不清她在说什么。